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三四、救人危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三四、救人危难

    下午上班,卢护士长来找顾海平“顾主任,我有个想法,您看是否可行?”

    “你说说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海平对卢护士长很依赖,中心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她来协调、管理,是个好掌柜。

    “就是您说得中医经典书籍,我们是不是搞一个小型阅览室,结余一小部分劳务费来买您认为十分必要的书籍,医生、护士门有时间就可以随时进行学习翻阅,这样可能会花点儿钱,但可能要比个人买书,每个人带几本大厚书上下班好一些,他们自己的书可以放家里,来医院之后就有现成的书籍可以翻阅,这样有一个学习氛围,提高大家学习的积极性,您觉得呢?”护士长担心顾海平不同意,于是把好处都说出来。

    “对哦!你这个想法非常好,只是要腾出一个阅览室可能会难一点,我们哪还有房间可用?”顾海平皱皱眉头说道。

    “要不就把大会议室隔出一小间?”护士长建议。

    “这样吧,你把会议室的一角做几个书架,把书买回来放上去,平时不用会议室时候,大家就可以作为自习室了。至于书籍的购买、管理,就又要你多费心了。”顾海平安排道。

    “好的,您同意了,我这就去落实。还有您普外的病人下午来针灸,汤药也已经煎好交给他了,还有您的其他医嘱我也已和普外协调过了,应该可以落实到位,不过我看着那个病人好恐怖哦!”护士长汇报道。

    “好!有些病看起来十分凶险,只要能找到它的根源,治疗起来应该还是有章法可循的。”顾海平胸有成竹的样子打消了护士长的顾虑。

    电话响起来,是普外的黄主任“顾主任啊,听我的医生说你表示能把那个重度感染的病人治好?今天的手术取消了。”话语里多少有些不屑和不服。

    “哦,是你们医生请我去会诊,我觉着还不是无药可救,所以建议推迟几天手术,我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他保住一条胳膊?您怎么样?对我有意见了?哈哈哈!”顾海平直话直说。

    “哈哈哈!哪儿敢啊?您这如日中天的气势,那你看看是不是把病人转科到你那里?反正在我这里也不做什么治疗了,你专心治疗也是好的。”黄主任急切地想推掉这个烫手的山芋,顾海平便出现了,虽然表面上表现的似乎有些不悦,心里正在偷着乐呢。

    “我这里清创、换药的护士没您那里的专业,在你那里,我的治疗倒是也不耽搁,要不先就在您那里再住几天看看?”顾海平商量的口气。

    “那这样吧?我每天派护士去换药、清创,病人就转给你了啵!活神医!”黄主任开玩笑也带一些讥笑。

    “那好吧,你就让他办转科手续吧。”顾海平自己胸有成竹,黄主任的挑衅也让他生出一些斗志。

    况且,他想自己中心这里,费用上可以给予照顾,减少不必要的检查和费用,对这对可怜的母子也算是个好消息。

    没到下班,普外就已经把病人的转科手续麻利地办好了。卢护士长找到顾海平说“主任,病人已经转到我们这里来了,普外的办事效率第一次见这么高!我已经安排他到单人病房,我担心他的病可能引起其他病人的不适,单人病房虽然有些贵,但消毒、护理、治疗起来更方便一些,你说呢?”

    “哦,可以。只是收费上,你适当减免一些,就按普通病房来

    收费,这对母子实在是穷苦人家,又得这么个病,估计早就家徒四壁了。”顾海平叮嘱。

    按照顾海平的治疗方案,一一进行,针灸和汤药,早上的运气练习,以及睡眠前的静坐和睡眠时气息和神识的调整都是顾海平亲自指导。

    第一天转过来后,两次针灸加其他治疗之后,晚间时候,病人抓心挠肺的痒就有所好转,这让顾海平更加信心百倍。

    三天后,病人的溃疡面不再流组织液出来,有了干结之像。这更加给了顾海平足够的信心,看来他的治疗方向和思路是正确的,每天查房时都要带着科里的所有人,就该病人的治疗和疗效进行深入探讨,他还要求就他治疗的这一病例,每一位医生和学生都要写一份大病历出来,以加深、巩固他们的“中医思维”。

    每天顾海平不止一次地接触病人,给他治疗的同时调神,也嘱咐他全身心配合他的治疗。

    一个星期后,病人的小溃疡已经封口长出肉芽,所有的溃烂面都慢慢地在愈合中。

    这令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惊叹不已。

    “这说明什么?说明人体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全身心的治疗才是最好的治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注定是行不通的!这就是中医的伟大之处,它通过不同的方法可以整治所有的人,我甚至设想癌症患者或许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用中医的方法来治愈了。但学好中医,辨证施治还是相当关键的。”顾海平语重心长地说给医生们听。

    “老师我看你按不同时辰来行不同的针法和治疗方法,这跟天人合一思想是不是相关?”一个学生问道。

    “对啊!不是相关,是就是!人体就是个小宇宙,那他的运行就必然要跟大宇宙相协调、一致,这样大宇宙的力量也来帮人调整紊乱了的机能,你说会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顾海平有些赏识这个肯动脑筋的孩子。

    只要学生肯学,他愿意把自己知道的都毫无保留地交给他们,可惜没有几个学生能跟得上他的思维,他浅显地说“比如时辰和脏腑运行的关系比如五行加四象、五色、五味、五商、五音、五方、五时、五化、五气、五窍、五体这些都是相生相克的关系,都是相表里、相生相克的,看到病人,先要从这些方面考虑,也可以在这些方面给予调理补给。”

    “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也不是个事儿,我看还是尽快安排,我给你们系统地把经典讲一遍吧”顾海平话音未落,热烈的掌声响起来。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要你们先熟读黄帝内经,等我讲课时候,如果你们一问三不知,那就没办法讲下去了。半个月后安排在每周三晚上吧,护长,你看看时间安排。”顾海平转向卢护士长征询意见。

    大家一片欢呼声响起“没问题!护长,没问题,对不对!”

    “主任万岁!”一个学生突然冒出这一句,大家“哗”笑起来。

    “乱来!瞎喊什么?”顾海平忍俊不禁笑起来。

    大家又哄堂大笑起来。

    “散了散了!各自忙去吧。哦,小郝,你把病人的从头至尾的影像资料和病例记录都给我留好了,这个病例很有代表性,我想出一篇论文,今年投一篇核心刊物,就靠它了。”顾海平叮嘱。

    “好的。我已经拍了照片,也留了一部分录像,您的治疗思路和用药,还有其他治疗手段,我都一一记录在案了。您放心吧!”小郝是个认真的学生,顾海平让他做事比较放心。

    “老师,我觉得您可以拿这个病例在全院大会上讲一讲,为我们中心在院里的影响力再提升一个档次,您觉得呢?”小郝建议。

    “哗众取宠!有必要时,我会考虑,那也是学术需要,而不是为出风头,做人要低调,懂不?”顾海平故意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大家。

    “懂!”小郝配合地使劲点点头。

    “没事儿,大家就赶紧忙起来吧,都利索点,别拖拖拉拉的啊!”卢护士长驱赶大家散开。

    顾海平坐下来考虑下一步的治疗,药方的调整以及经络侧重点需要改变

    轻轻的、怯怯的敲门声响起,顾海平聚精会神没有听到,门被轻轻推开一条缝,敲门声又响起,顾海平才现有人来了。

    “进来!”

    进来的是那位可怜的母亲,“顾主任,谢谢您救了我仔!”又一次“噗通”跪下去了。

    “您快起来!有话好好说。”顾海平又一次急躲闪,他那里受得了这个?

    “您看您不止给我仔保住了胳膊,病也快治好了,还少收我的钱。您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母亲流着泪又要跪下去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安心好好陪孩子,过几天好了就可以出院了。”顾海平应道。

    然后母亲悄悄地拿出手来,手里“攥”着一张破旧的5元人民币,她郑重其事地放在顾海平的桌面上。

    顾海平一看这可不得了!这是干啥呀?

    “快快快!你可不能这样!你赶紧把钱收起来,您这样让我无地自容了,我做的都是我应该做的,您这样的做法叫我怎么承受得起?”顾海平急忙拒绝,拿起钱想塞到母亲的手里。

    “顾主任,您听我说您是救了我们的命啊!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的,只有这几十块钱,您给孩子买个玩具,好不好?您不收下,我这心里过不去啊!”母亲哭起来。

    “你这么困难,我是知道的,您的心意我领受了,但是钱您还是要拿回去,给孩子买点水果吃,帮助他快快好起来,这才是您最应该做的。您要想报答我,就按我说的去做,好不好?”顾海平把钱硬塞给母亲。

    母亲坚决而决绝,欲转身离去,被门外的护长看到,顾海平追出来,把手上的5块带着可怜的母亲的体温和汗湿的钱递给护长“快!还给她,替我给她做做工作,告诉她,医生就是治病救人的。”

    护士长一个箭步赶上瘦弱而疾步离开的母亲,拉着她的胳膊“大姐,您等等。”

    母亲被拉住,不得不停下脚步,人已经泣不成声“护士长,您就给我一个小小的报答顾主任的机会,好不好?”

    护士长很是为难,她也对这对母子心中充满怜悯“大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您这样做是违反我们医院的规定的,我们是不允许收受病人的钱财的,您这样是叫我们主任犯错误呢。”

    “可是,就这一点点钱,算不上什么的,我只是一点点的心意而已,您成全我,好吗?”可怜的母亲差点又跪下去。

    “您快起来,您千万不要这样,您这样让我们很难受。治病救人是我们的本分,你这样让我们没办法专心给您孩子治病了,你好好照顾好孩子,配合我们的工作,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报答了,您明白我说的话吗?钱您拿回去,给孩子按照顾主任的吩咐买一点营养品,好不好?”护士长苦口婆心劝慰。

    “那我怎么才能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啊!”母亲无助而无奈地坐在地上哭起来。

    她的卑微和无助让人唏嘘,护士长也眼含热泪,蹲下来陪着她。

    “孩子恢复健康就是对我们的最大报答了,我们的工资收入不少,我们已经有国家养着我们了,您应该理所当然地接受我们的服务的。医生就是救死扶伤的,这是我们的工作而已,您不用心里过不去。”护士长说给母亲听,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听得懂。

    “唉!您知道我们穷,什么都没有,孩子生病又花掉了所有的钱,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您一定不要嫌弃,我就是想表达一个心意而已,你们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我们,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的。求求您,您替我给顾主任,哪怕他给他的孩子买一颗棒棒糖,也是我的心意。好不好,大妹子?”母亲连声求告。

    “好吧!”护士长实在看不下去了,扶起母亲,不再把破旧的5块钱塞给母亲。

    看着母亲单薄、悲戚的背影。卢护士长热泪盈眶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这么可怜啊!与顾海平共事的几个月,看到他的悲悯和大气,也看到一个胸怀大志的男人的坚韧,她也不再像原来一样充满优越感,而是越来越多的悲天悯人。

    她眼含热泪看到可怜的母亲慢慢走下楼梯,她有一种想痛哭一场的冲动。转身回到护士站,早已泪流满面。

    值班的小护士看到护士长哭得稀里哗啦,以为生了什么事,她小心地递上纸巾,默默地陪着护士长,也不敢多问。

    “你去忙你的吧,我没事儿。”护士长摆摆手。

    “你需要什么告诉我,我就在这里。”小护士轻言慢语,然后默默地走回位置上,莫名其妙地看着一向雷厉风行的护士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