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五四、鸡犬不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四、鸡犬不宁

    “我就不信了,还治不了她?”铁蛋儿说着一个箭步冲向正在赶路的五闺女。

    深秋的草原,草地已经开始泛黄、枯萎,天高云淡,刮过脸颊的风也带着秋的萧条和凉涩,这更加增加了一些伤心人的痛楚。

    五闺女一边摸着眼泪一边疾步前行,铁蛋儿三步并作两步走,很快追上正好走在洼地里的五闺女,拦在了他五姨的面前。

    “五姨,你去哪儿呀这是?”铁蛋儿故意问。

    “回家!”五闺女头都没抬,绕开铁蛋儿继续往前走。

    “你等等!”铁蛋儿用力拉了一把五闺女的胳膊,用力过猛,五闺女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你想做甚?”五闺女惊恐地看向铁蛋儿。

    “我想揍你!”铁蛋儿想趁着大家还没赶来时,狠狠揍一顿这个没良心的人,新账旧账一起算。

    “你凭啥揍我?你算个啥东西?!”五闺女坐在地上诘问。

    “我不算个东西也要揍你一顿!”铁蛋儿说着抡圆了甩出一个耳光,五闺女躲不及,被恶狠狠地甩在腮帮子上,出沉闷、有力的响声。

    这下她不干了,捂着腮帮子,踉踉跄跄爬起来,拼命一样扑向铁蛋儿,铁蛋儿抬起一脚,狠狠踹向扑过来的五闺女,就听“咕咚”一声,五闺女像一个麻包一样摔在草地上。

    “救命啊!我不活了!杀人啦!铁蛋儿杀人啦!”五闺女趴在地上,大声哭喊起来。

    三娃和铁蛋儿妈几个赶来时,铁蛋儿已经不动手了,他装作什么事没有生,还装作要拉五闺女起来。

    “这是咋了?快起来。”铁蛋儿妈试图拉起五闺女。

    “我已经给你铁蛋儿打残了,我起不来了。救命啊!”五闺女大声哭喊着。

    辽远的草原,附近没有一个人,任凭五闺女哭得呼天抢地,也没有招来一个人。

    “你本事越来越大了哇!不出钱、不出力、还想讹人?你这也想得太美了!比那个地主老财薛称心地方戏里的地主还想得美!”铁蛋儿斜眼讽刺道。

    “老天有眼,你刚刚打了我,这会儿不承应了?你想偷偷打了我就完事儿了?你休想!”五闺女爬起来想走。

    “你这是又要干啥?”铁蛋儿伸出一只脚,五闺女被绊倒。又疯了一样扑向铁蛋儿,铁蛋儿抓住五闺女伸过来的双手,用力擒着,五闺女动弹不得,一团口水吐过来,铁蛋儿侧头躲过。

    “五姨,你这是何苦?你不想伺候你就不伺候,反正我姥姥还有那么多儿女,也不差你一个,你这德性也算不上是个人,就算我姥姥运程不好养了一条白眼狼,她老人家这会儿已经不知道她一辈子疼爱的小闺女是条喂不熟的狼,也不会伤心难过了。可是你又何苦把我三舅抓出一脸的血道子?一个男人的脸你不知道有多重要吗?你叫他怎么出去见人?我三妗妗都没舍得这么抓过我三舅,你凭啥?你是不是现在还想抓我一把?你这是痴心妄想,你知道吗?我不叫你去见阎王已经是你的福气了。你给我记住日后,你再干吃人饭不拉人屎、披人皮不做人事的事,我就见一次收拾你一次,不信,你试试!”铁蛋儿有理有据、慢条斯理地说道,然后手上一用力,把五闺女甩出老远。

    “救命啊!我不活了!”见在铁蛋儿这儿占不了便宜,五闺女猛地扑向铁蛋儿妈,铁蛋儿妈一个不防备,被硬生生扑倒在地,五闺女的脑袋用力地顶向铁蛋儿妈的心口窝。

    说时迟那时快,三娃的一只脚已经踢向五闺女的头颅,现眼前的大脚,虽然只是穿着一双家做的布鞋,但要是撞上去也够一壶喝的,她及时“刹车”,没有撞上去,身体却因为惯性摔倒了。

    铁蛋儿已经麻利地拉开五闺女,二闺女扶起跌坐在地的铁蛋儿妈,问“大姐,你要紧不?”

    “我的妈呀!你的命咋就这么苦啊?你还没死,就闹得这么鸡飞狗跳不成样,你要是死了,你是不是还要拉我一起去啊?我的妈呀”铁蛋儿悲从中来,大声哭诉道。

    “妈,你不要这样,我们尽量给我姥姥看病,所有的事情都我来处理,妈,你不要伤心了,一切都有我在了。还有山丹了,没有什么事是我们做不好的,您放心哇,我给你都处理好!”铁蛋儿看着母亲伤心,蹲下来安慰母亲。

    “你这个不要脸的人渣!滚!有多远滚多远!今天我不打你,可保不定我啥时候就想揍你一顿!这会儿就滚,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下滩村,我们没你这个妹子,妈也没你这个闺女,她的死活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滚!”三娃放开手里抓着的五闺女带着哭腔大声吼道。

    “我会回来的!你们等着,今儿的事不算完。”五闺女见留下来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甩下这句狠话疾步离去。

    “真痛快!”铁蛋儿坐在地上,说了这句话。

    “你呀!你算哪一个?真是冲动!从来没见你这么样过,我们姊妹们的事情,自然有妈来处理,哪用你掺和?”铁蛋儿妈不愿意铁蛋儿被搅入其中。

    “这叫逼着哑巴说了话!五闺女就该被教训一顿,你看看那副嘴脸,真是恶心人。”三娃媳妇说。

    “就是该教训一顿,也轮不到你,你这么多舅舅人家自然会有他们的办法。”铁蛋儿妈对铁蛋儿说道。

    “我知道的,我也没做啥,只是说了她几句,她就想上来打我,我推了她一把,她就赖在地上讹人了。”铁案蛋儿笑道。

    “成天不做人事,还张牙舞爪,她以为个人是慈禧老佛爷呢?我早想揍她一顿了,可是真是顾及她是小妹妹,多担待她一些,你倒是看看,她哪里知道好歹?!今天应该趁着没人好好教训她一顿才是,唉!看着妈这个样子,那还有心思对付她?”三娃眼泪流下来。

    “唉!她也不容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们就不计较她吧,今天她也吃了亏,但愿她能回家后多少想一想,为甚一个外甥都看不过?然后能多少懂事一些。”铁蛋儿妈哽咽着说道。

    “哦,要说艰难,谁不难?难也不能把做人的本分给忘了,你说我们哪一个不难?哪一个像她那样了?婆婆、婆婆被她赶出门,公公、公公被她气死,隔壁两邻没一个能和气相处的,她就是个奇葩!”三娃说道。

    “说起难,她比我们好过多了,人家一家有3多只羊,女婿个人放羊,不花羊工钱,一年的收入不比我们多?婆婆、公公一分钱不花她的,听说婆婆公公的退耕还林钱、养老钱都是她的,她哪儿艰难了?”三娃媳妇不屑一顾地说。

    “谁不难?难不难都要做人,对不对?做人就要有良心,逼死老公公,赶走老婆婆,这都是人做的事儿不?人家的爹娘老子不是人?叫你这么糟蹋?不过也能理解,她对个人的爹娘还不是这个德性?”铁蛋儿说道。

    “你去附近听一听,她那名声!臭出整个草原了!你都不好意思承认跟她是姐妹,你都骚得慌。我住得离她不远,但是我从来不去她那儿,我丢不起那人。”二闺女说。

    “唉!也是从小惯得,她是老大家都疼爱她、让着她,有一口吃的给她跟十娃留着,有一点好东西都是给他们两个留着,不就惯成了,从来都以为理所当然的都是她的,她就不想想是哥哥姐姐们让给她的。”铁蛋儿妈无奈地说。

    “人的性格是天生一半人一半,我看就是她天生就是个黑骨头。”三娃断言。

    “人家谁家的娃娃不娇惯?你家的娃娃你还不是一样娇惯?我记得铁蛋儿他们小时候,你夏天买一个西瓜,一切三瓣,兄妹三个一人一半,你跟我姐夫谁都不舍得吃一口,也没见你这几个娃娃变成她那样的。”二闺女说。

    “唉!不说她了,她是不会回来了,我们还得想办法来伺候妈了。我先伺候着半个月吧,小勇大夫输液这几天,我就伺候妈带给小勇大夫做饭,半个月之后他二姨你来伺候个半月二十天的,要是不行,我再来。我看也拖不了多长时间的,我们尽力量不给老妈妈受罪,好好服侍她到百年之后。”铁蛋儿妈又止不住流泪。

    “大姐,这几天我跟你一起伺候妈哇,你负责做饭,我负责妈的吃喝拉撒,你岁数也不小了,千万不能把你累垮了,我先帮你把这半个月给撑下来,往后看看情况再安排,你说呢?”三娃媳妇说。

    “嗯,这样行!我也怕我妈给累垮了,她这心里不痛快再加上劳累,年龄也不小了,要是给累垮,我可连山丹那儿都交代不下去。”铁蛋儿赞同。

    “一个人是不行的,还是两个人一组、两个人一组伺候好一点。”三娃也说。

    “哦,也行,那我先跟他三妗妗一起伺候半个月,要是老妈妈这半个月走了,咱们也就做了个结了,也不用再劳累大家,咱妈也算是受出了这个罪。”铁蛋儿妈始终不能克制自己的伤心,想到老妈妈就要离开自己,她止不住的眼泪。

    “好的,我这几天也没事儿,我也留下来哇,明天叫娃娃们送点柴米油盐的下来。我看也是,老妈妈可能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我们就算多敬一份孝心了。”二闺女也伤心起来。

    “我们还是回去哇,把人家小勇大夫扔在家里,你们还闹这么一出,也真是够丢人的。”铁蛋儿扶起母亲,大家慢慢走回家。

    “我还以为你们打到江岸草原去了。”小勇大夫见几个人回来开玩笑说道。

    “叫你见笑了,我们这一家人就是这样的,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不对了就动动手。”铁蛋儿妈回道。

    “一样!谁家不一样,三天打两天吵的,谁也不用笑话谁。我前两天还跟我弟弟打了一架,打过就打过了,弟兄还是弟兄,打断骨头连着筋。”小勇大夫笑着说道。

    “哈哈哈!看不出,斯斯文文的小勇也会打架?”铁蛋儿笑道。

    “唉!有时候对这些混账东西,除了打一顿,没有其他好办法,像你们家这五闺女,我就实在看不惯。”小勇大夫也是个直性子。

    “哈哈哈!你也觉得了?看来天下人都是一个脾性。”铁蛋儿又笑起来。

    “人心自有公道,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你聪明、就你懂得占便宜,人家不过是不说,你以为谁是傻子?我那个弟弟,我爹的养老金都他花了,医药费都我包了,居然还对老人呵斥来呵斥去的,那么大个大老爷们被他整得成天哭。你说说像什么样?”小勇大夫气愤地说。

    “老爷子原来不是跟你一起生活的?”铁蛋儿问。

    “是了,我那个弟弟说我占了便宜,老人的钱都给了我,那好啊,都给你,你去伺候,给老爷子养老送终,我同意啊。我一分钱不要,老爷子的医药费我出,其他老爷子一年的收入都归你,你就负责老爷子的吃喝拉撒,就这也不行,今天这不对、明天那不对,成天尽是事儿,老婆是老婆的样儿,汉子是汉子的事儿!怎么样都是老爷子的不是,你们见不得老爷子就不要抢过去,抢过去了,又不孝顺,图啥了?”小勇大夫无语了。

    “呵呵,你以为他是稀罕那个老人?还不是稀罕老人手里那点儿钱?别的不说,就一年下来,老爷子的退耕还林、禁牧的补助就有一万大几两万块钱哇?还不说那些老龄费、医疗费、养老费的小钱。拿到钱了,不想伺候老人,不就那样了?”铁蛋儿撇撇嘴说道。

    “就是说嘛,这样怎么能行?便宜都给你占尽了?别人都是傻子?”小勇大夫不屑地说。

    “那是啊,如果你看不惯,把老爷子接过去,不正好合他心意?补助他领,老人你负责。”铁蛋儿笑着说。

    “真是好事儿都叫他占尽了!”小勇大夫翻着白眼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