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一二、恶人告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一二、恶人告状

    随着工作的开展,门诊量的增加,中医科的病床慢慢不再空置,这样的状况使得老主任有些不开心,顾海平刚来不久,院里似乎就全力支持他开展各项工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本以为他的那些要求和计划都会泡汤,不想院里却是很快配备好顾海平要求的一切设施,这叫他这张老脸往哪放?

    本来大家一直认为中医科就是个死不死活不活的部门,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的烂地方,顾海平一来就变了样,这不是变相说明他的无能吗?

    这个年轻人也是蹦跶得太欢实了一点儿,好像要成为他的领导一样。他越想越气,径直走到院长办公室去了。

    “韦院长,您倒是说一说这是什么意思吗?我中医科本来好好的,现在来了个什么硕士,成天闹得鸡犬不宁,我根本没法待下去了。”他进门就摆起了老资格。

    “怎么了?有话慢慢说。”院长示意他先坐下来。

    “我本来也不想生这闲气,实在是欺人太甚!这个新来的医生,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成何体统?这还把我们这些老革命当不当人了呀?”老主任吹胡子瞪眼。

    “新来的那个研究生?哦,那是周政委招来的人,我也不好说什么,你要不跟政治处讲一讲,看看他们怎么说?年轻人有些鲁莽也是有的,我们都是老前辈了,多担待一些他们,不过年轻人也是需要管理的,你等着,我给你叫蒙处长过来。”院长一个电话给政治处,蒙处长小跑着来到院长办公室。

    “报告!”蒙处长喊道。

    “来,蒙处长啊,你看看我们老主任是一肚子火没处发,你来看看怎么搞?”院长故意高声和蒙处长说。

    “是谁惹我们老主任不高兴了?这还了得?是我们哪个兵不听话了?我们找他谈话。来来来,主任,来我办公室,咱们就不打扰院长了,你的事我给你协调、处理。”说着蒙处长把老主任拉到隔壁自己的办公室。

    蒙处长猜到可能是顾海平的事情,顾海平的特招入伍是周政委主持的,院长并不赞成。中医科有院长家几个关系户,一旦中医科进入专业模式,势必将清理这些非专业人员,对他绝没好处。但强势的政委既然有心要整顿中医科,他也不好明说。政治处是明明白白这其中的奥秘,所以,今天蒙处长看到院长办公室的老主任就明白了老主任的用意。

    “怎么了啦?您不着急慢慢告诉我,出了什么问题,咱们一定妥善处理。”蒙处长装糊涂。

    “你说,凭什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我中医科指手画脚,无法无天。这还叫不叫我们这些老革命有立锥之地了?蒙处长,你评评理,是谁给了他独断专行的权利,他眼里还有我这个科主任吗?”老主任依然愤愤不平。

    “你说说看,是谁独断专行?他是怎么独断专行的?”蒙处长继续装糊涂。

    “你们特招的那个什么研究生啊,刚来不几天,就把中医科搞得乌烟瘴气,我原来安安静静的中医科,现在像个菜市场,整天一些大爷大妈来找他,你说说,成何体统?”老主任气愤地摊开双手说道。

    “大爷大妈找他干什么?”蒙处长继续装糊涂。

    “看病啊!他自己把自己吹得跟活神仙、跟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一样,哄得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他转,转的人头都晕了。你说烦不烦?”老主任继续抱怨。

    “哦,那我们特招他来,就是要他来做医生和看病的呀,他看病这并不违反纪律,如果他不看病反倒不对哦。如果他看病时候有什么差错,您完全可以给予指导和批评啊,毕竟不论他学历多高,也是您的手下,您的兵啊。您得把他培养成根正苗红的接班人,您这是任重道远啊。”蒙处长拍拍老主任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

    “我管得了他?地方来的人那就是信天游,自由散漫惯了,谁管得了?我就是承认自己无能,管不了。你们看着办,这个科室要是他这么搞,我就申请转业、退伍,把舞台留给年轻人。”老主任下了最后通牒。

    “别!您这是气话,看着要在部队退休,享受国家津贴福利了,叫您转业这不合适。我们会找他谈话的,您先消消气。”蒙处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送走气鼓鼓的老主任,蒙处长走进了隔壁周政委的办公室,就这件事简单地报告了政委。

    政委感叹“这种官僚作风,唯我独尊的思想要不得啊。只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他去找韦院长了?”

    “看起来院长也有点不高兴。”蒙处长点点头说道。

    “这小伙子有想法、有干劲、有执行力,是个干事业的人才,怕就怕毁在这群人身上。”周政委想想措辞,还是省略了过去。

    “那您看?怎么办?我要不找他谈谈?”蒙处长小心探问。

    “好吧,你找他谈谈吧,要委婉一点,告诉他把这些老家伙供起来,别惹他们。”周政委有些烦躁地挥挥手。

    周政委年龄不大,也就四十多岁不到五十,是刚调任医院政委不久,正是年富力强,一腔抱负,也是个想干事业的人,所以来医院之后着手进行了几项改革,也深深感觉到不小的阻力。虽然院长看上去没有那么强势,但他代表的一大部分利益集团也是很难对付的。

    刚刚想把这个养尊处优、半死不活的中医科整一下,好不容易招到合适的人才,这些老家伙就都跳了起来。

    自古人的工作最难做,要想做好就更难,常常是压下葫芦起了瓢,平衡各方面的关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他点燃一支烟,坐下来,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其时,顾海平在门诊忙得不亦乐乎,接到政治处蒙处长的电话,顾海平都来不及听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说现在走不开,等下午再去找蒙处长。

    蒙处长听到话筒里吵杂的声音,也想去现场一探究竟。中医科从来都是鸦雀无声的境况,如今如此热闹起来了?

    他放下电话,下楼走到门诊楼,远远看到原来门可罗雀的中医科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人头攒动。

    他悄没声儿地走到顾海平的诊室外,看到顾海平正低头写病历,一边写一边问询坐在对面一个老太太的症状,忙得眼睛根本顾不上看看左右,也没有发现蒙处长就在旁边。

    蒙处长是一山东汉子,为人正直、做事光明磊落,很是欣赏新来的周政委的作风,也十分配合周政委的工作。看到顾海平如此投入地工作,他没吱声悄悄退出去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