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三五、不良第六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二三五、不良第六感

    永城四月是蚕宝宝生长的季节,老师给小玉几粒蚕卵,要孩子培养出蚕宝宝来给同学观察,然后写一篇观察日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玉每天回家都要看看她的蚕宝宝出生没有,在大床上玩够了才想起还没有看老师布置的“作业”。

    客厅的飘台上放着的鞋盒子里是小玉天天盼着出生的蚕卵。乳白的像小米粒一样的蚕卵整齐地码在餐巾纸上,小玉已经拿回家几天了,有一些卵慢慢变黑,可能是蚕宝宝在发育。

    “妈妈,快来!蚕宝宝出来了!”小玉兴奋地叫道。

    山丹急忙跑去看,她还没见过蚕宝宝,更加不懂蚕宝宝刚出世是什么样。

    只见一只只像小蚂蚁一样的蚕宝宝在慢慢挪动。乒乓球大小一块地方的蚕卵生出几十只蚕宝宝,黑压压一片,攘攘的看着有点恶心。

    “怎么那么像蚂蚁?蚕宝宝不是白色的吗?怎么是黑色的?”山丹有点疑惑。

    “老师说,刚出生的蚕宝宝是黑色的,长大才变成白色的,然后会蜕6次皮,结茧,变成成虫,然后再交配,再生蛋,然后就完成蚕的一生。”小玉一本正经地解释给妈妈听。

    “哦,蚕是吃桑叶的吧?我们去那里给它弄桑叶吃?市场有卖吗?”山丹有点犯难。

    “我们院子里就有桑树呢,妈妈。”小玉得意地说。

    “起点网正版首发,敬请阅读正版图书”

    “哦?我们院子里有桑树?妈妈不认识,在哪里啊?待会儿我们出去吃饭,你指给妈妈看看,妈妈要向小玉学习呢。妈妈既没见过蚕宝宝,也没见过桑树,更加没有养过蚕,这回跟小玉一起养,算是补偿童年知识的不足。”山丹对小玉说。

    “哦?妈妈小时候不养蚕吗?爸爸养过吗?”小玉感觉有点不能理解。

    “没有,爸爸和妈妈小时候在北方长大,北方不适宜养蚕,也没有桑树桑叶喂蚕宝宝,所以爸爸和妈妈都是在书上读到关于蚕的知识的,这一点上小玉可以做爸爸妈妈的老师呢。”顾海平也凑过来看一团密密麻麻的蚕蚁。

    “妈妈,我们大院的幼儿园里有一棵桑树,我见过小盆友去摘桑叶喂蚕宝宝,待会儿我带你去摘,好吗?”小玉高兴地回应,似乎有了当老师的荣耀。

    路过幼儿园,小玉告诉妈妈哪一棵是桑树,还有两个小朋友正在树上摘叶子。

    “我们要不先摘叶子再去吃饭吧?要不叶子被哥哥姐姐摘完,我的蚕宝宝就没有叶子吃了。”小玉有点担心桑叶不够用。

    “不会的,这么大一棵树,这么多叶子哪里能摘完?摘了也还会长新叶子出来的。你的蚕宝宝那么小,也吃不了几片叶子。我们先去填饱肚子,等回来没人了也好摘。”山丹耐心引导。

    “好吧,老师说蚕宝宝要嫩叶子才吃的,老叶子不吃的。”小玉强调。

    “没问题的,一会儿回来爸爸帮你摘高一点小盆友没有够得着的树枝上的嫩叶子,一定够给你的蚕宝宝吃,你放心吧。”顾海平拉着小玉的手哄道。

    吃完饭,山丹要到附近超市去买一点日常用品,顾海平带小玉去摘桑叶。

    山丹忽然有些不踏实,或许是恐慌的感觉。她匆匆买好东西往回走,就几分钟的路程,她似乎是跑着回来的,一路上那么担心!担心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她似乎在担心一转眼,就不见了这两个至亲的人,只剩她自己。恍惚间她觉得他们的家是那么单薄,只有三个人,万一哪一天不见了一个好像是那么轻易的事情。

    直到看见小玉骑在爸爸肩膀上嘻嘻哈哈打闹着摘树叶才安了心,一瞬间的慌张让山丹有点心悸。

    两个人看到山丹回来,又玩了一会儿幼儿园的滑梯才回家。走到一半路,顾海平忽然扒拉着头发说“头发有点长了,天气也热起来了,你们先回去,我得去理个发。”

    山丹忽又心慌起来,她拉住他“今天不去了,你的头发还不是很长,改天再去吧。”

    “啊?不长吗?我觉得刺挠得不舒服,我去一下就回来了,很快的,就去大门口的老牌理发店,已经习惯给那个阿姨理了。”顾海平拍拍山丹的手欲转身离去。

    “不去了,我不想你去。改天嘛!”山丹拉住顾海平。

    “为什么?”顾海平感觉山丹有点奇怪,不过他看看山丹的神色不太好看,遂说道“好吧,那就改天,没事儿。”然后紧紧拉着山丹的手往回走。

    冥冥中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似乎在潜滋暗长,它在左右着山丹的第六感觉,让她时时惊慌失措,但又抓不住摸不到,她也不敢告诉顾海平这种莫须有的感觉,让他增加不必要的担忧。

    只要顾海平和小玉回到家,山丹就不愿意他们外出,只要看到他们安好在眼前,她才能安心,稍微放松心中的警惕。尤其今天怎么那么让人不安?

    回到家,小玉忙着照料她的蚕宝宝,山丹回屋里躺下。

    顾海平跟着进来,随手把房门关上,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发生什么事了?”

    顾海平看出山丹有些不对劲,不放心。

    “没什么,只是觉得心悸不舒服,可能是今天累了,也可能是泡了雨水的原因吧,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山丹避重就轻地说。

    顾海平伸手帮山丹按压檀中穴“最近心脏又不舒服吗?多久了?什么感觉?好一点吗?”担忧之色挂满脸。

    “没什么的,只是觉得胸闷气短,时不时心悸,倒是不严重。”山丹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回答。

    “哦,没事儿,有我呢,我给你配点中药打成面,你每天吃三克,调理一下身体吧。你的身子一直弱,这么多年又辛苦,该好好调理补补了。”顾海平怜惜地吻吻山丹的额头。

    山丹禁不住流下眼泪,很久了——她似乎被什么压得胸闷气短、喘不过气,这种压抑而不明朗的感觉很折磨人。

    她暗暗以为是自己将不久人世,还想到要交代后事给顾海平,希望他在她不在时善待她的父母和孩子,给他们必要的照顾。尤其是孩子,刚刚才上小学,到长大成人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要是没有了妈妈的呵护,希望爸爸可以给孩子全身心的爱,弥补没有妈妈的残缺。

    这样的念头纠缠了她很久,但她一直说不出口。她理智地分析现状,怎么都不可能发生意外,即使心脏出问题也不会一下子要了命啊。

    那为什么会有着越来越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她感觉要被压垮了。

    “怎么了?很痛吗?还是有什么事?”顾海平看到山丹哭起来有点慌神。

    “是每个月的生理低谷到了吗?你每个月都会有几天情绪不好,不打紧的,有我呢!往后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我再也不让你那么辛苦了。好,不哭了啊,待会儿吓到小玉。”顾海平轻轻抚摸着山丹的背安慰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