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四一、情怡侬侬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一、情怡侬侬

    顾海平发言完毕,只见院务处的王处长走上台,压压手,示意大家的掌声可以停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听王处长说道“今天顾主任的病例汇报十分精彩和高深!我不知道大家听得怎么样,反正我是懵懵懂懂,看来我们顾主任的学问是杠杠的!下来之后,我看我还得向我们年轻有为的顾主任多多请教呢!有个事儿需要给大家通知一下,就是刚刚顾主任这个病例,病人是咱们这儿有名的国家级贫困县的孩子,早早辍学,家里唯一值钱的一头耕牛为了看病也卖掉了,好在我们顾主任妙手回春治好了孩子的病,但是这一笔医疗费用还是不小的,我听说顾主任的传统中医科研诊疗中心已经把能减免的费用都减免了,但还是有一部分需要我们大家帮帮忙,从你们的工资里拿出那么一点来为我们的孩子献点爱心,好不好?”

    台下响起掌声,大家也有回应“好!”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周五安排了一场捐款晚会,有各大媒体和电视台来,希望大家踊跃参加,我们不强求大家捐多少,大家自愿,想捐多少捐多少,到时候不够,我老王来想办法。据说我们顾主任个人都是免费亲自为这个孩子做治疗的,我老王也愿意做个高尚的人,愿意为这个孩子做一些事情。我就啰嗦这么多,看看各位领导还有什么指示没有?”王处长询问台下的院长和政委,见两人摇摇头,把麦克风递回到顾海平手里,走下台。

    大家陆陆续续走出礼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的光景。

    山丹安静地等待大家走完,顾海平和中心的人员收拾完东西走出来。顾海平看到站在出口处等待的山丹,明显十分开心“你来了?你是刚刚来吗?”

    “你猜?”山丹卖个小关子。

    “你不是听我的报告了吧?”顾海平很惊喜。

    “被你猜到了。我就坐在出口那个角落,你今天晚上可不是一般的嘚瑟!那是相当地嘚瑟啊!”山丹夸张的表情。

    “哈哈哈!看来你真来听我报告了?”

    “真的呀,要不我给你复述一下?比如什么中医思维、中医思想、子午流注啥的?”山丹卖弄道。

    “哈哈哈!那你没告诉我你要来听?早知道你来了,我还得嘚瑟多一点儿啊,您小同志可是不容易请的呀!”顾海平弯腰伸臂做邀请状。

    “你快拉倒吧!我还难请?每天在家你还嘚瑟得少啊?我天天听你嘚瑟,你说烦不烦呐?”山丹故意做出厌恶状。

    “好了好了啊!回家去秀恩爱吧,时候不早了,我们这里可是都要回家去了。”卢护士长打趣道。

    “哈哈哈!谢谢您啊,护士长。”山丹笑道。

    “嗯,好,拜拜!”护士长和中心的一群人离去。

    人还未走远,顾海平已经迫不及待地亲了山丹一口,山丹捂住脸指指不远处的人群。

    “不怕!他们看不见的。”顾海平调皮地挤挤眼睛。

    “不过说真话,你今天的报告还真是不错,你不准备稿件,就这样攒下来我开始替你捏一把汗。后面见你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才知道我是杞人忧天了。您今天那是表现的才高八斗、学富十车啊!”山丹伸出大拇指,伸出舌头作势舔一舔。

    “哈哈哈!这是什么动作?不是学富九车?怎么到你这儿成十车了。”顾海平搂着山丹的腰,作势又要亲上来了。

    “哈哈哈!人家的是九车,你当然是十车啊!我给你加了一车呢!对不对?”山丹皱皱漂亮的小鼻头,一副淘气样。

    “吧嗒!”硬生生被狠狠亲了一口,声音响亮,没走远的人都忍不住回头探询,顾海平早已一本正经起来了。

    “叫你嘚瑟!你看看你的手下都发现你不正经了,看看明天你怎么见人?”山丹推推紧紧搂着腰几乎是箍着她的顾海平。

    “我这是老正经了!我亲我媳妇儿,那是天经地义**他老人家都允许的。”顾海平嬉皮笑脸的样子很是无赖。

    “哎!说正经的,如果你能把你今晚的讲话做一个系统的归纳,我觉得是一篇十分好的养生文章。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高深,很多人可能都没听懂,如果你能把你的中医思想像治疗这个病人一样,落实到行动中来,制定出大众可以执行的行为中,我觉得才是学以致用最好的方式。就像你的养生功就是很好的实践。”山丹建议道。

    “嗯,其实作报告前我也这么想过,只是你不知道,人都有一个贱性,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他就会不当回事儿,没有付出代价的东西尤其不知道珍惜,我顾大主任几十年的学术总结、归纳出来的东西,它包涵了我多少努力和智慧?如果大家不当回事儿,我不是很受伤?我也在酝酿一些适用于日常生活的养生方式,就像我们平时生活中指导生活的中医思想一样,落到实处,不过不是现在。”顾海平说道。

    “哦?还卖关子起来了?”

    “不是卖关子,是要卖钱!”顾海平又“吧嗒”亲亲山丹的额头,搂着山丹往家走。

    “卖钱?哈哈哈!我看你现在是已经快钻到钱眼里了。”山丹打趣道。

    “那是,把知识和智慧转换成金钱才是最重要、最成功的。凭什么我要白送他们?当然那些确实看不起病的人我还是得白给。不过嘛,其他人就休想了。”顾海平又得意起来。

    “我表示理解和赞同!”山丹笑道“说说你的计划吧?”

    “今天先不说,哎!话说,你来听我报告,把我姑娘弄哪儿去了?不是一个人在家吧?你可不能这么吓唬我!”顾海平这时才想起一晚上三四个小时,小玉在哪里?

    “你能不这么夸张吗?我是个做事没前没后的人吗?老早就跟魏阿姨打过招呼,晚上帮我带孩子了。要你操这心?”山丹表示轻视。

    “哈哈哈!你办事我放心。我想你也不能够把孩子放在家里一个人嘛。小玉没闹着要跟你来?”顾海平笑道。

    “闹了,不过我说是去听爸爸讲课,很多很多人的大礼堂,干巴巴一个人讲,大家傻傻地听,要听至少两个小时,中间还不能离开,她就不来了,拿着跳棋和五子棋找魏姥姥去下棋了。哈哈哈!”山丹也得意起来。

    “你!你就这样在我闺女那儿埋汰我?”顾海平有很大意见。

    “哈哈哈!我不过是形象地比喻了一下,描述了一下而已,你要是觉得委屈,下次就叫你闺女一起来,让她看看是不是这么个样子?”山丹回道。

    “倒也是哦,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讲,可不是我在干巴巴地说话,下面的人在傻傻地听?哈哈哈!我发现你将来当个作家可以,你看你一说就说到了点子上,描述得十分形象!在下佩服、佩服!”顾海平说着弯腰鞠躬。

    “哈哈哈!我就当你这是恭维了啵。”山丹笑道。

    “那是那是!是打心眼儿里的恭维!”顾海平继续鞠躬道。

    “你行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是在挖苦我?我跟你说啊,我要是捡起笔,写点东西,说不定哪一天还真成了作家了,你不记得我大学还得过一个全国征文的二等奖?再说,我那写给你的情书,文采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在这里挖苦我?哼!”山丹扭头大步往回走。

    “哎哎哎!小同志,你走反了!回家的路在那边,我真的不是挖苦你,我是真的、真的、真的说真话。”顾海平急忙上来拉住山丹。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跟你没话,分道扬镳了!”山丹装作生气样。

    “哎哟喂!我的好媳妇儿,这就分道扬镳了?我欠你的情、欠你的爱还没还给你呢,你可不能走啊!”顾海平作势使劲拉住山丹。

    “求我!”山丹梗着脖子说道。

    “求求你了!我的好媳妇儿,看在我如此可怜的份儿上,看在孩子还离不开娘的份儿上,你就跟我做回知己吧,我抛头颅洒热血地报答您的不离不弃之恩,如何?”顾海平京剧强调又出来了。

    “快点回去了!小玉估计都睡着了,等下连澡都不能洗了,就是你半天嘚瑟的!”山丹摆摆手说道。

    “得嘞!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随手摘下花一朵

    我与娘子戴发间

    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比翼双飞在人间”顾海平一边跟上山丹的脚步,一边嘴里咿咿呀呀唱着黄梅戏。

    “我想啊,要是被你的学生和手下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该是怎样的情形呢?”山丹一边上楼一边问道。

    “哈哈哈!那得是眼珠子惊得掉地上,啪嗒一声响。”顾海平笑道。

    “我看也是,不过这啪嗒一声是什么鬼?”山丹回头问道。

    “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啪嗒掉地上的眼珠子被踩爆了。”

    “哈哈哈!”山丹弯腰尽量压抑着自己的笑声“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山丹轻轻敲门,魏阿姨来开门,说小玉已经睡着了,一晚上都很乖。

    顾海平点头表示感谢,山丹说“谢谢您了,麻烦您了,给您添累了您早点休息。”

    魏阿姨一顿寒暄,说道“看到你们年轻人有出息,我就高兴。”

    顾海平抱起胖乎乎的小玉,下楼。

    “这小家伙是不是又长胖了,好像又重手一些了。”

    “孩子在长身体时候,体重和身高都在长呢!你先看看自己的脸是不是有些圆了?有我这么好的饲养员,喂的猪仔不肥才不可能!你说对不对?”山丹回道。

    “是哦,我的体重都快到150了,这可不行!我得控制自己的身材的,一个连自己的身材都不负责任的男人注定是事业不可能成功的,你说我说的也没有道理?”顾海平反问。

    “有!那我以后每天给你吃糠咽菜,如何?”

    “你还别说,我们现在缺的就是粗粮,你是营养师,应该明白,每天应该摄入一定数量的粗粮才有益健康,对不对?”

    “对是对,只是小玉在长身体,一定要营养跟得上,而你也是每日里辛辛苦苦营养不够也是不行,所以我的食谱可能是能量有些过甚。看来我得单独给你和我加一些粗粮了。”山丹说道。

    “其实老祖宗说的要想小儿安,得留三分饥和寒是有道理的,那样才能调动孩子的生长积极性。小玉也要吃一些粗粮才是好的。”

    “你说的有道理,我会酌情考虑,但是饥和寒就不用了,到时候营养跟不上,长不高就不好了。我会科学喂养你们的,放心吧。”山丹掏出钥匙开门。

    “嗯,听你的!”顾海平把小玉放在沙发上“哎哟!这小猪可真是长势喜人呐!”顾海平甩一甩酸麻的胳膊说道。

    “哈哈哈!那是,你会慢慢发现我这个饲养员还是个合格的饲养员啦!”山丹换鞋,准备叫醒孩子去洗澡。

    “不要洗了,你给她用毛巾擦一擦睡吧,把孩子叫醒洗澡,不好。”顾海平建议。

    “可是小孩子玩了一天,一身汗,不洗澡不难受啊?”山丹觉得不可行。

    “你不让她睡觉会比不洗澡难受得多,不信你叫一叫,她不哭才怪。听我的,没错的。”顾海平劝道。

    “好吧,那就听你的,我用热毛巾给她擦一擦,那你快去洗澡,忙了一天了,早点洗澡休息吧,今天就不要再上网去看病人了。”山丹说道。

    “我尽快,不上不行,很多人等着呢。你先休息,我搞完就来。”说着顾海平已经钻进书房去了。

    山丹无奈地摇摇头,把小玉安顿好,自己洗澡收拾厨房,打扫卫生,才回房间睡觉。她躺下来想一想,可以理解顾海平,自己不也是不能把锅碗瓢盆的放到明天再洗吗?人总是有一些习惯改不掉的,况且还是有那么多人都在眼巴巴等着顾海平的回复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