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六四、阿灵的绝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起点中文网专发,其他盗版网站是章节内容不全的,请阅读起点正版作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您喜欢,敬请收藏,慢慢看。

    二六四、阿灵的绝望

    阿尕沿着那条清澈的小河走来走去,他一筹莫展,追债的人下了最后通牒还不上钱就要他一件器官,这让他惶惶不可终日。

    他时而站立望着河水发呆,时而蹲下来唉声叹气,把河边的小石头踢得老远,他狠狠地看着天空飞过的小鸟、水里游泳的小鱼,他和它们都有仇。

    这个世界没有一样东西是顺他的意的,所有的东西都在和他作对。他恨恨地把脚下一只蚂蚱踩得粉碎“我叫你蹦跶!”

    阿灵一直不露面,燕子家他又不敢去。小区外蹲守了几天都不见阿灵和冬冬的踪影,这让他很是恼火,在他最需要她帮助的时候,她居然躲起来不见他。他甚至想到要是绑架了冬冬,冬冬老子会不会出一大笔钱来赎人?

    可是,现在谁都见不到,阿灵对冬冬那么好,对他的儿子却那么狠心?这么多天不闻不问,这更加让他恼火,他恶狠狠地自语“你最好一辈子不见老子,落在老子手里,老子就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拿起手边的石头,使劲投入河中,在他假想中这石头已经砸到了阿灵的头上。

    这些天阿灵死里逃生,她想了很多,她从小没有母亲的温暖,没有人对她好,她是那么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所以前夫和阿尕其实是一样的过程,他们开始对她的关心让她觉得温暖,她以为找到了真爱,可惜却是噩梦。

    或许也有自己的原因,太过渴望得到一份爱情,希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便太过宽容甚至软弱,她生怕失去而不敢有丝毫违背对方的意愿,到头来却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些天,她痛定思痛,也看开了离两次婚就离两次吧,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总好过把冬冬置于水深火热之中要好一些,她能在一无所有时候养活姐弟四人,她就有能力把两个儿子好好养大,这一点她对自己有信心。

    只是想到阿尕可能不会放过她,她就心中充满恐惧。

    燕子对她的决定有些自己的看法“我一直没有跟你说,那天、就是你和冬冬住院,阿尕过来那天,我狠狠骂了他,还动手打了他,他没有还手。其实这样的人都是你太过迁就、示弱的结果,他其实没那么厉害,如果你从开始就针锋相对,可能今天就不是这样的状况。阿尕是典型的吃硬不吃软,你越迁就他就认为你越好欺负,得寸进尺,毫无底线可言。他虽然本性或许就是坏的,但今天他对你和冬冬的残暴你也是有一些责任的。你说对不对?”

    “我是想好好过日子,我要针锋相对,还不是和我小时候一样,像我父母那样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很害怕过那样的日子。你再看我们小时候那么苦不都也过来了?如今的日常生活没有困难,只要他有一份工作,安分守己过日子,我们不愁吃穿的,日子怎么不好过?我觉得我比他大,多少应该让着他,总是想息事宁人,希望他能理解我的用心,也希望他慢慢懂事,懂得珍惜。不想……唉!”阿灵长叹一声。

    “你本来是个很能干的人,在其他方面都很精明,唯独在找老公这件事情上,犯糊涂。”燕子感叹。

    “唉!你不懂。这些天我也在思考原因在哪里?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从小没有妈妈疼爱,没有人给我一点点温暖和依靠,我潜意识里有一种渴望,渴望被疼爱、渴望有人可以为我撑起一片天,可以让我做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而不是成天抛头露面、事事亲力亲为的男人婆。”眼泪默默流过阿灵死灰一样的脸颊。

    “所以,只要有人对我好,我就心存万分感激,想抓住这份‘好’不松手,也毫无原则地妥协和迁就,于是活得没有了自我。”

    “这或许也是所有没有母亲陪伴童年的孩子的可怜之处,我们缺乏安全感、没有信心,那么渴望温暖和被爱,而我们从小没有母亲的疼爱和教导,我们对人心和人性没有了解,我们像土里生出来长大不见天日的番薯,长大了离开黑暗却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以为只要自己努力,自己对人好,人家就会对我们好,根本把握不了事情的真实性和他的本来面目。”阿灵继续分析道。

    起点中文网专发,其他盗版网站是章节内容不全的,请阅读起点正版作品。

    如您喜欢,敬请收藏,慢慢看。

    “那如今,你要离婚,阿尕如果不给你孩子,你的孩子不是也没有母亲陪伴他的童年?”燕子不得不残忍地说出此话。

    “那有什么办法啊?”阿灵失声痛哭。

    “你不要哭了,我们再多考虑一下,多合计一下,看看怎样做更好些?你再想想看能不能把阿尕改造了,让他不再家暴,我也帮你吓唬吓唬他,你自己也要硬气,不要软塌塌任人宰割。拿出你不服输,对抗命运的勇气,我们一起努力来把你的家庭搞好,给孩子们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燕子鼓励阿灵。

    “可能吗?阿尕那样残暴的人,他能改变?”阿灵心有余悸地问。

    “什么事情都是相对的,你没听说过,困难就像弹簧,你弱它就强,你强它就弱。阿尕也是这样,我那天那么辱骂他、打他,他都不敢回手,说明他还是有所畏惧的,他不是没有头脑的流氓,他只是看你好说话、好欺负,才越来越放肆起来。你要是强硬一些,他自然不敢那么肆意妄为。不信你试试。”燕子对人心还是有些理解的。

    “怎么试?难道我再回去,万一他死性不改,冬冬怎么办?我不想冬冬再受到伤害。”阿灵还是胆战心惊样。

    “当然不能就这么回去,要回去也得阿尕请你、求你回去,他得认错、道歉、保证以后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才能回去。”燕子把关。

    “道歉、保证有什么用?每一次发疯过后,他都会道歉、都会保证,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下一次的家暴会更加严重。次次都一样重复着相同的样子,我都不敢奢望什么,也不敢相信他。”阿灵绝望道。

    “阿灵,你看这样行不?我们找个长相凶恶的人装成黑社会的去恐吓一下阿尕,说他要再敢对你和冬冬动手,就对他不客气。然后再找一个警察叔叔找他谈话,告诉他你们的家暴事件已经有人举报到公安局,他要再家暴,就抓他进局子里呆着,我们双管齐下,就阿尕那个怂胆,一定会害怕的。”小燕开动脑筋想办法。

    “这样可以吗?你确定?”阿灵被吓破的胆儿不敢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