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五二、儿女情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二、儿女情薄

    “其实也不用吵,谁想送去医院呢,就送,花的钱呢你们平摊。伺候老太太的事情就由闺女和媳妇轮流来。”元庆说。

    “大哥,你这就是大哥说的话?你的主意?合着老太太只生了我们几个,你们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三娃诘问大哥。

    “辈辈的鸡会叫明,你们也有个老来老去了,你们老了,你们的娃娃这么对你们,你们心里好受啊?我估计去趟医院也花不了多少钱,大家平摊也没多少。要是不去,我们做儿女的良心上不安,咱们都是做了父母、爷爷奶奶的人了,咱们要是对咱们这个80多岁的老妈妈不闻不问,咱们的儿孙,人家不笑话咱们?这些小辈们咋看咱们?”铁蛋儿妈想把道理说清楚。

    “我不拖累我的儿孙!我把话说清楚要是我是这个鬼样子,我坚决要求不去医院,弄点敌敌畏把我弄死算了,活着多受罪?”元庆说道。

    “你这话说得真是难听!那你什么意思?我听着怎么是要把这个老太太弄点儿敌敌畏弄死?那你来弄死她。”铁蛋儿妈生气地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个人了,你看你这不是抬杠吗?”元庆解释。

    “大舅,你是老大,你拿个主意,这个病宜早不宜迟,早去一会儿医院就可能会好治一些,去晚了神仙都救不了了。”铁蛋儿催促。

    “我拿甚主意?你妈都不听我的,谁听我的?”元庆使劲摇摇手,似乎要把自己从中摆脱出来。

    “你的主意好,当然听你的,你别不着边际的乱讲就行。”铁蛋儿妈斜眼看一眼大哥。

    “我实话讲咱们大家都是穷人,就老太太这个病是没得治的,那是个无底洞。就是治,我觉得也治不好,个人肯定是照料不了个人了。那与其把钱白白扔进医院,图啥了?就图个好听?我这个人活得实实在在,从来不做亏本买卖,想从我口袋里坑钱出去,那可不容易!所以我的意思是,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就不要折腾了,折腾她也折腾大家,就在家养着,你们有孝心,就好好伺候她表一表,好不好?”元庆正经嘚瑟道。

    五闺女热烈响应、积极表态“我也这么认为,我愿意伺候妈。”

    二闺女和铁蛋儿妈没吱声,四娃、十娃倾向于不治疗,三娃也不再出声,其他人都是墙头草。铁蛋儿看着大家这个样子,跳下地出院站着抽烟。

    过了一会儿,铁蛋儿妈说道“大哥说得也有道理,我是觉着我们十来个娃娃,不给老太太看一看于心不忍,既然大家都同意大哥的意思,那我们就接下来安排伺候妈的事。我先来,我伺候半个月,我是大闺女,是大姐,多劳累一些,我家里也走得开。闺女、媳妇大家从大到小排,一个人10天,轮到你们伺候的日子,你们就是天塌了也不能耽搁了伺候老太太的吃喝拉撒。”

    “同意!”大家一致通过。

    “大姐,要不我先来,冬天羊下羔,我得接羔真是走不开,现在我不忙,先伺候半个月,到时候你再来伺候半个月,行不行?”五闺女跟大姐商议。

    “行了,那你先伺候,我过些天再来。”铁蛋儿妈坐在老太太身边,安顿好、睡好,没再说任何话,跳下地就走。

    铁蛋儿见母亲提着来时的包裹出来,发动摩托车准备回家。

    二闺女追出来“大姐,你等我一下,我去你那儿。”

    铁蛋儿带着母亲和二姨回家。

    回到家,母亲和二姨开始哭,几个人都不说话。

    铁蛋儿大看着姐妹两哭,问道“咋啦?人没了?”

    两人还是抹着脸上的泪,不吱声。

    “在了,没没了。”铁蛋儿回答父亲的问话。

    “那不是留下来伺候病人,都跑回来哭甚了,这是?”铁蛋儿大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这一家人,没一个顶事的,都不愿意给我姥姥看病,就留在家等死了。”铁蛋儿无奈地说道。

    “到底是甚病了?为甚了不治?”铁蛋儿大问铁蛋儿。

    “我给山丹打电话,山丹说可能是脑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半身不遂的病。我大舅、四舅、五舅、五姨是坚决不同意花钱给我姥姥治病的,我妈跟我二姨又想给我姥姥去医院看看,最后我大舅说了算,就在家养着了,我五姨自告奋勇地留下来伺候,我妈跟我二姨就回来了。”铁蛋儿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哦,是哦。生得多有什么用?有用的一个就够了,没用的十个都没用。莫非你们还不知道你们那些兄弟都是些黑骨头?还哭甚了?你们心里过不去,你们操渡搬滕到医院去看看,也不犯什么错误,哭有甚用了?”铁蛋儿大说。

    “不行,看我大舅的意思是谁弄去看病谁出钱,出了事谁负责的样子。我一个外孙,又不好说什么。真是一群黑骨头!”铁蛋儿骂道。

    “出甚事了?人都这样了,还能出啥事?大不了就是个死。”铁蛋儿大愤愤地说。

    “呵呵呵,等你从医院把我姥姥带回来,我大舅估计能不要了,推给你去给老太太送终,你说他做得做不出来?”铁蛋儿冷笑道。

    “我就是怕这个,你说我是跟人家媳妇一起过日子的,要是我一个人,我倒不怕,顶多受些累,就是在你姥姥家,还不是要我伺候?说得好听,轮着来,你到时候看看有没有人伺候?你再说你七郎八虎一堆娃娃,要人家外孙养老送终也不合适。你说要是治不好呢?我也没那么多钱一个人出呀。”铁蛋儿妈泣不成声。

    “是啊!我们哪有这么大力量?我们也都老了,还得娃娃们供养了,我们哪里做得了这么大的主。你说妈辛苦了这一辈子,到了到了连个得病去医院看一看的福气都没有。”二闺女忍不住哭出声。

    “不要哭了,哭也没有用。我再给山丹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买点什么药吃一吃?”铁蛋儿说道。

    “你看看,山丹走得天远地远的,想指望一下都没办法。要是山丹还在大医院,我们哪用这么为难?”铁蛋儿妈对山丹的远走高飞始终有些埋怨。

    “说这些没用的有啥用?你们倒都守在他姥姥身边,有什么用?”铁蛋儿大不容许任何人说他娃娃的不是。

    铁蛋儿正准备打给山丹,手机铃声响起来,“是山丹的电话。”

    “喂,山丹,你说。”铁蛋儿接通电话。

    “哥,姥姥怎么样?去医院没有?”山丹问道。

    “没去,人还是不清醒,我跟妈已经回来了。大舅不同意去医院,我正要问你用些什么药了。”

    “哦,要是不去医院,就叫那个赤脚医生上门来输液,吊点溶栓的药吧,他应该懂得的。不懂我再告诉他,你打电话给那个赤脚医生,要是没人愿意出药费,我出。”山丹交代。

    “哦,好!我现在就打电话。”铁蛋儿挂了电话。

    “山丹说叫小勇大夫来给我姥姥输液,说是溶栓的药,药钱她出。”铁蛋儿告诉母亲。

    “不用她出,我们出,我跟你妈一起出。”铁蛋儿二姨说道。

    “那我先打电话给小勇大夫,也问一问得多少钱,我看也不能给人家山丹出这样的钱。”铁蛋儿说完打电话给小勇大夫。

    小勇大夫接到电话,详细了解了病情,说道“现在倒是有一种药很管用,就是服用一颗安宫牛黄丸,再用溶栓的药。不过安宫牛黄丸贵一些,我先带过去,你们同意我再用,不同意就直接吊针好了。”

    “那你看看大概的费用得多少?”铁蛋儿直接问道。

    “哦,我算一算,如果连安宫牛黄丸加输液半个月,至少得30004000块钱,这是一般的药,要是好一点的药,可能得个5000块左右吧。”小勇大夫回答。

    “这么贵?”铁蛋儿惊异。

    “嗯,是了,溶栓的药就是贵的。”小勇大夫回答。

    “得多少钱?”看到铁蛋儿惊诧的表情,铁蛋儿妈问。

    “说是得四五千。”

    “哦,那先叫来看哇,到时候再想办法凑钱哇。”铁蛋儿妈说。

    “哦,那等小勇大夫到了,我们再下去一趟,安顿好再回来。”铁蛋儿说。

    “我姥姥咋样了?”盈门进来的粉娥问道。

    “不行了?”看到婆婆跟二姨哭得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小心问道。

    “嗯,有点儿严重。刚刚联系了小勇大夫,待会儿去给姥姥输液。”铁蛋儿回答。

    “为甚不去医院?”粉娥觉得有点奇怪,既然很严重不去医院?

    “不说了,大舅他们不同意,说没钱。就连叫小勇大夫来看病,还是山丹说她出医药费,我才敢打电话给小勇的。”铁蛋儿鄙夷的神色。

    “啊?这样?那我们也出一部分医药费吧?不能叫山丹一个人出,都叫山丹出,人家海平会有想法的。”粉娥厚道地说道。

    “不用你们出,妈这几年把你们平时给的钱都存下了,差不多够用,你们的钱留着个人花,眼看小雨长大了,该攒钱买房买车娶媳妇了,山丹也不宽裕,买房买车的。这些年,你们给妈的钱,妈都没舍得花,存着了。这回你姥姥病了,有你们这句话,妈这心里就暖和和的,也算你姥姥没白疼你们,也算妈这些年没白帮衬你们。”铁蛋儿妈刚刚止住的泪水又掉下来。

    “你们这有德行的人家就是不一样,媳妇儿都是这么孝顺的,姐,你这一辈子修来的福份儿啊,真叫人眼红。”铁蛋儿二姨抹着眼泪说。

    “嗯,我这三个娃娃,都是好娃娃。我活得舒心,老来老去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这么孝顺我,管狗的了,这会儿是孝顺的。”铁蛋儿妈抹抹眼泪,欣慰地说道。

    “老了,我们就把你丢在养老院,看你咋办?”粉娥逗婆婆。

    “那也没办法,你看看你姥姥现在有甚办法?还不是等死?”铁蛋儿妈又哭起来。

    “哎哟!逗你了,哪能把你丢养老院?我会像你亲闺女一样亲你的,给你端屎送尿伺候你。行不行?不要哭了啊!”粉娥笑道。

    “是了,你妈这二十几年伺候你们,换也换下了,她伺候你们的你们伺候她的老,头顶三尺有神灵了,你们孝顺父母、孝顺老人天降福了。”二姨说道。

    “降不降福不管它,父母老了就是要孝敬的,我们他奶奶可是对我像亲闺女一样,我不能昧了良心不孝敬人家。”粉娥帮婆婆擦擦眼泪,“不哭了啊,我姥姥都85了,就是不行了,也要想得开,早去一天少受一天罪。”

    “哎哟,看不出!平时连一句好听话都不会说的人,今天倒是说得挺好听。”铁蛋儿听到粉娥的话调侃道。

    “跟你能有什么好听话?哎,你说是不是?虽说听起来不好听,我们个人家说了,就像姥爷一样睡过去,那是福分。对不对?”粉娥回头问铁蛋儿。

    “那是哦!我要是老了也能像你姥爷那么走了,我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了!”铁蛋儿妈被儿媳妇一顿哄,终于止住哭泣说道。

    “我姥姥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得受多少罪?唉!治不治都是受罪啊!”铁蛋儿眼圈又红了。

    “你看看,我刚刚才把他奶奶哄住不哭了,你又来?!”粉娥制止铁蛋儿的抒情。

    “没办法,这都是人的命,阎王爷叫你啥时候去,你就得啥时候去,没吃完的苦没受完的罪你得一样不落地领受完了,你才能去报到。老话说得好人一辈子,跌落在地,吃几斗米面、受多少殃罪,早已在那本生死簿上画好了,谁也逃不脱。”铁蛋儿大靠在灶台上怏怏地说道。

    “解放以后,**把一切牛鬼蛇神都打倒了,你们是见不到了,我们小时候那是平常事,这种死不了活不了的人,都是该受的罪没受完,阎王爷不要,那会儿那阴阳二喆都能带人的魂魄到阴间去看望死去的亲人,也能打探到人的阳寿,要是有人懂,你请人看去哇,你姥姥的阳寿肯定没到了,还得受一段时间的罪。”铁蛋儿大继续说道。

    “你姥姥这一辈子可是吃尽了苦、受尽了罪,她屎一把尿一把拉扯大我们十个娃娃,你想一想得多难?她硬是一个没丢、没送人,把我们养大。你们现在一个娃娃都觉着养得不容易,你想想你姥姥那会儿,没吃没喝地咋把我们养大的?这个时候,这群人一点儿良心都不讲,真叫人心寒呐!”铁蛋儿妈又哭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