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二六、人人自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该作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品,请勿免费转载,否则作者和起点将追究盗版的责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三二六、人人自危

    “还是不去惊动韦院长的好,如果我们搞不掂,他没有被搅入其中,倒还是还能为老常说句话,现在贸然去找他,他也难做。”心内科的林主任说道。

    “老常这叫为老不尊,这办得、这叫什么事儿?怎么有脸去找这个找那个?不知道大家怎么样,我是没脸去做什么。”一向看不惯常主任作为的内分泌主任老李忍不住又数落起来。

    “是啊!这次常主任是做得过分了。据说还栽赃陷害,这明显就是蓄意作恶,否则,以他和韦院长的关系,还用我们着急?”口腔科老主任同意老主任的意见。

    “我看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老常要表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向周政委认错,并且给院党委递交一份检讨,表示深刻反省,我们再一起联名保他,或者还可以请顾海平医生大人大量不计较老常的过错,最好还能请他给周政委求求情,几管齐下,看一看效果了。”林主任出主意。

    “顾海平医生今天亲自去看望老常,我以为年轻人年轻气盛会去找老常算账,不想人家压根没跟他一般见识,话还说得十分中肯,我看老常的老脸都架不住了。不过老常还是死倔,也放不下面子。后来我也跟顾海平医生聊了聊,这个年轻人了不得!心胸宽广、为人厚道、思维清晰敏捷,估计专业水平也不会差,你们看看他刚来不久的门诊量,就对其刮目相看了。”老吕对顾海平赞不绝口。

    “怪不得老常这么不淡定,乱了分寸,原来是遇到了厉害的对手。”医务处的老王笑道。

    “有什么对手的?不过是一个手下、一个医生,再怎么高明,他还能把老常推下去自己当主任?再怎么样不是也得等到老常退休?只要老常当一天主任他还不是一样要听从老常的指挥?用得着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去害人?”李主任不屑一顾。

    “老常一直觉得自己医术还不错,主任医师也早就得了不是,但是门诊量一直上不去,病房也是虚设。顾海平一来中医科就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他心里不平衡、不舒服也是可以理解的。”护理部的梁部长替常主任说实话。

    “技不如人不知羞耻,还是别人的错?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情,我都替他觉得脸红,还不就坡下驴,人家顾海平医生表示不计较他就应该赶紧找个台阶给自己下,面子值几个钱?他那张老脸早就被他自己丢光了,现在才知道要脸了?早干嘛去了?”李主任还是不依不饶地批判。

    “李主任说得也在理,我们先得让老常认清楚现实,别真的成了牺牲品,如果这个处分上报,立马退伍或者转业之类,恐怕待遇也会大打折扣,这个才是要紧的,不要为了一张老脸,老了老了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医务处的王处长表示赞同。

    “那这件事还是要老吕去明白告诉老常,周政委刚上任不久,他来这么一出,是不大好,别让周政委以为他是针对人家就好,到时候咱们这些老家伙怕是自身难保,还怎么搭救老常?得告诉老常不能再顽抗了,要表示深刻认识错误、深刻检讨,先写个检讨递给政治处,表个态也好。这样,或许才能有个好结果。”林主任也赞同。

    “嗯,大家统一一下意见先给老常认清现实然后让老常低调跟顾海平医生和好再求顾海平医生给老常在政委那里说点好话再不济我们就联名请求?要不要私下找韦院长讨个主意?”老吕捋一捋大家的建议。

    这些戎马一生的老医生、老革命们,面对气象万千的现实时,常常觉得不能适应、不能理解而束手无策。

    但大部分人还是能安于职守、做自己的事情,唯独常主任跳出来闹了这么一出。

    几十年的革命友谊,以及相同的处境,让他们团结在了一起,虽然有些人特别厌恶常主任的所作所为,但还是能感同身受他的处境。

    “也要尽快把这些事情做好,我是担心政委会真的上报联勤部,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王处长说道。

    “我找顾海平医生跟他说明情况,他刚来就闹得这样鸡犬不宁,对他以后的发展也没有什么好处,估计他自己也会想到这一层,要他出面应该不难。”林主任揽下了说服顾海平这一块。

    “老常的工作还是老吕去做,其他后续事宜我们再见机行事吧,这回老常出事,其实也给我们敲响警钟,我们也要处处严于律己,别让这三把火烧到到我们头上。”护理部老梁说道。

    话说顾海平看望完常主任回到科室后,回到自己的诊室,没有搭理任何人,他需要思考,需要做一些什么事情。说是那样说,但面对常主任的陷害,顾海平还是觉得了危机四伏,以后需要时时警惕才行,人心猛如虎啊!

    一起去看望常主任的医生护士回到中医科,留守的护士们见顾海平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没出来,便一拥而上满足小我的好奇心,也想打听一些情况,看看对自己有何借鉴。

    “哎哎哎,块说说,有没有打起来?或者至少是吵起来?”一个护士唯恐天下不乱。

    “常主任怎么样?你们去了有没有感动得热泪盈眶?”另一个护士凑热闹。

    “没有了啦,我看是我们错怪了顾主任,今天顾主任的话让我很感动,差点流泪。你看看我们这么算计人家、诬陷人家,常主任还想把人家怎么怎么样,跟人家的大度比起来,我们就是一群十足的小人!我感觉无地自容。”兰果欢说道。

    “怎么了?顾主任说什么了?”一个护士见兰果欢这样说,好奇心更甚了。

    “常主任见我们带顾主任去,一进门就鼻子不傻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发了一堆火,可是人家顾主任一直没有生气,也没有说过分的话,人家说可以理解常主任的行为,并且不计较,还安慰常主任好好休养身体”兰果欢有些泪湿眼眶“哎呀妈呀,我说不下去了”

    “真的?真的?顾主任说他不计较?”一个护士拍着心窝问道。

    “是的,我也觉得有些意外,我在想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会怎么样?我一定做不到顾主任这样的大度,就是不打架,我也不会去主动看望常主任,你想想,常主任的算计,甚至可以说是阴谋,多恶毒?!”一同去的刘医生说道。

    “嗯,我也觉得。”一个护士应和。

    回来的李晓萍躲得远远的,她不想于自己有任何瓜葛,置身事外是姑妈一再叮咛的,千万不要参与其他人任何的谈论和计划,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

    “哎,你们说是因为顾主任人本来厚道,还是他要收买人心,怕我们闹事儿?”一个护士问大家。

    “我看虽然有一些收买人心的因素,但我看还是厚道,人家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们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好好干活儿吧。”兰果欢挥挥手想驱散众人。

    “人家怕我们?切你忘记了,我们是因为什么才整出这么一出的了吗?”一个护士冷笑道。

    “那倒也是哦,人家是人才,得到重用的人才,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废材,没人要的废材!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随时准备走人吧。”一个护士叹着气说。

    “你们说顾主任会不会秋后算账?常主任还会不会回来了?”一个护士左右瞅瞅,小声问。

    “你真是天真!常主任现在自身难保,还能回来?现在关键是我们都好自为之,不给自己找麻烦。”兰果欢拍拍趴在诊疗台的护士的屁股说道。

    “去去去!都干活儿了。”兰果欢再挥挥手驱赶众人。

    “刘医生你要小心哦!那天你可是出现在现场的。”一个护士坏坏地提醒刘医生。

    “去!”刘医生瞪瞪眼睛表示生气。

    “据说常主任肾脏出了毛病,是吗?要不要紧?”终于有一个人想到要关心一下常主任的安危。

    “我看都是装的。”一个护士唐突的话。

    “真是没良心!常主任是真的病了,亏得他这么多年庇护你们,这一回还不是为了你们才落到如今的地步?你们居然这么说?”兰果欢心里有点不舒服。

    “切你以为我们真傻呀?他为我们?这么多年是我们为他吧?兰姐您是护长,又是韦院长的小姨子,他不敢把您怎么样,我们就不同了,我们为他喝了多少酒?为他做了多少事?您不是不知道。这一次还不是又利用我们为了保住他主任的位子?”一个心直口快、脑子清醒的护士的话显得有些不和谐。

    “做人要厚道,虽然你们也去喝酒应酬,难道都是为了他?没有他,你们能在中医科,什么事不做白拿钱?每个人不是为自己?现在常主任出事儿了,我们虽然自身难保,我觉得也要想办法帮常主任把处分给撤销了,否则,听说后果很严重。”兰果欢有些心软。

    “你都说我们自身难保了,还怎么想办法?您想办法还差不多,毕竟韦院长是您亲姐夫。”一个护士软软地回道。

    “我现在连我姐都不敢联系,都早被骂得狗血喷头了,这回常主任的错实在有些过分了。只是我们一起相处这么多年,谁忍心他受处分?还在全院大会上做检讨,他怎么受得了?”兰果欢有些难过。

    “什么叫唇亡齿寒?常主任被处分过后,估计就轮到我们了,看样子,即使顾主任不跟我们算账,院里也不会放过中医科,一定会大肆整顿,到时候,我们就真的是自身难保了,虽然常主任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但说为我们也不为过,毕竟,如果按照常主任的部署,一步步实现的话,我们就暂时能高枕无忧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个个人都像被架起来烧烤的鱿鱼。”刘医生说道。

    “那现在要怎么办啊?我好怕啊!我还要供我弟弟上学呢,要是丢了工作,怎么办啊?”一个胆小的护士,站在墙角几乎哭出声。

    “不要吵了,自求多福吧,啊!散了散了,都去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问题,要是谁出了问题,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啊。”兰果欢挥挥手把众人赶走。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些天,她十分难过,左右为难,姐姐、姐夫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科里是一团糟,常主任眼看就被处分了,顾主任不声不响,但似乎对她有很大意见,总是冷着个脸,说话的口气也是硬邦邦的,她也不敢太多接触他,生怕一不小心惹祸上身。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打死她也不会去跟周政委胡搅蛮缠了,常主任这一招对新来的周政委似乎根本不管用。她还担心,他的“供述”会被曝光出来,那她就两边都得罪了,没有了立锥之地,看样子姐夫是斗不过新来的政委的,那样她就更惨了。

    自己的业务水平也不过关,护士上岗证还是姐夫托人代考得来的,在中医科当了这么多年护士长,还不是混日子?如果不能在中医科待下去,那她怎么办?到其他科室,她能应付得过来吗?到其他科室,一个合格的护士都可能做不了,就更别想护士长了,那样的话,工资就得掉一大截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怎么办?

    她越想越不安,站起来原地打转,找不到该做的事情。平时虽然也是闲的,但自从顾海平来了以后,中医科便忙了起来,她这个护士长也跟着忙起来,还都是一些可以应付的事情,没有打针、输液、处理创口、换药、穿刺等等动刀动手的地方,就是一些辅助的中医疗法,大抵也不要她做什么,她还是能应付的。

    现在,她转来转去,脑子一团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