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零章 惹出母老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不是野种我有爹娘!”

    元符一句野种,仿佛勾起了沐琼儿心中最深的痛,几乎令她一下子滴下泪来,不过面对无比强势的执法堂长老,她的反驳却显得分外无力。

    “你就是野种!”

    元符见状,不由冷漠一笑,漫天剑势冲天而起,沟通九天十地,霎时间,温暖的峰顶竟白日凝霜,只见元符浑身上下犹如一柄霜天冻地的寒剑,跨步迫向了沐琼儿,阴声道,“正派联盟随时将至,掌门真人朝不保夕,现在我也不妨告诉你,你的确有爹有娘,但你爹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你娘偷偷生下你来却不敢认你,你说你不是野种是什么?”

    “你知道我爹娘是谁?”

    即使有火龙君暗中输送龙元力,沐琼儿也被元符身上散发的无边寒气冻得瑟瑟发抖,但是此时她的心头却是一片火热,一双圆睁的大眼之中更是充满震惊与迫切。

    “琼儿的父亲是谁?”

    沐琼儿的话音未落,君惜月已然意味深长的一瞥默不作声的法海,娇声开口道,神情似乎比沐琼儿还要迫切。

    “我也很想知道,是哪个死没良心的抛弃了琼儿?”罗凤梧似笑非笑的望了望法海,也唯恐天下不乱的附和起来。

    “哎”

    在两双美眸注视下,法海幽然一叹,他早就知道以沐琼儿和紫青双娇七八分相似的相貌根本瞒不住峨眉派的人,所以,如今元符虽语出惊人却并没有让法海感到意外,他只是没想到还没见到紫青双娇,这件事就提前被抖了出来,不过,作为一个男人,该担当的总是要担当,纵有蝌蚪千千万,也要对每一颗负责。

    “这是我峨眉派的家事,与你等何干?”

    就在法海准备坦诚之时,数个执法堂的弟子已傲然走到他们几人面前,满是不屑的打断了法海,淡淡道,“你们几个还有闲情逸致关心我峨眉之事,哼,没听到护法长老的话吗?我们这里不招待无名鼠辈,所以,不管你们是哪里来的山野散修,龙虎山不欢迎你们,立刻给我滚下山去!”

    “闭嘴!”

    执法堂弟子话音未落,却见君惜月美眸一瞪,霎时,月华天降,一股比元符散发出的寒冰剑意还要寒冷千百倍的霜风席卷而出,只一瞬,数个神态倨傲的执法堂弟子嘴尚未合拢,身体就已然被冻成了冰雕。

    “说,她的父亲到底是谁?”

    凛冽的霜风之中,原本一副柔弱模样的君惜月已然恢复拜月圣女绝世风华,身形犹如月宫降临的广寒仙子,从数座冰雕之畔一掠而过,带着无可匹御的寒气压向了惊愕莫名的元符。

    “呼”

    随着君惜月身形飞掠,无边寒气余韵扩散开来,搅得风起云卷、天地呼啸,空中竟然随之飘起了漫天雪花,彻骨严寒席卷整个山峰,修为稍弱者已觉浑身僵硬,体内的法力都为之凝结。

    “好霸道的寒气!”

    “此女竟是绝顶高手,修为之深厚简直堪比一方掌教”

    “她到底是何方高人?”

    就在远观的修士惊呼一片之时,近处的修士则更是不堪,只闻“噗通”之声连响,却见天空中看热闹的龙虎山门人纷纷狼狈跌落,乘坐的大地飞虎符也被寒气冰封直接崩碎,十数个龙虎山门人中,唯有那张盛能够勉强支撑,摇摇晃晃直退百丈开外,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阁下究竟是何人?竟然扮猪吃虎,来我龙虎山挑衅!”

    张盛脸上轻纱碎裂,露出一张英俊潇洒的面容,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其右边脸颊之上竟然画着一只赤红如火的小乌龟,此时的张盛,满脸皆是震撼与恼羞。

    张盛是震撼与恼羞,而直面君惜月,承接了绝大部分寒气的元符,此时则是满脸的惊骇与绝望。

    元符做梦也没想到,因为自己一句话,竟然引出了君惜月这样的绝顶高手,在风嚣怒卷,足以冰封天地的广寒阴气之前,元符引以为傲的寒冰剑势犹如冰渣遇到了冰山,瞬间崩溃、轰然碎裂。

    “乾坤逆转、颠倒阴阳”

    此时元符再也顾不得耍什么执法长老的威风,面对修为堪比一方掌教的君惜月,吓得他赶紧强忍寒气吞下数枚大长老秘赐的灵丹,接着又祭起数件大长老秘传的法器,连连掐诀施法,以期抵挡一下。

    “敕令通天、剑化冰殃!”

    大道直指通天剑诀不愧神州剑道第一法诀,在丹药法器的加持下,一股庞大的剑势再次从元符身上升腾而起,化作一柄百丈寒冰大剑划破苍穹,呼啸着射向了强势莅临的君惜月。

    “萤虫也敢与皓月争辉?”

    可惜,元符面对的不是普通一品修士,而是神州魔门日、月、星三大教之一的拜月教主,只见空中的君惜月纤手一伸,青葱如玉的五指倏然一张,霎时,天地变色,金乌西坠、月兔东升,一道璀璨月华从天而降,化作一只遮天蔽月的晶莹巨手抓向了寒冰大剑。

    “碎”

    随着一声蔑然轻哼,元符用尽吃奶力气方凝成的寒冰大剑轰然粉碎,冰屑漫天飞舞间,那晶莹巨手余势不减,带着睥睨天下的无边寒气抓向了元符。

    “呃!”

    巨手未至,澎湃无边的月华寒气已然将元符四面八方尽皆封锁,元符只觉浑身冰冷,寒气蔓延全身,不但浑身法力为之凝结,就连元神都被牢牢封禁,不但无法元神出窍逃脱体外,甚至就连自爆元神都无法做到。

    “吾命休矣!”

    元符悲哀的发现,自己继承父亲余荫苦修数千年的本领,在君惜月面前简直就是个屁,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唯有闭目待死。

    当然,还有极度的后悔,原本今日他就算什么也不做,只待正道联盟上山,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峨眉剑派的少掌门,为什么要吃饱了撑的来针对沐琼儿?针对沐琼儿也罢,为什么要没事找事提她的父母?

    到现在,元符也不明白君惜月为什么会对沐琼儿父亲这个话题如此敏感,他实在想不通当年那十恶不赦的魔头和眼前这绝顶女修到底有何纠葛。

    一句话,惹出了一条蛰伏的母暴龙,还搭上了自己一条命,真是何苦来哉?

    “哼,就算你想死也要说完再死。说!琼儿的爹到底是谁?”

    然而,就当元符悔青了肠子之时,却惊讶发现已然冰山般压来的晶莹巨手竟没有落下,而是悬停于他头顶之上,美艳无双的君惜月此时则如谪仙一般凌空伫立,正粉面含霜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仙子神通盖世,贫道输的心服口服,今日之事全因贫道有眼不识泰山”看到竟有转机,元符顿时愕然狂喜,面对随时可能暴起发难的君惜月,他不敢再有丝毫的傲气,连连服软认错。

    “别废话,说重点!”然而,君惜月根本不吃这一套。

    看君惜月素手一指,高悬头顶的巨手就要轰然落下,元符急忙道,“仙子勿急!沐琼儿的亲生父亲就是”

    ^^^^^^^^

    :一斤多酒不算什么,只不过虾米我现在身体大不如前,搀和着喝,有点儿挺不住。换做十年前,那时候我喝酒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醉,号称单位第一大量,酒桌对穿肠也不是白叫的,喝最多的时候曾连转三桌十六人台,每人一亩地。不过,酒的确是穿肠毒药,后来因为喝酒撞过车、还开过刀,现在整个身体都喝坏了,胃以下,全是毛病,工作十多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两袖清风、一肚子酒精。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