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三〇、以德报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三、以德报怨

    忙完一天的工作,顾海平回到家,看到山丹正在厨房里忙碌,他习惯性地跟在身后,说道“今天,医院里那帮老同志们正儿八经地找到我,要我为常主任求情,我答应了,这件事你怎么看?”

    山丹停下手里的活,回身问道“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要我递一份请示给院领导,要我帮常主任求情,撤销他的处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顾海平陈述道。

    “从道义上讲,我们帮他是人情,不帮他是本分。不过既然他们来找你,说明他们势在必得,我们也没有必要和他们对着干,做个顺水人情我倒是觉得也不错。至于请示的内容,他们怎么说?”山丹靠在灶台上问他。

    “我叫他们事先拟好一份,我要过目把关,合适了我才递上去。”顾海平回答。

    “这样很好,您既给了他们面子,也化解了跟常主任之间的芥蒂,他要是个有良知的人,对您必然会感恩戴德。既使他不能感谢你,这一大帮老同志的面子人情你已经卖出去了,日后只要你用得上他们,他们绝不会推诿。这不是件坏事情,既然医院拖了这么久没有落实对常主任的处分,我想,周政委估计也在寻找一个好的契机,使双方都有台阶下。那现在,你就成为了这个台阶。你做得好,就等于笼络了双方的人马。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山丹有点卖弄的嫌疑。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我是担心这样会很冒失,万一周政委不是你这样想的,我去掺和这件事会不会弄巧成拙?”顾海平猜不透人心。

    “即使周政委还在卯着劲要处分常主任,也不会因为你的一个请示而迁怒与你,说白了,你的请示也不会有那么大用处,如果双方都有和解之意,你又做了一件符合道义之事,周政委会因为你的以德报怨而高看你一眼,韦院长也不会因为你的风头正盛而压制你,毕竟你为缓和他们的关系做出了努力。”山丹继续分析道。

    “你这样讲,我就放心了,但是今天那帮老同志我感觉确实是在给我施加了压力,好像我不答应他们,他们就不罢休一样。我想想,以后要在这个医院混几十年,这帮老人家又都是医院的元老级人物,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利益互相交错,我得罪不起。况且,我跟常慧宽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即使他想害我,也不是没有得逞?我何不顺着他们,先答应下来再说。叫他们觉得我不是个难说话、小肚鸡肠的人。你说我做得对不对?”顾海平开始嘚瑟。

    “对!”山丹踮起脚亲亲顾海平的脸,回道“这是奖赏。”

    “你这叫缓兵之计,等他们拿出请示,你再看合适不合适,对你没有危害,又能成全别人,何乐而不为?如果不妥,你也有正当的理由拒绝他们了,对不对?我聪明的爱人!”山丹卖卖萌。

    “对!我聪慧的媳妇儿!”顾海平学着山丹的口气回答,嘴已经堵在山丹试图再说点什么的唇上。

    两个人缠绵一回。

    顾海平几个月都在忙得焦头烂额,回家都是疲惫的样子,山丹除了精心照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外,都没有激情卿卿我我。

    .

    话说,吕主任交给顾海平的请示报告,还真是比较委婉、平和,以大局为重,用顾海平的口气请求院党委给予常慧宽酌情从轻处罚。从几个方面考虑一是考虑院里这一帮老革命们的阶级感情,二是考虑到常慧宽同志一生勤勤恳恳,为军队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三是很实在地考虑到常慧宽同志老年退休养老的问题。还有一段我们党关于军队建设、管理,关于团结、爱护、帮助自己的同志、党员的批评教育的“毛选”摘录。真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简直就是一份人性良善的告白书。

    顾海平看得都被感动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谁无老人?谁无老年?虽然常主任做得有些过分,但也还不到罪不可赦,主要是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这是问题可以从轻处理的前提。

    顾海平慎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亲自打电话给政治处,蒙处长接电话,得知顾海平要递交一份关于常慧宽同志减轻处分的请示时,也有些动容。他是个嫉恶如仇、耿直的汉子,看不惯搞阴谋诡计,但是在这件事上,顾海平从始至终表现出来的宽容和大度,让他自叹不如。

    “你来吧,我也正好想跟你了解一下你那里的情况,你已经很久没有给首长们汇报工作情况了吧?”蒙处长电话邀顾海平过来。

    顾海平来到政治处,坐定身形“处长,我要多多感谢您的栽培和帮助,我知道,没有您不遗余力的帮助,没有您在首长面前为我说好话,我的中心工作进展不会这么顺利。大恩不言谢,抽个时间,您带上嫂子和孩子,我们两家人一起吃个便饭,双拥路有一家东北饺子王很不错的,尤其酸菜馅饺子那是一绝。”

    “小顾,你多虑了,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工作,你的中心前期工作还真是周政委亲自督办的,我只是跑腿而已,栽培更加说不上,我何德何能敢栽培你?”蒙处长很实在的话。

    “你今天说要为常慧宽的处分求情?是你自己的意思?”蒙处长顿了顿问道。

    “是我自己的意思,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本来我也是想给常主任求个情的,再加上院里的老同志们找我就这件事跟我进行了沟通、交流,我觉得他们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我们党的政策是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也在于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常主任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有心悔过,我们就应该给他这个机会,再把他拉回到革命队伍中来,您说对不对?”顾海平想说服蒙处长同意他的请示。

    “呵呵呵,你不是被迫的吧?不要被人利用了哦。”蒙处长看着顾海平的眼睛问道。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只是他们所想和我想的有些相同而已,您看呢?我这样做会不会是给首长添乱?”顾海平小心地试探。

    “添乱倒还不至于,只是你这样的请示,不合常理,你本来不应该掺和这件事,况且这件事都已经有了处理结果,你现在要推翻院党委、院首长们的决定,我觉得有点冒险、有点难。我倒是可以把你的请示递上去,但首长怎么考虑,我就拿不准了。”蒙处长回道。

    “那怎么办呢?我不这样做吧,老同志们不会善罢甘休,我也觉得对不住常主任,毕竟是我的到来客观上造成他今天的处境”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人家都巴不得把麻烦推得远远的,跟自己毫无瓜葛。你倒好,把别人的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你这样的好心好意有人感谢你吗?常慧宽的错误就是他常慧宽的错,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好吗?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参与了,我不比你清楚?你今天所做的就是妇人之仁,善良虽然是个好品质,但这样的心软也会成为你发展事业的障碍。就是你不来,自然会有其他人来,常慧宽能一直霸住这个位置不让出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别人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人家的出发点绝对不会为你好,你要认清楚事情的本来面目,不要被人利用了还说人好!”耿直的蒙处长没等顾海平把话说完,就气冲斗牛的打断了他的话。

    “对不起,我可能还是想得太简单了,我没有把人心想得那么复杂。”顾海平看着蒙处长的怒气,低声说道。

    “你应该把心思都用在你的中心发展上面,不要扯进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里,我估计周政委看到你的请示也会不高兴,你先把请示报告放在我这里,我先试探一下周政委的意思,再决定上不上交。你说说,你的中心最近工作进展状况,你上个月的利润已经跻身医院临床科室前五名了哦,这是医院建院以来中医科最好的业绩。他常慧宽瞎嘚瑟,想跟你叫板,真是不自量力。看到你中心突飞猛进的进步、干得风生水起的,周政委在院务会上几次提出表扬呢。”蒙处长转换了话题。

    “我是在认真工作,是他们找到了我,唉!不说这件事了。我的中心现在发展还是很顺利的,住院病人越来越多,来养生调理的人也越来越多,中心的人每天忙得脚朝天。我在想等学生们毕业留一批下来,再要一批实习生来,还得要招聘一些硕士研究生来。这样可能才能满足中心的需求。”这是顾海平心中的计划。

    “你就放开手脚、放心大胆地去做,你这里的成绩是周政委提倡改革有力的证据。可以作为部队医院改革的模范,到时候还可能请你给大家介绍经验呢。所以,你还是集中精力把中心搞好,不要给周政委丢面子,如果进展顺利,医院其他科室就可以效仿了。”蒙处长展望道。

    “每个科室有不同的特色,挖掘出来应该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这里还有一个计划,过几天我再打报告上来吧。因为这样零零散散的病人不好管理,我想就病人不同的病症、诉求分类管理,实行会员制,每一个会员的会员费因所需诊疗内容的不同而不同,尤其养生这一块,我想更好实现这样的制度,这样有几个好处一是可以系统治疗、调养病人,实实在在看到疗效二是可以间接地留住病人三是提高经济效率,还有就是形成一个可以复制效仿的模式”顾海平一说到他的中心事宜就会滔滔不绝。

    蒙处长也十分感兴趣,专心地听着。

    等顾海平滔滔不绝地说完自己的设想,蒙处长还处在顾海平构想的宏伟蓝图中。

    “不过眼下,还得您帮我兜着点儿,常主任的事情您帮我留心吧,如果可以减轻处分、或者撤销处分,我是赞同的,绝不反对。如果不能,我也算是尽力了,和老人家们有个交代。你多费心!”顾海平起身告辞。

    “你放心吧,我会给你协调好的,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你都不用担心,老同志们我也会找他们进行说明和沟通,肾内科的吕主任和常慧宽关系比较好,这件事应该是他找你的吧?我会按照首长的意思,找他沟通。这里没你什么事,你记住不要再掺和了。”蒙处长送顾海平出门叮嘱道。

    “好的好的,我谨记!”顾海平挥挥手敬一个随手的军礼,转身离去。

    站在门外的蒙处长的内心感触颇深,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肚量和心胸真是不可小觑,反观常慧宽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不齿。这些老同志们也是,也好意思找人家顾海平来出面,一个个都是千年狐妖一样。最近在跟着儿子看一些玄幻小说,哈哈哈,千年狐妖这样的词汇跳出他的脑海,他不自禁地笑了。

    话说老同志们一再说为减轻、撤销常慧宽的处分要联名请愿,却是一直没有这样做,就是林主任揽下来的要找顾海平协商的事情也一直没有付诸实现。只有吕主任积极地找顾海平出面来解决这件事情,这虽然显得不够厚道,但大部分人的内心还是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吕主任看到顾海平的诊疗科研中心做得风生水起,周政委又十分器重、仰仗顾海平的成绩,他就想利用顾海平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私下里,他已经和常慧宽进行过商量,只有利用顾海平的厚道来做到这一步,否则,别说没人愿意签名搞联名请愿,就是有人愿意联名,这样的事情也是没有好结果的,领导会觉得大家联名在给他施压,逼迫他做出顺从他们的决定,但凡有点个性、有点脾气的人,都不会同意这样的请愿,结果当然也会南辕北辙。况且就常慧宽的为人,他们两个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大家看在吕主任的面子上,聚一聚、议一议还可以,若讲动真格的、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安危的,估计就没人会响应了,他们的交情还没到这份儿上。

    就在大家对常主任处分之事表现出热心、冷漠、事不关己之时,顾海平的一件事又引起了全院的轰动,待我细细从头说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