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三五、医者仁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三五、医者仁心

    护士长哭够了,擦擦脸,走进顾海平的办公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海平抬起繁忙的脑袋,看到护士长红肿的双眼,诧异道“你哭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你?”护士长一屁股坐在沙上。

    “我?我招惹你了?”顾海平更加诧异。

    “你自己不去退钱,叫我去,害得我伤心一回。”护士长摸摸脸笑道。

    “唉!实在是太可怜了,还拿钱来感谢我,让我着实无地自容。你想想我们拿着国家的俸禄,做着自己分内的事儿,一个穷困潦倒的母亲,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钱来报答我们,这让不让我们自惭形秽?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且不说,我们的良知,就是我们国家还存在这样可怜的人和事,我就觉得我们大家都应该努力,国家应该为穷苦人多多提供帮助。你说是不是?”顾海平感慨万分。

    “是啊!经济效益是需要考虑,但我们也不能丢掉我们职业的天性治病救人。”护长接应道。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生存,虽然不能不考虑到经济效益,但我们完全可以把经济效益用能够承担得起的人身上来谋取,虽然不算劫富济贫,但济贫还是必须的。你再看看,把那个孩子的医疗费,减免一些,也不要再告诉家属了,省得给人家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我们不需要他们的感谢,凭心而为。”顾海平交代。

    “嗯,我把各种治疗费、药费都已经降到了成本价。”护长回答。

    “我名下的治疗费一律免费,其他医生的只收成本价,一些能免的都免掉,我担心就这样他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唉!”顾海平长叹道。

    “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向院里打报告,申请困难补助。”护长出主意。

    “哦?还可以向院里申请补助?”顾海平有些喜出望外。

    “不止这个,还可以申请院里医生护士捐款呢。”护长笑道。

    “哦?那样不太好吧?人家私人的钱我们申请捐款?不过看来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嘛!”顾海平伸伸大拇指。

    “我觉得这么典型的病例,您完全可以申请医院的支持。你要不试试?私人捐款也是医院经常搞的。”护长鼓励道。

    “哦?真的?那我试试?要怎么申请?”顾海平兴致勃勃。

    “哈哈哈!您都给常主任请示了,到不知道给自己怎么申请了?你打报告给医务处,听说上次医务处王处长也参与了对你的迫害,他欠你人情,你申请特殊病例特别经费,估计他会尽力帮您。你先试试看?”护长看到顾海平像个孩子的模样十分可爱,她比顾海平大十多岁,一直把他当弟弟一样看。

    “不能说是迫害,只能算是胁迫吧?其实我也能理解他们同病相怜的心情,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说是不是?这回咱不就要依靠人家帮忙了?”顾海平调皮地说道。

    “哈哈哈!我以为您是宽宏大量,原来也有自己的打算啊?”护士长故意说。

    “哈哈哈!这就叫冤家宜解不宜结,说不定啥时候你就得依仗人家了,况且,人家都是医院的元老,我哪能不给面子?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顾海平又习惯性地挥挥手。

    “看着您是个耿直的人,其实您的耿直一点儿都不固执,只是坚持该坚持的,摒弃该摒弃的,您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人性和品格,您将来一定能成大业,我愿意在您成功的这条路上给您帮助。”护士长被顾海平的人格深深打动,让她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样的话。

    “您过奖了,我不过是想踏踏实实做事做人,不想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但我又不傻,是非曲直还是懂的的。”顾海平被护士长的话搞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所以老人家常常说做人不要太算计,算计来算计去,都是算计了自己,你看看常主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虽然您看似大度给别人,其实到头来还不是给自己留下了宽阔的大路?所以,我年龄增长也是慢慢活明白了,原来一直觉得自己是军人,家庭条件好,十分有优越感,没有太多怜悯之心。现在跟您慢慢接触,被您的人格感化,我是有多多的怜悯心了,刚刚那个大姐就让我内心非常触动,这样的人都知道感恩,知道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我就被深深感动和震撼了。这不,我实在不忍心负了她的心意,没有把钱还回去,又给你带回来了。”护士长说道。

    “唉!你能这么想很好,但是这钱不能要啊。”顾海平无奈地摇头。

    “我是这么想大姐就这5块钱,这或许是她所有的财产了,她拿出全部来感谢您,您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样就伤害了她那点可怜的尊严,我们完全可以在其他方面来弥补她,这样人心才能安抚,对不对?”护士长说得蛮有道理。

    “好吧,只能这样了,你把这5块钱给他买一点营养品吧。哦,5块买不了什么的,我这再拿个2块,你给他按我的医嘱买他适合吃的东西,不要搞那些华而不实没用的东西哦。”顾海平从钱包里拿出2块递给护士长。

    “不用您自己的钱啦,科里上个月还有几千块的结余,我从那里拿2块出来,按您的要求去办,好不好?”护士长推掉顾海平递过来的钱。

    “那好吧,但是你的账面要记清楚了,说是我们两决定的事情,等一下你拿来我签字。”顾海平交代,他希望他的账目清晰、公开。

    “好的,我亲自去办,到市去买。我看25块可能也不一定够花,我先去买吧,买回来实报实销,您看?”护士长询问顾海平的意见。

    “好的,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叫大家觉得我们独断专行才好。”顾海平叮嘱。

    “好的,我会和李助理讲一声的。”李助理是协助护士长工作的,招聘来的另一名管理人员。

    “嗯,好!你们协调好就行。”顾海平开始低头忙起来。

    顾海平现在一周出两个半天门诊,病房已经人满为患,有很多病人已经好了,还不想出院,想继续调理一段时间,这让顾海平很是为难,还有很多病人是需要治疗的都还没得进来,所以只好不留情面地把痊愈的病人“赶”出去。大多数人都是不情不愿的,但也不想得罪医生,只好出院,还时不时来门诊咨询养生相关知识。

    顾海平的养生讲座也已经免费开办了几次,来听课的不只是病人,医院的干部职工也越来越多了。中心的大会议室已经放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卢护士长便打报告给院务处,希望每两周可以利用一次医院的会议室,也得到满意的答复。

    顾海平一如既往地忙碌。一天,政治处蒙处长打电话给顾海平“我们对常慧宽的处理意见,准备在这周五的例会上讨论,这周的例会不是全体会议,是院务扩大会议,除了行政科室,要求临床科室科主任、护士长都参加。你确定,对于常慧宽的处分,你要递上你的请示?”

    “我确定!”顾海平很干脆地说道。

    “到时候,可能还是要你亲自诵读一下你的请示的。”蒙处长说道。

    “哦?我的请示不是递交到政治处,由您来上报了吗?到时候提到、或者不提都无所谓的,何必要我诵读?”顾海平不解其意。

    “看来你真是不懂人事,一者院方要有一个缘由来做出这个减轻处分的决定,再者,周政委也想给常慧宽和老同志们知道,是你的申请才给他减轻处分的,给你留下一个人情。这样你以后更加好开展工作啊。”正直的蒙处长毫不隐晦地告诉顾海平。

    “哦,其实不用的吧?给不给他知道都不要紧的,他没有处分就好了。”顾海平谦和地说道。

    “有一些事情,有一些人是要让他明白好歹的。完全的大公无私在现在这个世界行不通的,会被人利用的,你还是多长个心眼的好。”蒙处长面对顾海平的简单有些无语。

    “哦,那好吧,我听您的安排。”顾海平顺从地说。

    “我把你的请示多少改了一下,你过来拿回去看看。”蒙处长说道。

    “好的!”顾海平答应一声,放下电话往外走。

    接过蒙处长递过来的“请示”,蒙处长说了一句话“回去给卢护士长也看看。”

    顾海平拿到手的“请示”已完全不同于他递交上去的那一份,这一份更加事实清晰,并且语言严肃,不是一味的请示,而是十分官方的语言,为了安定团结、帮助同志进步之类的话。

    顾海平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但想想政治处这么做可能也有他们的出点,为了不给对方看到他的太过仁慈?还是虽然减轻处分,但也要敲打到位?

    反正能给常慧宽减轻处分,不给人家太过损失巨大也是好的,虽然他是自作自受,但多少有些他的瓜葛。也给他一个好名声,大家有目共睹他的大度和宽容,这也是好的方面。

    他觉得蒙处长的话似乎有所交代,那还是请教一下护士长的好,毕竟人家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于是,他来到护士站,请卢护士长来一下。

    “你看看这个,说说你的看法。”顾海平把请示递给身后进来的护士长。

    “这是什么?”护士长接过来询问的眼神看向顾海平。

    “看看。”顾海平示意。

    “哦,这就是传说中你的请示?”护士长坐在顾海平对面,认真看起来。

    “这是你写的?”护士长有些惊讶。

    “题目是我写的,内容是政治处的。你觉得怎么样?”顾海平问道。

    “哦,我就说,这不像你的风格。那既然是政治处的意思,也就是院长的意思,你只能服从,就这样了。还能怎样?你找我什么意思?”护士长一头雾水。

    “是政治处蒙处长叫我在周五的院务扩大会议上读这份请示,你觉得合适吗?”顾海平问。

    “这个没有什么不合适,常慧宽如果灵醒,他就会知道这不是你写的,不过是由你来提出这件事。那他也得感激你,没有你出面,领导就没有给他减轻处分的理由。即使取消处分,他也要有所敬畏,这就是院长的意思。你放心,常慧宽是个人精,他在这里混了一辈子,比你明白得多。你不用顾忌,照读就是了。”护士长说道。

    “哎,院里真的要取消对他的处分?”护士长悄声问道。

    “应该是吧?我不是很清楚,应该是。”

    “真是碰到你这么个好人,是他上辈子烧高香了,要是遇到别人,有他受的。”护士长叹曰。

    “我亦凡人,只是觉得何必?他有他的苦楚,他对我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我还计较什么?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何必结怨结仇?能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但愿他能好自为之,不要再犯糊涂才好。我也不是无原则、无底线哦,只是那么多老同志的脸面再加上我似乎还是觉得是我抢走了常主任的地盘,有些不忍心罢了。”顾海平神色有些黯然。

    “你怎么会这么想?哪有的事儿?你千万不要这样自责哦,根本就不关你的事,都是事物展的大趋势而已。周五你读时候最好面无表情,可千万不能有妇人之仁的表情,否则政治处的用心就白费了。”卢护士长叮嘱。

    “哦,好吧。我觉得这样做是不是会有点生硬?作为个人的意愿完全可以个人化,不是吗?你确定要面无表情吗?”顾海平有些疑问。

    “是的,我确定,部队是个纪律十分严明的地方,能有这样的改动,已经十分不容易,可能也是周政委刚来,不愿意搞得剑拔弩张的,放常慧宽一马,就是给韦院长一个面子,常慧宽是韦院长的人,院里那么多老干部的情绪也要照顾到,这些你了解就好了。到时候你就按照蒙处长的意思办就好。其实这也不关你什么事的,不过是政委想要给你一个卖好的机会罢了,对你以后的工作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也是地方来的,长们的意思可能也是给你涨点儿见识,否则根本不用你掺和这事儿。”护士长笑道。

    “哈哈哈!涨点儿见识,涨点儿见识!”顾海平频频点头重复着这句话,若有所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