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四四、运筹帷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四、运筹帷幄

    晚上在一五星级酒店碰头,几位老总把李助理和永城的市容和自然环境大大地夸赞了一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的,我博士毕业,是有几个地方可供选择的北京、广州、重庆。但是,我后来还是选择回来,一者是我媳妇儿喜欢这里,再者我也真是舍不得这里。永城的自然环境还未被开发、破坏。永城人祥和、不排外,市民素质相对较高,市政建设都是非常不错的。你们走到永城的大街小巷,你都很难发现街道上有垃圾,就是连落叶都很少见,这主要得益于环卫工人的维持,但是也看得出永城人民不随手乱扔垃圾的好习惯。并且,这里的生活节奏慢,大家都在不慌不忙地生活、工作,这也符合中医思想。”顾海平回应大家对永城的好感。

    “顾博来永城有多少年了?”赵总问。

    “十年了。考硕士时候,我也是想去广东发达地区的,所以报考的是暨南大学,后来被调剂到这里,倒是成了我离不开的地方。越来越喜欢这里的自然气候和人文环境。”顾海平浅笑而言。

    “是的,我们忙忙碌碌大半生过去了,想一想也是要找一个相对安逸、自然气候和环境好的地方来安度晚年了。”赵总笑道。

    “哈哈哈!你们还都年富力强,哪里就要安度晚年了?不过现在考虑到那就是未雨绸缪了。”顾海平笑道。

    “永城确实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要是能在这里开辟我们的养生园,我觉得还是不错的选择。”郎总道。

    “永城的文化氛围和底蕴不够这是它的欠缺,但是文化这东西,我觉着吧,它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得见的东西,其实融入人们骨子里、表现在日常行为中的教养,我认为才是真正的文化底蕴。这些年,我也是到过几个城市,山东我去带过一段时间,孔孟之乡,应该是礼仪之邦,但我没觉得他们有多少融入老百姓的德性传承中河南,河南是中原文化、汉文化的发源地和聚集地,然而,大家也耳闻目睹了河南人对中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的状况,不谈也罢北京,那是我们祖国的心脏,政治文化中心,倒是能感觉到中华文化的氛围很浓,但生存环境我觉得不是我想要的重庆,我在那里呆了整整一年,它有它的特点或者说是特色,但川人的慵懒不适时宜,这样的民风是多少有些颓废的广州,经济飞速发展之后,人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随之发生了变化,好像除了物质财富再没有人生其他的追求,人们每天都在拼命地为了积累财富而奔波,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停下脚步来想一想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干什么来了?现在不是有一句话是放慢脚步,让我们的灵魂跟上来吗?这就是很多大城市、发达地区的写照,人们都成了没有灵魂、驱逐财富的空壳。当然,大家是亲身经历了很多事情的,我这点浅显的认识或许是有所偏颇的,但有一点是这些都不是我所推崇和接受的。”顾海平一大堆的话。

    “顾博的见解很是独到,我倒是也想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觉得我们的文化传承和人文环境要是能结合起来可能会更好,那么,这样各地的人文基础就要甄别了,顾博点到的这几个地方,我也有些了解,尤其广东这一块,我们大家都是十分熟悉的,也正如顾博所言大家好像真的是除了赚钱,似乎就没有了其他想法和事情。大到公司老总,小到公司普通职员,每天都在团团转,连吃喝拉撒这样的事情都没有时间好好对付,所有的事情都在敷衍和凑活着过,你说谁有时间和精力想一想自己的人生?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来管理自己的生活,每天除了工作、加班就是能好好睡一觉,这些不是对人性的蹂躏和毁灭吗?富士康自杀的员工,谁敢说不是这样极度地人性蹉跎之下的牺牲品?”季总颇有同感。

    “或许很多人也在想等我们挣够了钱就要如何如何,但是钱什么时候是个够啊?能像各位把目光从商业战场移出来,放眼传统文化真是难得哦!”顾海平伸伸大拇指。

    “我们赚钱是为了什么,似乎没有人想过,也顾不上想。像我们这代人是穷怕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荷包填满再说。等荷包填满了,才发现人生很空虚,思想和深层的情感好像成了飘在空中的云彩,无着无落,我们几个说起来可能会被您笑话,就是那些吃饱了撑得有些小情怀的家伙。于是,几个人就商议还是往文化上靠一靠,也算是给空虚的灵魂找到回家的路。”季总笑着说。

    “说到这一点,我深深感到是我们的信仰出了问题。我们的信仰是什么?**?但我以为信仰是深置于内心的敬畏。我们的老祖宗经常教导我们头顶三尺有神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等等,虽然不是成系统的如佛教、天主教、基督教这样的教义明确,但它却成为我们几千年华夏文化传承的道德规范,我们会敬畏它、内心认可、顺从它。好了,破四旧、扫除迷信之后,我们不再敬畏冥冥中的神灵,我们就成了没有信仰的民族。而我们说到的这些迷信,其实它还真不是迷信!”顾海平忍不住感叹。

    “用中医思想来认识、解释我们现在所谓的老祖宗的迷信,那是什么?那是冥冥中大宇宙的**则!天人合一,天是什么?天就是我们宇宙众生信息的综合,而大家一直以为眼见为实,其实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而我们没有眼见的却实实在在就在那里。”顾海平停顿一下,喝口茶。

    “您继续!”大家催促,显然顾海平的话让大家耳目一新,也十分感兴趣。

    “大家可能一直在商海里打拼,对一些我们老祖宗的警言没有在意,对一些现世报也没有太在意,认为不过是偶发事件或者不足为意。很多人都是这样,其实如果我们留意了,一切都可以追根溯源,找到那些被我们认为偶然的事件的因果,这就是老祖宗所说的善恶到头终有报。所谓的大命由天小命由人也是宇宙法则,几位可能会有些这方面的思考和朦胧认识,但是明确的概念不一定有。因为我这些年不止在看表面上的疾病,也很多涉及到前世今生、涉及到因果报应,所以,我对我们这个大宇宙的理解绝非大家眼里看到的所谓实像。”顾海平继续道。

    “您还是讲一讲,我们正如您所说,确实还是瞎胆大,没有什么敬畏心,愿闻其详。”季总迫不及待地催促。

    “那我们来说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家有没有发现,人跟人之间却是存在着所谓的缘分?”顾海平问道。

    “这个确实。”赵总点头。

    “我们会不会觉得有些人第一面就似曾相识?有些人第一面就感到厌恶?有些人怎么都绕不开,时时出现在我们的人生里?而有些人你怎么追逐都跟不上对方的脚步?”

    “对对对!这是怎么个意思呢?”最年轻的李总问道。

    “这就是冥冥中,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缘分。”顾海平回答。

    “还有很多我们拿现有的科学知识都没法解释的现象,大家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比如预感、比如梦境。”顾海平笑笑说道。

    “其实说白了,就是我们生活的空间其实是大宇宙的一小部分,而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空间确是大部分的,我说的不是银河系的宇宙,大家往冥冥中的未知领域考虑是对的。所谓三界、所谓六道、所谓轮回、所谓**则都是存在的,都是在运行中的。”顾海平讲道。

    “我信!这个我信!”季总回答。

    “如果我们能坚持冥想、静坐,摒弃尘世的俗念,慢慢地我们就能跟另外一个层次的信息来沟通,而我们亲眼所见的事情也不完全是我们想当然的理由和样子,很多大的疾病和灾难都是三世因果的呈现。所以发生的都是必然,我们能改变的是很小的一部分,尽人事听天命也是老祖宗教导我们的,凡事不必强求也是这个道理。我手上已经治疗了几例典型的因果疾病。也实实在在体会了因果不虚的道理。所有大事小情都会有一个内在的法则指导,包括我们今天能一起坐在这里聊天,来策划未来养生园的建设事宜,都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所致,未来我们的项目能不能落到实处,都是中医事业能不能发展的**则所致。而后路永远是黑的,预知未来是有,但这样的神通也改变不了什么,对不对?”顾海平摇摇头。

    “听着听着,我怎么感觉有些宿命论的意思?我倒是相信冥冥中自有法则,但我们就不能改变什么?”季总忍不住说道。

    “大的轨迹是改变不了的,不违背事物发展规律的,就尽力呗,也会因为有大家的意愿和信息的影响而改变一些。”顾海平回道。

    “说说今天我们到开发区看了一下,地势和规模还是不错的,顾博,你说我们在那里建设我们的中医养生园怎么样?”李总问道。

    “哦,我听李助理讲了,那块地倒是不错,但是,它的规划是要做工厂和仓储的,我们把养生园建在那里估计不太合适,太过嘈杂,也不符合我们所说的风水。”顾海平回道。

    “如果和工厂放在一起倒是能理解,环境不好。但是风水怎么不好了?我看依山傍水不错呢。”李总有些疑惑。

    “我不是故弄玄虚,大家看看永城的地图就会发现那块地,地处永城东偏南向,东偏南向属什么?属火。火克什么?克木,对不对?而我们的养生园是什么?是要把中医思想贯彻其中的一颗大树,我们要它开枝散叶、聚木成林,对不对?首先方位不对。再看,依山傍水,依山倒是没有问题,傍水是什么水?永江水,而水在风水里一般与财富挂钩,那么聚水就是集财,大家看看永江流经此地是是什么形状?是水背,而非水湾,那么这样聚财没有?没有,江水流经此地,是没有任何停留的,一泻而下。这浅显的两方面就说明这里不合适。再有,永城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吹西北风,那位于东南方的这块地,必然要接受被一城之气横贯、搅乱的气场,我们的养生园需要洁净、安然的气场就不复存在,而我以为养生园之重点在于一个调神、调气,如果大环境的气场紊乱,必然会让我们的工作事倍功半。所以那个地方不是理想之处。”顾海平明确表示。

    “我还以为是你的意思叫李助理带我们去看那块地呢。”李总有点沮丧的感觉。

    “哦,没有,我只是叫她随意带你们感受一下。至于投资建园,我看还是要多费些心,也不急在一时。”顾海平说道。

    “那永城还有什么地方能有我们建园的地盘?”魏总问。

    “这个,可能还是要了解永城的城市规划之后,按照范围,首先要考虑永城的方位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那我们的养生园是要作为木来生长、条达,水生木,城北优于城南,再考虑到永江走势,最好是江湾,聚水、聚气、聚财,而水又生木,利于养生园的发展。那么这样看来,还有一处新开发区,可以考虑就是城北的锦疆开发区。我看过它的方位,地势略高于市区,风向也处于上风,永江流经此地时正好形成一个弯曲,而开发区正好位于江湾中心地带,是块不错的风水宝地。据说开发不久,进驻的企业还不多,大家要是感兴趣,我就叫李助理明天带大家去参观一下。”顾海平安排道。

    “好好好!我们也是考虑要就您的方便,否则到其他城市建园也不是不可以。要是能在永城建成,有需要随时可以请您出马指导不是?”李总笑道。

    “我看还是要有一个中医造诣深厚的人专门负责才行,否则,你们这么大的投资,我不能全力以赴也是不好。这样吧,我看看我的老师是否有空和意向,我先请教一下他老人家看看。如果他肯的话,那就比我还要强上许多。”顾海平想到他上硕士时教授他们黄帝内经的席老师。

    “那再好不过了,我们是非常敬仰您的中医学识、才华。不过,我们也得要跟您老师接触一下,也如您所说,这个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是要的。”季总阅人无数,他用人方面还是蛮苛刻。

    “好的,我先联系一下,看看他最近在不在永城,有没有时间或者兴趣,有消息我再跟大家联系。”顾海平答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