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二章 采撷南篱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菊之杀道,就是罗凤梧以本命之花领悟的道域,拥有变幻阴阳、颠倒时空之能,不过,能被称为八百旁门之首,其最大特点还在一个杀字上。

    菊之杀道,守则无懈可击,攻则无孔不入,只要道心有缺,就算有通天之能,也难逃花落菊残之厄。

    罗凤梧自道域大成以来,所遇对手中唯一能令他无可奈何的就是法海,但是这个天下,不是所有人都拥有法海那般近乎圆满、无懈可击的大道禅心。

    起码,未战先怯、一心逃避的张鸣阳就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他的悲剧已然注定。

    “崩”

    就在玉鼎与龙虎大鼎碰撞相交之时,只见罗凤梧娇躯已然优雅至极的舒展开来,犹如散花仙子一般,云袖飞舞间,无数雏菊漫天绽放,不但封锁了张鸣阳退路,还将方圆百丈笼罩其中,化作一片馥郁芬芳的花之海洋。

    这时,张鸣阳距离天之佛不过数丈之遥,但陷身菊海的他,犹如溺水的孩童,无论他如何挣扎也难以再前行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朵朵雏菊飘落他的身上。

    这些菊花很诡异,看似真实,实则虚幻,侵入他体内竟直指道心,而且转瞬之间就令他道心崩溃,一身苦修数千年的澎湃法力也随着道心崩溃而失去控制,犹如决堤的大坝泄洪,失控的法力在张鸣阳体内横冲直撞,直奔头顶七窍和身下气门涌去。

    “大师,救我!”

    感受到自身危机,张鸣阳吓的肝胆俱裂,不顾身份的向天之佛求救起来。

    “阿弥陀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少天师,还请手下留情!”

    亲眼目睹罗凤梧的诡异道域瞬息攻破张鸣阳道心,天之佛也为之暗自心惊,但张鸣阳他却不能不救,本欲挑战法海的他只能暂时抛下法海,缩地成寸一步跨入无尽菊海之中,昂然挡在了张鸣阳身前。

    菊之海洋感觉到有人侵入,霎时再起漫天花雨,覆向了天之佛,这时却见天之佛神色不动,身上的锦澜袈裟却散发出朦朦佛光,竟将无孔不入的朵朵雏菊尽皆屏蔽身外,牢牢护住了他及身后的张鸣阳。

    锦斓袈裟,一尘不染、万法不侵!

    “老秃驴,我忍你很久了!你以为凭借一件三藏法师的锦澜袈裟就能抵御我的菊之杀道吗?今天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锦斓袈裟万法不侵,还是我的菊之杀道更加无孔不入!”

    罗凤梧早就料到天之佛会出手,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畏惧,秋水一般的眸光之中反而泛起丝丝难掩的兴奋,轻吟一声,云袖回拢,漫天花海已然收于身前铺成一条菊花大道,只见罗凤梧婀娜身姿犹如轻歌曼舞一般,脚踏鲜花大道直奔天之佛杀去。

    “菊之杀道最上式,采撷南篱下,悠然花”

    另一侧,看到罗凤梧横空杀出,悍然对上天之佛,沐琼儿的小脸儿上顿时满是担忧,不由仰头望向了一脸淡定的法海。

    罗凤梧突然杀出来,对上了天之佛,这对法海来说是意外之喜,他不想赤膊上阵大张旗鼓的和佛道巅峰斗法,就是因为他不愿在“势”上输给两大巅峰背后的妙善神尼。

    至于罗凤梧的安危,法海并不担心,论修为,作为十大巅峰之首的天之佛肯定胜过罗凤梧多多,但一品以上修士斗法,决定胜负的往往不是修为深浅,而是对自身大道的领悟,在这一点上,道法独树一帜的罗凤梧并不比天之佛逊色多少。

    不过,沐琼儿却没有法海的眼力,多年耳熏目染天之佛威名,很担心总是护着她的罗阿姨会吃大亏。

    “老爹,罗阿姨不会有危险吧?”

    “哈,危险肯定会有,却无性命之忧,放心吧,你罗阿姨命硬的很,菊之杀道更是攻守兼备的无上秘法,这个天下能够战胜他的人不少,但能够杀他的却寥寥无几。”

    一声老爹,叫的法海浑身舒畅,只觉前世今生一百几十年从来没有活的这么幸福过,就连体内道心的蜕变都为之加速,近乎达到圆满之境。

    “妙善,我的小幸福已经触手可及,你的大宏愿却依旧遥遥无期,待到断桥会,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此时,龙虎山上几乎所有修士的目光都集中在罗凤梧和天之佛的斗法上,但有一人却是例外,这个人就是太恒子。

    太恒子的个性较之天之佛还要强势,今日正道联盟谋取龙虎山之局本是势在必得,但法海和罗凤梧横空出世,让正道联盟连摆两大乌龙,如今,他们想要站在道义制高点兵不血刃拿下龙虎山和峨眉派几无可能,唯有退而求其次,尽最大可能打击削弱眼前已然隐隐成型的淡然妙道联盟。

    而个中关键,就是要击败淡然妙道联盟的主心骨妙道主!

    所以,眼见天之佛出手对付罗凤梧,太恒子则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法海。

    “素闻妙道主功高盖世,乃部州人族第一修士,纵横百年、无一败绩,老道不才,想要讨教一番,还望道主不吝赐教!”

    无边云霞再次汇聚,太恒子说罢根本不给法海拒绝的机会,屈指一点,万道霞光已携滚滚天威压向了法海。

    可惜,任万道霞光近身,法海却依旧神色不动,就连分侍法海左右的女曌君和蕴啻都是满脸不屑,一副“你很自不量力”的模样,这让原本存有试探之意的太恒子心头不由燃起熊熊怒火。

    “哼!”

    忿怒之下,太恒子不再有丝毫保留,瞬间变指为掌,猛然一握,仿佛将整个天地都握在了掌心,万道霞光倏儿回旋升空,凝聚成一杆开天辟地的盘古神幡,再次轰然降下。

    与此同时,太恒子不怒自威的大喝响彻天际:“妙道主,你为何还不出手?难道你觉得老道不配做你的对手吗?”

    “老牛鼻子,你还真就不配!”

    法海未动,女曌君和蕴啻也未动,但天边却陡然传来一声更暴烈的大喝,随着震彻苍穹的喝声,只见无数儒门真言法字凭空而现,组成一篇蕴含无尽雅韵的大道文章迎向了从天而降的盘古幡。

    “隆隆”

    天地交鸣般的一声巨响,大道文章与盘古幡竟是旗鼓相当、双双湮灭,产生的道法余波却四外扩散百里之遥,几乎令群山万壑都随之颤栗不已。

    一老一少两个儒生出现在法海身前,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老的一个,身量不足三尺,穿着一身破旧儒衫,看起来邋遢无比,少的一个却干净利落,而且面如冠玉、眉目如画,身穿一袭得体金色长衫,手持宝卷,儒雅至极。

    “太藏生,竟然是你这老穷酸!”

    ps善始善终、善作善成,始做容易,终成很难,尤其是业余写手,上有老下有主业副业都要兼顾,码字更多的是爱好,完本更是要靠情怀,虾米自认还是有这种情怀的,不然也无法写了这么多本还在坚持。咳,好吧,说了这么多,主要意思就是,大家评论里怎么说我都行,千万别叫我厂公好不?因为虾米现实里就是干厂公的活计,整天皇帝不急太监急,想想就头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