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一五、杞人忧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该作版权属起点和作者,请勿转载,否则追究盗版责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海平的工作热情随着门诊人数的增加、收治住院病人的治愈率不断上升而水涨船高。他全部的心思都花在了看病上,其他都无暇顾及。

    只是山丹觉得这几天碰到楼上主任家的女主人,对方的表情十分别扭,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山丹。山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顾海平下班回来,山丹问“今天科里有什么事没有?”

    “还是老样子,一直忙到下班,还有十几个病人放在了下午看。这样下去,中医科的劳务费一定会成为正数的。”顾海平信心满满。

    看来顾海平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同,山丹有些担心,主任家爱人的眼神,是愧对?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之后的心虚?反正山丹觉得一定有什么事。

    中午,一个楼里退休的老人家们都会坐在楼下的楼道里乘凉,山丹便没有午休,搬了一把小凳子,想去听一听这些老人家们拉家常,或许可以听到些什么。

    老人家们本来在嘁嘁喳喳地说着什么话题,看到山丹来了,明显有些尴尬,出现了冷场。还是一个奶奶反应快,往里面挪一挪位置,热情地招呼“来来来,年轻人也不午休?”

    “哦,我是想来请教一下。因为我是北方人,所以很多这里的习俗啊、该注意的事情啊,都不懂。也因为我们一直在读书,人情事理也不是很懂,所以想来讨教您、们,看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山丹谦和地说。

    “一样的!我也是北方人,你北方哪里的?”一位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奶奶问山丹。

    “内蒙古的哦,您呢?”山丹微笑着回答。

    “上次顾医生说过的,他们是内蒙古人。”一个奶奶插嘴。

    “哦,我是山西人,来这里几十年了。”奶奶回答。

    “哦?那我们是老乡呢,我籍贯是山西定襄的呢,您山西哪里的?您贵姓?”山丹表示很高兴,为了缩短距离,她故意用家乡话问道。

    “哦?那真是老乡了,我是山西大同的呀。我免贵姓魏。”奶奶居然几十年没忘记乡音,用家乡话回道。

    “哈哈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奶奶激动地站起身走过来握住了山丹的手,山丹也很感动,进而拥抱了奶奶。

    一个爷爷看着这样的场景,也有些感动“老乡啊!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老乡就是亲人啊。”

    “魏阿姨,您想家吗?”山丹拉着阿姨的手坐下来。

    “想啊!有什么用?回不去了,一辈子就在这里了。家乡也没有什么亲人了,父母百年之后,兄弟姐妹也没剩几个,小辈们天南地北,老家就是个念想咯。来了这里几十年,早就习惯了这里的气候和生活习惯。你习惯吗?你是刚来不久吧?”奶奶紧握着山丹的手不分开。

    “还好,只是娃娃背后起来些说是叫痱子的小红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爸爸帮她煮中药吃,效果不是很好。咱们在北方时候没起过这种东西的。”山丹有点苦恼的样子。

    “痱子不用吃药的,你去菜市买点凉茶料,回来煮水给孩子擦身就好了。”奶奶和山丹在用家乡话对答。

    “哦?这么简单?我现在就去买,几天了,都把我愁坏了。谢谢您,魏阿姨!等我买回来再来请教您,您在哪个楼层,我想去拜访您呢,在这里您就是我的亲人了。”山丹亲昵地说。她想菜市不远,等她买回来,再单独请教老乡煮法、用法,也好打听其他事。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奶奶和颜悦色。

    山丹麻利地踩单车去菜市买好凉茶,回来还见魏奶奶在等她,其他人已经离去,急忙说“让您久等了。”

    “没事儿!你来,阿姨等你,不是为你煮凉茶的事儿,阿姨是看你人好,咱们又是老乡,咱们还都是外乡人,所以阿姨不能叫你吃哑巴亏,不能叫人家背地里捅了刀子。他们怎么斗叫他们斗去,不能把我们当做挡箭牌。”看得出魏奶奶的秉性还是北方人的正直。

    “出什么事了?”山丹印证了自己的感觉,但还是觉得没有预料到情况可能更复杂、更严重。

    “也是咱娘俩有缘,刚刚我听到说顾医生在中医科干得不错,病人很多,疗效也不错,对不对?”魏奶奶问。

    “是呢,每天的病人看不完,怎么了?因为看病人多,错了?还是看病出了什么差错?”山丹急切地问。

    “都不是,是有人眼红,想要在他身上做文章。我都听说中医科几个人最近都请假不上班了,是不是?”

    “这个我不知道,顾海平每天回家都是很累的,可能他也不一定能注意到这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严重吗?魏阿姨,您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们背井离乡,没有一点依靠,要是有人害我们,我们可是毫无招架之力啊。”山丹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政治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歇过,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听说顾医生的中医修为蛮厉害,阿姨还想找他调理一下身体呢。是这么回事,你听了不要着急,也不要告诉顾医生,我也知道北方人都是直性子,尤其男人都是宁折不弯的性格,我怕你告诉他,他按捺不住性子,倒又被人利用。”魏奶奶不紧不慢地嘱咐。

    “嗯,您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山丹急得快哭出来了。

    “没有发生什么事,但好像听说是有一出阴谋在酝酿中,而你家顾医生可能就是导火索或许被利用的核心,你们从地方来,以为部队是个严肃、干净的地方,其实这里的争斗一向不少。而你们又是单纯的孩子,估计是100会被人家利用。到时候不管哪方面赢,你们都是被牺牲的对象。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置身事外,离这里远一点,躲开这个是非。”魏奶奶教导。

    “啊?怎么躲开?退伍啊?”山丹惊诧。

    “当然不是退伍,是暂避风头,暂时避开风暴的中心,不要成为无畏的牺牲品。”魏奶奶看着一脸懵懂的山丹继续说道。

    “阿姨,你快说具体什么事,我们该怎么做?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孩子,根本不懂得跟人家争斗,怎么样才能避开不被伤害?”山丹不自禁抓住魏奶奶的胳膊。

    “其实也简单,请假外出或者出差,找个理由走一段时间,等这里尘埃落定,你们再回来,那时候狼吃羊还是羊吃狼都已经情形明了了,你们不在是最好的规避风险的方法。”魏奶奶紧锁眉头“可是怎样才能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悄悄离开呢?”

    “问题是出门就得请假,按您的说法,我猜应该是上级领导在内斗,对不对?那他去请假就会被还分不清是敌是友的人发现,不就打草惊蛇了?”山丹觉得为难。

    “你还分不清敌我?傻孩子!顾医生是谁招来的?”魏奶奶面对如此单纯的孩子有点哭笑不得,人都要被架起来烤了,还分不清敌我。

    “周政委啊。那是说……”山丹捂住自己的嘴。

    “对呀!周政委是刚刚上级派来主持工作的,他代表的是改革派、新势力,而院长和一部分老家伙代表守旧派、旧势力。按说我应该属于旧势力,但咱们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凭良心说话办事不是?我站在正义一边。这些年我也经历、看多了各种各样的争斗,谁对我就支持谁。”魏奶奶正直的话语。

    “那这个又关顾海平什么事呢?”山丹还是拎不清。

    “是啊,不关顾医生的事,但如果有人要做文章,就要找个合适的题目或者由头啊。你明白了吗?”魏奶奶耐心点拨道。

    “啊?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只是我们没招谁没惹谁呀。他们怎么可以拿我们说事?”山丹明白人心险恶,但她有点不甘心。

    “所以说,你们这样简单的人,分分钟被人利用,作为牺牲品。这个世界不再那么纯洁,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权势不惜牺牲别人,你们刚走入社会,来到南方,不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也不了解这里的民风,再呆几年你们也会慢慢领教,慢慢学会应对。我就是这样应付过来的,记住不要对谁都不设防,南方人不像北方人那么直接和明面上做事,小心驶得万年船是没错的。”魏奶奶谆谆教导。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世界怎么那么可怕啊?”山丹无助的问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先找个合适的借口叫顾医生先离开几天医院,最好是离开永城。等火山爆发之后回来,我估计他应该可以得到重用。”魏奶奶说得很具体。

    “事不宜迟,你赶紧想办法,有需要我的地方,找我。我虽然现在不管事,但说话还是有点用的,他们也不敢把我怎样。”魏奶奶拍拍山丹的背以示鼓励。

    山丹六神无主地走下楼,坐在楼下大草坪想怎么样才能把顾海平支走?又不打草惊蛇。

    实在没辙儿,她打电话给毛蛋儿,毛蛋儿其时已经是一所重点高中的年级主任,接触社会多一点,与人打交道也多一点,但他一直在家乡,一方水土一方人的脾性还是了解的,为人处世得心应手,跟他讲这里复杂、恐怖的情势,他能懂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毛蛋儿接起电话迷迷糊糊地问“姐,大中午你不休息?”

    “毛蛋儿,出事儿了,我哪还有心思睡觉?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山丹顾不上毛蛋儿脑子清晰不清晰,一股脑把刚刚听到的话都说给毛蛋儿听。

    一段时间的沉默,传来毛蛋儿的声音“不能哇?这群南蛮子这么不是东西?”

    “你快帮姐想想办法,现在怎么办?”山丹急切地问。

    “姐,你不急,我觉得还是要告诉我姐夫,你一个女人家家办不了事儿,他一个大男人应该有他的应对办法。”

    “可是,你知道他一直是个读书匠,那里懂得人情世故?我就是担心他被人家利用、当枪使。到时候人家会把一摊子的责任都推给他。”山丹焦虑万分。

    “你真是杞人忧天,我姐夫是个书呆子?他要是书呆子能娶到你?人家那叫大智若愚。况且,一个男人不得经见点大事才能锻炼胆量和应世能力?你放心吧,事情没那么糟,你别自己把自己吓坏了。其实哪有那么多阴谋诡计?就是有,凭我姐夫的智商,你觉得他能被利用?况且,现在是什么年代?你以为是十年浩劫时候?还被牺牲掉?这是法治社会,是有规矩的,能容谁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们现在又是在部队,怎么可能那么血雨腥风?”毛蛋儿反问。

    “你这么说,我好像觉得对哦,唉!真是人忙无智啊。我现在就去告诉他,叫他加强些防范意识。也该上班了,你还不起来?”山丹心情阴转晴朗。

    “起来了,刚刚躺下不久,被你这电话吵醒了,哎哟!起来了!”听到毛蛋儿打哈欠、伸懒腰“咿咿呀呀”的声音,山丹挂断电话,暗自好笑阴谋可能有,争斗也可能有,但还没有那么可怕。以顾海平的智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利用?他是厚道,但不是傻。山丹觉得毛蛋儿比她更了解顾海平,也可能是关心则乱的缘故吧。不过这一中午也不算杞人忧天,起码提前知道,好让顾海平防范啊。

    山丹轻手轻脚开门,看到顾海平已经穿好军装准备去上班,她拉住顾海平坐在沙发上没让他走。

    “你干什么?我要去上班啊。”顾海平莫名其妙地看着山丹有些紧张的表情。

    “耽搁你几分钟,你离上班还有20分钟时间,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急啊!”山丹尽量缓和自己的语气和情绪“这几天,你要格外小心,一定注意,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尤其是不要和任何人议论任何事,不要多说一句话,不要对医院、领导有一句评论,哪怕是拍马屁都不要,反正就是看好你的病人就好了,其他一概不要涉及。你明白吗?还有你就是看病也要小心,不好说话的病人就先不要看,或者不开药,反正这几天你要提高警惕。”山丹语无伦次。

    “明白啥呀?你没头没脑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啊?”顾海平被山丹的话搞得莫名其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