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三五七、人生艰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五七、人生艰难

    铁蛋儿妈躺着休息一会儿,三娃跟小勇大夫吃饱饭过来,督促她们去西院吃饭,他们两个看护老太太。

    “面都坨成一块儿,你说这老太太是不是埋汰人,好好一锅面条吃成了蒳糕一种用莜面做的软糕。”三娃媳妇一边舀面出来,一边说。

    “这才是第一天,往后的麻烦多着了,好在秋收完了,怎么也有些空闲伺候她,你说要是大秋天跌倒,咱们可咋整?”铁蛋儿妈有些庆幸地说。

    “是哦,看看也就我们三个人伺候了,你看看人家其他人一言不发,都好像不关他们的事儿,呼啦啦来了,然后拍拍屁股呼啦啦又都走了,妈只是我们的妈,别人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三娃媳妇有些不愤。

    “没办法,谁家都一样,有孝敬的,就有不孝敬的。这也是一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铁蛋儿妈端起已经冰冷、黏糊的面条,感叹道。

    “吃完饭,我看咱们把妈那个大柜打开,把那些不用的旧依裳都拿出来,把它剪开,多少缝一缝,给妈做成屎布,我看就不要给她穿裤子了,把屎布直接给她垫在身底,再屙了尿了的就直接把那些烂铺絺烂布卷吧卷吧扔在东墙底的大岜洞坑那核儿,多了就放一把火烧一次。看来这老太太醒过来陪咱们的日子是少了,省得到时候再清理遗物去扔,不如现在就给她用了。要不这每天洗屎裤子就得累倒一个人。”铁蛋儿妈说。

    “大姐这个主意不错,别说一大柜的烂衣裳,凉房里都是堆了半炕的烂衣裳,今儿天色也不早了,待会儿咱们吃完饭,先把那些衣裳给她拾掇出来,叫三娃担几担水回来,咱们用大洗盆给她用洗衣粉泡上,明天咱们有点力气了,一起给她洗干净,再拆开展平,就能用了。我看缝都不用缝它,到时候几块儿几块儿摞住用,囸脏了就扔了。”三娃媳妇具体安排了一下。

    “快吃,吃完咱们就干。”二闺女接话。

    “我这儿也有好多娃娃不穿的衣裳了,等下我也拾掇出来,一起拿过去用。”三娃媳妇说。

    “不用,娃娃的衣裳不要用了,不忍心的。”铁蛋儿妈摆摆手说道,“要是不够用,我家里有的是我们大人的旧依裳,有几麻袋扔在凉房,我打电话给铁蛋儿,叫他下来用摩托车驮下来。”

    “不打紧的,都是娃娃们不穿的烂衣裳,怕甚了?”三娃媳妇不以为意。

    “看到时候实在不够用,再说哇,能不用就先不用。”铁蛋儿妈坚持。

    正吃着饭,就听三娃趴在两个院子的隔墙上大声喊话。

    三娃媳妇端着碗跑出去问“咋啦?你说甚了?”

    “妈醒过来了,你们快来看看。”三娃大声说。

    几姊妹放下碗就往东院跑,跑得铁蛋儿妈的鞋都掉了一只,回头捡起鞋顾不上穿在脚上又跑。

    几个人跑过来,爬上炕,就见老太太的眼睛睁开了,无意识地看向天花板,三娃在一旁喊“妈,妈!你看见我不?”

    老太太的意识似乎在一点点恢复,慢慢地眼睛开始聚焦,看到趴在脸上的几张脸,嘴唇微微地动一动。

    “妈,你还认得我们不?”三娃又问。

    老太太轻微点点头,试着要抬起手来,可是没有力气拿起来。

    “妈!”铁蛋儿妈握住母亲的手哭起来,母亲的手有一些轻微的回应。

    “妈醒了,快去叫十娃跟五闺女他们,叫他们也来见一见。”铁蛋儿妈对三娃说。

    “叫他们做甚了?他们才不关心妈的死活。”三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跳下地去喊。

    “我是怕妈是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在的兄弟姐妹的都要叫来见一见。三娃媳妇,你去叫大哥和四娃,你几个姐姐也不知道走了没,在的就都叫他们见一见哇,这一面见了,这辈子可能都见不到妈妈了。”铁蛋儿妈哽咽难语。

    两姊妹哭作一团,一声声呼唤着母亲。

    铁蛋儿妈手里母亲的手好像力气一点点增加起来,她满眼含泪看着母亲。

    母亲的嘴唇翕动“”

    “妈,你说啥?我已经叫弟弟妹妹们都来了,他们一会会儿就过来了,您等会儿啊。”铁蛋儿妈哭着说。

    “十”老母亲唏嘘道。

    “十娃?他一会儿子就过来了,你等等。”二闺女听到“十”知道老妈妈放不下十娃。

    “妈!”听到五闺女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五闺女已经冲到了母亲身边,“妈!你总算醒来了,吓死我了!”五闺女泣不成声。

    “妈!”“妈!”几兄弟姐妹都扑在老太太身边,哭成泪人。

    老太太的神智似乎有些恢复,慢慢艰难地抬起手,指一指十娃。

    “十娃,你过来。”铁蛋儿妈喊十娃靠近些。

    “妈!”十娃扑在母亲身上,如牛吼一样的哭声。

    老太太用尽全身力气,抬起虚弱无力的手,摸在小儿子的脸上,眼角流下一滴清浅的泪滴。

    “妈!你醒过来,我求求你了!”十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娃”老太太吐出一个字。

    她用力地转动眼睛,似乎在搜寻什么,“我们都在这儿了,妈!”铁蛋儿妈哭道。

    “哦”老太太疲惫地合上眼。

    “妈!你睁开眼,你醒过来啊!”十娃哭求道。

    “唉”老太太悠长的一声叹息。

    “妈,你醒醒,看看我们,我们都在这儿了。”二闺女哭道。

    “妈!妈!”几个闺女、小子都在低声啜泣。

    “妈,你还记得我不?你大儿子,元庆啊!”元庆挤到母亲身边,大声问道。

    “你”老太太努力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大儿子,微微点头。

    “妈,你有没有要告诉我们的话?”铁蛋儿妈伏在母亲耳边问道。

    “好好的”老太太喘气声粗重,竭尽全力说出几个字。

    “好好的!我们都好好的。”元庆大声回答母亲。

    “我看你们还是让开点位置,给老太太喘喘气,一大群人的,围住她,连呼吸的空气都没有了,既然已经醒过来了,我估计一下两下没不了,你们大家往远走走,一个一个来,不要一呼啦这么一大群,好不好?好家伙,这七郎八虎的!”小勇大夫推一推围在老太太身边的儿女、媳妇。

    “好好好,先让十娃陪妈一会儿,妈估计是放不下她这老儿子。”元庆挥挥手,带领大家走出屋外。

    几个孩子都哭成了泪人,五闺女哭得喘不上气,脸憋得通红,旁边的三闺女看到,急忙用力拍向五闺女的后背,“哇!”五闺女一口气才回转过来。

    铁蛋儿妈靠着墙软软地坐着,二妹妹陪在身边,三娃媳妇撇撇嘴说道“哭成这样!还有脸哭?”

    “唉!她也不容易,不要说她了。”铁蛋儿妈看着五妹妹哭得死去活来,心生恻隐。

    屋里,十娃哭得“呜呜呜”的,说不出什么话。

    “你不要哭了,趁着老太太清醒,赶紧说说话哇。”小勇大夫推一推情不能自已的十娃说。

    “妈!”十娃泣不成声“你要好起来!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话没说完,又哭起来。

    老太太浑浊地眼泪也流下来,她努力想抬手给最小、最疼爱的小儿子擦擦眼泪,可是,没有力气抬起手,急着含混不清地说“不不哭”

    “妈!你不能死啊!呜呜呜你死了,我咋活啊呜呜呜”十娃忘情地大哭。

    “不不死”老太太竭力说出几个字。

    “妈,你还想见谁?我我给你叫回来”十娃涕泪混流,抑制住哭声,哽咽着问道。

    “五五”老太太含混不清地说。

    “我五姐?”十娃把耳朵凑近老太太的嘴边。

    “哦”老太太微微点头。

    “五姐,你回来。”十娃冲着门外喊。

    “妈!”五闺女哭喊着扑在母亲身边。

    “不不”老太太虚弱地闭上眼,说。

    “五姐,不要哭了。”十娃帮五姐擦擦眼泪,自己又“呜呜呜”哭起来。

    “妈!你可醒过来了,你再不醒过来,我都叫人家打死了。呜呜呜”五闺女委屈地哭诉。

    “你醒过来哇,妈!我伺候你,我给你端屎送尿,我不嫌脏。我给你养老送终”五闺女哭倒在母亲身边。

    “哎哎哎!不要哭了,你们出去,也叫你哥哥姐姐们进来说说话哇。”小勇大夫看着这两个没多少情义,却哭得一塌糊涂的人,忍不住说道。

    十娃扶着五闺女走出来,元庆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虽说是老大,但他一直没有觉得母亲看重过他,倒是他只是吃亏受累,母亲奄奄一息,他也没有多少眼泪,六十多岁的人早已看开生死,要是他自己,他巴不得一下子就死掉算了,活着也麻烦得很。

    他大声喊道“妈!你咋样?还认得我不?”

    老太太睁开眼看看,又闭上了,没有任何动静。

    “你认不得我了?我是你大儿子呀。”元庆抓住母亲的手使劲摇一摇。

    “哎哎哎!你倒是轻点儿!你这么摇,不死也叫你给摇死了。”小勇大夫出手掰开元庆紧握老太太的手。

    “这老太太临死都不把我当儿子看。”元庆有些恼怒。

    “她半死不活的,一时还不清楚呢。”小勇大夫解释。

    “不是!她就是一辈子不待见我,不清楚那又懂得找十娃跟五闺女?那两个不孝的你倒是记得,我们你倒是都忘了,你这妈是咋做的?一辈子心不公,落下今儿的下场,我看你也是活该。”元庆把那么多年的怨恨说出来。

    “我是你大儿子,你啥时候把我当个人过?从小你就让我让着弟弟妹妹们,你啥时候在乎过我的难?啥时候心疼过你的大儿子?他过得多不容易,你都没有帮过他,你心里不愧得慌?为啥一样样的儿女,你咋就那么偏心?我一辈子都没得到你的认可和爱惜。”元庆委屈地轻声哭起来。

    感觉母亲的手在微微扯他的裤腿,他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母亲竭力举起来的手,紧紧握住“妈!你知道吗?我也委屈,我也不容易,你是不是说我是老大就要照顾弟弟妹妹们?但是你也要多一句安慰的话给我啊。我觉着一辈子都没有得到您的爱护。呜呜呜”元庆把脸埋在妈妈老朽的手掌里哭起来。

    母亲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的神智已经基本清醒了,她听得到娃娃们的话,只是说不出来,她心中也充满了歉意。

    她对大儿子确实少了些关爱,她十八岁生下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该怎样去爱护、养育一个孩子,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弟弟妹妹们的出生,她应接不暇,根本顾不上渐渐长大的大儿子,她只是一直把他当作一个帮手,凡事都依靠他,倒真是一直没想到大儿子会有这么多的委屈。

    她的眼泪“滴滴答答”掉下来,她用力地握住大儿子的手,她在表达她的歉意。

    “妈,其实我就是觉着你偏心,觉着委屈,唉!其实也没啥,也就是今天,我跟你唠呱唠呱,再不说,你可能都听不到了,你可能都一直不知道你大儿子也是你的娃啊!他也需要您的关心和爱护的。”元庆哭着说。

    “知知道”老太太虚弱、歉意地说。

    “不过也没啥,我就是心里难过,我其实也能理解你这一辈子的不容易,我不替你分担,谁替你分担?我是大儿子,我就得是你的左膀右臂不是?照顾弟弟妹妹们也是我应该做的,您安心养病,我们都孝敬您,我不怨你!”元庆擦擦眼泪,“我给你叫我大妹子进来哇,她估计有挺多话跟你说。”

    老太太死抓着大儿子的手不舍得松开,她一辈子依仗着大儿子,不想他却是那么委屈,这让她很是不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