章节目录 二二八、小别重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二二八、小别重逢

    大巴是密封的空间,空气质量可想而知,小玉早上没睡醒,加上受伤,喝了一瓶牛奶,走到半路就晕车吐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走到一半到加油站暂做停留,小玉迷糊不想下车,山丹想想也怕折腾得孩子更加不舒服,于是没有下车。

    没有出门经验的山丹不懂得应该下车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换一换气,晕车会好一些。

    好在小玉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看着孩子受伤的额头,晕车导致脸色青青的,山丹心疼得很,她甚至后悔带孩子出来,过两个月顾海平就结束集训回到永城了,到桂林玩等孩子大一点也可以,这样辛苦真是不应该。

    中午时分,大巴终于到达桂林车站,妖阳似火。山丹抱着还没睡醒的小玉,再提一个行李包,十分艰难地走出车站挪到街道上,才好不容易打到一辆出租车,人已经筋疲力尽了。

    到达陆军学院时,顾海平等在大门口,小玉迷迷糊糊地下车,看到不远处的爸爸,一激灵像打了鸡血一样飞也似的奔向顾海平,一边还大声喊着“爸爸,爸爸。”

    顾海平抱起小玉,快步迎向山丹,接过山丹手里的行李包。

    山丹看到顾海平从一个文弱书生变得强壮,白皙的皮肤成了泛着幽幽的古铜色,完全成了一个北方大汉的感觉。

    才刚刚一个月的集训就有如此成效,部队这个“大熔炉”看来真是名副其实咯。

    顾海平问“路上还顺利吧?”

    “还好。”山丹有些疲惫,弱弱地回答。

    “小玉爸爸,小玉晕车了,吐了。”小玉告诉爸爸。

    “哦?那小玉还难受不?”顾海平亲亲小玉的小脸,疼惜地问。

    “小玉不难受了,小玉妈妈说吐了就不晕车了。”小玉把脸贴在爸爸脸上,天真地说。

    “小玉早上没睡醒,我抱起来哄,她在我怀里扑腾,把头磕在门框上,磕起个大包,不过现在好像消下去一些,唉!我是搞不动她了,抱抱不动,哄哄不住,累死我了!”山丹无可奈何地说道。

    “哦?”顾海平看看小玉的额头,有一块青紫的包。遂用嘴轻轻吹起来,“小玉,还痛不痛?”关切地问女儿。

    “不痛了,妈妈帮擦了芦荟了,早就不痛了。”小玉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辛苦你了,媳妇儿!”顾海平有些抱歉地对山丹说。

    “小玉,爸爸不在家,你要听妈妈的话,帮爸爸照顾妈妈啊,你看妈妈累得!”顾海平对小玉说。

    “小玉听妈妈话了,只是小玉还没睡醒,小玉不开心啦!”小玉有些不开心,嘴瘪瘪想哭想哭了。

    “爸爸没有责怪小玉,只是拜托小玉而已,你看看爸爸有什么不同吗?”顾海平急忙转移小玉的注意力。

    “嗯——爸爸脸变黑了,声音变粗了,还有……”小玉歪着脑袋瞅瞅爸爸找不同。

    走入陆军学院的大院,幽静整洁,花香扑鼻,山丹问“什么花这么香?”

    “八月桂花香,是桂花。你看那些都是桂花树。”顾海平指指路边的大树。

    “哇塞!这么高大的桂花树?怪不得月亮上那棵桂花树那么高大,原来真的桂花树也可以这么高大!”山丹感叹。

    “据说是已经上百年的树龄了,所以已经这么高了。”

    “爸爸,小玉要自己走路。”小玉挣扎着下地。

    顾海平把小玉放到地上,腾出手揽山丹到臂弯,轻轻说“媳妇儿,辛苦了。”

    “看有人了啦,叫人笑话。”山丹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儿!”顾海平揽紧山丹的肩膀。

    “你现在是军人了,要注意形象。”山丹故意戏弄顾海平。

    “哈哈哈!这就是我的形象!”说着,顾海平响亮地“啵”了山丹的额头。

    “真是没正经!你看——那边那个士兵正看你呢!”山丹向一边努努嘴。

    “看什么?没见过小两口恩爱呐?叫他看呗!”顾海平不上当,连头都不扭一下。

    “我们住哪儿啊?你倒是正经一点。”山丹推开黏在身上的顾海平。

    “我早安排好了,我们连队的教导员家,他们两口子不回来住,我们住几天,就在院里,也方便。”顾海平正经起来。

    “教导员家?你们领导家?”山丹有点诧异。

    “是啊!怎么了?我们领导,教导员。哦,说来话长咯!”顾海平开始嘚瑟“是我给他看好了病,他现在崇拜我是他领导呢。”

    “真有你的!你给人看好什么病?”山丹问。

    “男人的病,两口子结婚4、5年都没有孩子,教导员的问题,我现在给他吃药加针灸,他自我感觉好很多,去查了精子质量也有很大提高,看来不久就能抱上儿子了,你说他感激不感激我?我说你要来,他一定要我们住他家。”顾海平继续洋洋得意。

    “人家叫你住,你就住啊?那多不好意思?”山丹觉得不妥。

    “他们两口子现在外面有房子,这里的房子只是教导员平时午休住而已,况且盛情难却,也给他一个报答我的机会,否则他会觉得欠我人情。你就放心住好了,这些事情不要你操心。”顾海平解释。

    “哦,那好吧。”山丹没再做声,她信任顾海平的为人。

    小玉安静地随在身边,一边到处看,一边有意无意听爸爸妈妈的谈话,不时插一句嘴。

    “再有不到两个月就可以安定了,工作稳定了,我就再也不离开你,不离开家。现在我越来越想你、想家、想孩子。”顾海平眼圈红了。

    “嗯,也该安居乐业了,你回来工作,小玉也该上幼儿园了,小玉一看到院里幼儿园小朋友排队走过来就自己跟着人家,和小朋友拉手手一起走,人家回到幼儿园,她就可怜兮兮地站在大门外看。我的工作也得抓紧落实下来,这样无所事事的日子,实在叫我不踏实。原来在医院忙乱惯了,现在一天闲着,都闲出毛病了。”山丹有点委屈的感觉。

    “是的,这么多年漂泊,是该安定了。”顾海平望着远方缓缓地说。

    这么多年,从一无所有到如今就要安居乐业,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到其中的艰辛和不易,也能感受到彼此间那份不离不弃、同甘共苦的情义,苦尽甘来的日子更要彼此珍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