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五一、养儿防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一、养儿防老?

    铁蛋儿妈接到兄弟的电话时,正在清理大风吹进两层夹扇窗户里的土。

    兄弟的电话很是焦急“大姐,你快来看看,咱妈是咋了这是?”

    “你不着急,把话说清楚点儿,咱妈咋不好啦?”铁蛋儿妈按下惶惶乱跳的心,问道。

    “不跟人说话,一直笑,还还.”似乎难以启齿。

    “还咋啦?你倒是说呀。急死个人!”铁蛋儿妈跳下地急忙往外走,一边高声问道。

    “还屙屎到裤子里啦。”兄弟说。

    “我还以为咋啦!不就是屙到裤子里了?我马上来,你们先照顾一下。”铁蛋儿妈挂了电话,就急匆匆往西院铁蛋儿家跑过去,在大门外喊“铁蛋儿,你出来一下,你姥姥病了,你准备一下摩托车送我去趟你姥姥家。”

    “啊?妈,你说啥?”铁蛋儿从屋里走出来问。

    “你姥姥不好了,你发着摩托车送我一趟,我得去伺候,我先回去拿几件换洗衣裳,你先把摩托车发着。”铁蛋儿妈又急匆匆回家,打开大红柜拿出几件日常的衣裳,包了个包裹,提起就走。

    “这是做甚个呀?急成这样。”铁蛋儿大从外面回来,看到急匆匆往外走的铁蛋儿妈,问道。

    “我妈不好了,我去看看。你把猪给喂好了,一天两顿就行了,你搬不动猪食盆,叫铁蛋儿帮忙一下,你千万不要把个人碰打着哦!我估计得走几天,看来得伺候一段日子。”铁蛋儿妈爬上摩托车后座。

    铁蛋儿姥姥已经85岁高龄,身体一向没有毛病,生活基本可以自理,一个人过日子。隔壁就是几个儿子的院子,大体上每天都会过来看望一下老妈妈。

    今早,十娃起床后,照例来看看母亲,发现母亲歪坐在地上,看样子是准备生火做饭的样子。人却靠在大炕墙上傻笑,人有一股大便的臭味。

    急忙进去扶起来问“妈,你这是咋啦?”

    母亲只是一副傻笑的表情,没有回答。

    “你说话呀,你这是咋啦?屙裤子里啦?来,我先扶你上炕。”十娃把母亲抱上炕,一看,这人好像傻了,话也不会说了。

    急忙跑去隔壁大哥家大门外喊“大哥、大嫂,快来看看,妈不好了!”

    元庆两口子跑出来问“咋啦?”

    “你们快去看看,妈不好了。”十娃哭兮兮地说。

    “妈!妈!”闻讯赶来的老四、老三也一起喊起来。

    老太太傻笑的表情始终没变,身体也是十娃放在炕上时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一动不动。

    “这是屙屎到裤子里了哇?这么臭!我看这老太太是半身不遂了,你们先出去,我把这裤子脱下来先清理一下。”元庆媳妇说。

    “我打电话给大姐了,她说马上来。”十娃说道。

    “妈咋样了?”几分钟就赶到了的铁蛋儿妈麻利地跳下摩托车,问一排排蹲在墙角的兄弟。

    “屙屎到裤子里啦,嫂子正在给清洗了,你进去看看。”十娃回答。

    “哎哟!”铁蛋儿妈一进屋,就被臭味呛得差点吐出来,急忙打开门“把这门打开晾一晾啊!这还臭的能行了?”

    就见嫂子正在帮老太太清洗屁屁,屎裤子丢在地上。

    铁蛋儿妈拿起裤子丢出门外,说道“嫂子,我这有一对胶手套了,我来洗哇。”

    “不用你了,我差不多洗完了,人老就是这么回事了,不脏的。”元庆媳妇回答。

    铁蛋儿妈打心眼里感激,一个儿媳妇能做到这一步是多不容易?!还不说老太太年轻时候十分强势,把几个儿媳拿得死死的,她说一别人不敢说二,不高兴就是一顿大骂,老太太骂人的厥词那是三天三夜都不待重复的,没有一个儿媳妇儿敢挑战老太太的权威。

    不过老太太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心地善良,对几个儿子、媳妇儿还是很好的,省吃俭用地贴补大家。

    大家都懂得老太太的脾气,也都不愿招惹她,大家都是顺着她。

    一生没有什么病痛老太太,忽然就不行了。

    铁蛋儿妈心里清楚这种一辈子硬朗的人,说不行一下子就不行了。

    85岁也算高寿了,不过跟她的父母比起来还是小了点。她的母亲是96寿终正寝,父亲是88寿终正寝,都是老死的。铁蛋儿姥爷也是寿终正寝87岁,这是一家具有长寿基因的人家。

    那几个老人都是迷迷糊糊睡过去就没醒来,没有任何不适就黯然离开人世。不懂得老太太这一关怎么过?铁蛋儿妈把母亲拉了屎的裤子泡在洗盆里,先用一根棍子涮一涮,再戴上胶手套清洗,一阵阵恶心翻上来,她更加对嫂子充满爱感激和尊敬。

    清理完,给老太太换好干净的衣裳,点几只香驱逐一下臭味,大家坐在大炕上,商量老太太的事情。

    “我看还是到医院看一看哇,虽说年纪到了,但是万一要是能救过来呢?”铁蛋儿妈提议。

    “救什么救?这个年纪救活了,要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谁来伺候?半身不遂那是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人的,我们这条件,谁有时间半年六个月地伺候?端屎倒尿的伺候?”元庆说道。

    “我看是这样我是个外孙,按说没有发言权,但是,我就是说个我的看法,我姥姥生了你们十个娃娃,虽然没有把你们培养出人才来,但是也是把你们辛辛苦苦拉扯大,给你们盖房子娶媳妇儿的,这功劳、苦劳我看都不少。虽然年纪不这时候去了也算是高寿了,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去医院看看,如果能救过来,就让她多活两年,要是救不过来我们做小的的也不亏心,要是半身不遂了呢,十个儿女轮流伺候,除去我二舅不在了,一人十天就是三个多月,怕什么?要是不去医院看看,就这样在家里等死,会被人家笑话的。我就说这么多,咋办,你们兄弟姐妹的商议,看着办。”铁蛋儿说完,点着一支烟蹲在地上不再说话。

    “问题是这种病看和不看没啥区别,看了可能会好一点点,不看也就那样,这么大岁数,你要想让她再站起来像以前一样是不可能的。我是这么看,你们呢?”元庆作为大哥这样说。

    “我们看大哥的。”几个兄弟附和元庆。

    “看一看哇,简单看一看,我们不是大夫,也不知道到底这个病有多厉害。我们就听人家大夫的,人家说治得,我们就治,人家说回家等死,我们就不治,你们说了?”铁蛋儿妈是跟铁蛋儿一样的想法。

    “我敢保证治不治都一样,治病就得花钱,这钱咋出?妈她是没有一分钱的存钱的。”十娃说。

    “平摊呗,你们九个平摊,不够的话,我们孙子辈的再出一些。人病了总得治啊,老了就这么不看病等死?这还不叫人笑话?人家会笑话我们后代儿孙都是废物的。”铁蛋儿站起来有些不愤地说。

    “说起来容易,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的情况,你看看我们这些人谁拿得出钱?也就你妈宽松点儿。”四娃说。

    “拿不出钱就只有等死了?”铁蛋儿反问。

    几个舅舅低头不敢正视铁蛋儿的眼睛,不说话。

    铁蛋儿把手里的烟蒂摔在地上,恨恨地用脚搓灭,摔门而出。

    “要不这样,十娃,你打电话把所有的姐姐哥哥都叫来,我们大家商议一下,看看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同意去治,就去医院,不同意就在家养着。”铁蛋儿妈看着铁蛋儿摔门出去时悲戚的脸,哭着说道。

    铁蛋儿走出门,来到东墙下,蹲在墙角哭出了声。

    他想起姥姥一辈子的艰难和不容易,想到自己读小学时候,离姥姥家近,经常中午跑到姥姥家吃饭,姥姥每天都会把饭放在大铁锅里,灶火里放一把火,等他放学跑回来时候,饭还是温乎的。

    那时候,粮食还不充足,姥姥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他来蹭饭,倒是几个舅舅和姨姨略有微词,但都被姥姥瞪眼阻止了。

    他作为最大的外孙,姥姥是格外疼爱的,哪怕给自己的娃娃吃差点,也要给他吃好点。

    这个时候,他真是想把姥姥送进医院,哪怕有一点儿希望也是要试一试的呀。可是,他知道,四五个舅舅的决定他违背不了。

    就连一向很硬气、作为女儿的母亲都无能为力,他一个小辈更加做不了什么,他也没有能力来全部负担姥姥的医药费。况且,人家儿女成群,也绝不会允许你一个外孙子来指手画脚的,即使你有钱也不行,舅舅们的面子还是要的。

    他抹抹脸,想到给山丹打个电话吧,看看山丹怎么想。

    山丹接到哥哥的电话,简单了解了姥姥的情况,很赞同哥哥的想法,于是想说服舅舅们给姥姥先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情况。

    她拨通了五舅十娃的电话“五舅,我听我哥哥说了我姥姥的病,我作为大夫,是这样建议的先去医院简单做个,看看脑部的情况,我姥姥可能是脑梗了,如果不是很严重,溶栓治疗就好了,应该还是会恢复一些,生活自理也应该还能恢复。至于费用,你们要是没有,我出一部分,我哥也出一部分。”

    “哦,我知道了。”十娃只说了这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山丹再打电话给铁蛋儿“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跟你一样。我刚刚给五舅打电话,五舅十分冷淡,明摆着不希望我们插手这件事。可能他们是不愿意给姥姥去看病的。如果我们硬要让老人家去医院,后果可能是费力不讨好,闹不好舅舅们会撒手不管,到时候你就是揽在手上了。说实话,这样的年龄,一旦脑梗,就很难恢复了。最好的结果是半身不遂,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你看看这些舅舅们、妗妗们、姨姨们,哪一个来伺候?那是又给妈闹下个麻烦。妈也60多岁的人了,一个人伺候会累垮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太插手,虽然我们都不忍心姥姥受罪,但是,人家儿女齐全,还是由他们决定,我们尊重人家,能出钱出钱,能出力出力吧。”

    “哦,好的。你也不用太伤心,各人有命的。”听得出铁蛋儿塞塞的鼻音,山丹禁不住泪流满面。

    下午时分,所有的儿女都到齐了,大家开了个家庭会议。

    “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是把妈送进医院看看情况,再做决定。”铁蛋儿妈率先说道。

    “我看送不送都一样,都是瞎花钱。”大哥元庆说。

    “我同意大哥的看法,这种病根本治不了,妈这么大岁数,更加不可能,与其把钱送进医院,还不如给妈买点好吃的吃。”说话的是五闺女。

    五闺女是出了名的吝啬鬼,一年都不来看几回老人,过年过节来一次,也就拿那么一点点东西,应卯而已。

    听到她的话,铁蛋儿妈十分不高兴,大声呵斥“你少说两句。”

    “凭什么我少说两句?我不是妈的闺女?”五闺女不甘示弱。

    “等出钱时候,你多说话就好,现在不由你决定。平时也没见你给妈买过什么好吃呀!”铁蛋儿妈严厉地说道。

    “凭什么?出钱也是大家一起出。”五闺女也很生气。

    “大家不要吵,我同意大姐的意思,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老太太病了不去医院看病,才在这里瞎扯淡!不去医院咋知道妈是得了啥病?去过医院,是死是活我们才有判断不是?我们先把妈送去医院检查。”二闺女说道。

    “我也同意先送医院。”三娃说道。

    “我是媳妇儿,我也同意去医院。”三娃媳妇表示赞同。

    “那谁愿意,住院费就谁出。”五闺女不屑地说。

    “妈没生你?”三娃回头对身后的五妹妹怒目而视。

    “明明看到妈是不行了,你们还非要送到医院去浪费钱,那你们愿意送你们就出钱好了。”五闺女硬邦邦地回道。

    “你的钱永远都比命重要!”三娃怒道。

    “我的钱都是血汗钱,我不想把它白白浪费在医院里。”五闺女理直气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