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妙语戏群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文人骚客一听是少林寺的和尚,顿时声音就小了很多,在这西陲三郡,谁敢不买少林的面子?

    不过文人这个物种,素来以傲骨自居,这些人虽然嘴上不再说,但是脸上却依旧充满了鄙夷不屑,憋着一股气,准备回去执笔给少林寺来点舆论压力。

    法海见状,暗自好笑,打了个响指,将伙计叫了过来。

    “算账!”

    “大师,一共五两银子!”

    “你这儿还真不是一般的贵,一顿饭抵得上京城一处房了。”法海啧啧叹道,不过最后还是痛快的掏出钱来,“诺,这是十两,剩下的就赏给你了。”

    “多谢大师赏赐,不知小的还有什么能够效劳的?”

    伙计一见,顿时眉开眼笑,当然他心里也清楚,人家一出手就是五两银子的打赏,必是有事相询。

    “你能不能搞到聊斋的门凭?”法海开门见山道。

    法海在山上就听过聊斋之名,知道是这个世界修真者交易之所,不过却从来没有去过,只知道进入聊斋需要门凭。

    “这个大师是少林高僧,自然是去得,不过,这门凭却需要一百两的白银。”伙计一听,挠头解释道,“这是聊斋的规矩,是为了杜绝闲杂人等前去添乱。”

    “这个贫僧清楚,你只要为贫僧搞到一个门凭就好。”法海点头道。聊斋将门凭定的如此之高,一来是创收,二来普通贩夫走卒也花不起这个钱进去闲逛。

    “这个简单,本店就有。”伙计哈腰笑道。

    “诺,这里是一百两!”

    望着屁颠而去的伙计,法海颇为舒爽的一阵得意,这个世界和上一世一样,有钱就是爷!

    胡吃海喝后又扮酷耍阔,这不禁令邻桌勒紧裤腰上来赏雪吟诗、风雅一把的穷酸书生们更加不屑,一个个满脸鄙夷摇头晃脑的交头接耳,小声嘲讽,不时还对法海指指点点。

    “你们有完没完?那个穷酸,就是你,你刚才念叨什么来着?”

    法海之前懒得计较,不代表他好欺负,直接腾的一声站起身来,大步走到邻桌,抬手一掌啪的拍在桌上,结实无比的桃木桌如同豆腐渣般轰然倒塌,满桌酒菜散落一地。

    看到法海突然动武,一瞬间,满屋墨客骚人顿时吓傻了,没傻的看到那满地碎木渣,也偷偷装傻了。

    “贫僧问你刚才在嘀咕什么?”

    “我我在作诗啊?”坐在木凳上一个猥琐的青年书生讪讪答道,刚才就属他损法海损的最欢,此时却如同小鸡子一般瑟瑟发抖,生怕法海一巴掌拍在他身上,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哦!吟诗?”

    法海闻言,双手抱胸,下巴一扬,微笑道,“念来给我听听。”

    “啊?”

    书生闻言顿时一愣,不过毕竟是读了半辈子书的人,也算小有急才,此时被法海一逼,恰巧瞥见楼外雪花飘飘,顿时来了灵感,哆哆嗦嗦开口吟道,“啊!天上下雪不下雨,雪到地上变成雨。变成雨来真麻烦,不如当初就下雨!”

    书生越说越顺溜,最后竟然忘了记了恐惧,不自觉的摇头晃脑起来,吟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虽然按诗文韵律来说,这首诗连村夫的打油诗都不如,却胜在神速,此情此景之下还能的张口即来,貌似比七步成诗的曹子建还要厉害那么一点点儿。

    “好!!”

    其他一些文人墨客回过神来后,也都小声赞誉起来,有几个胆大的甚至颇为挑衅的看向了法海,那意思很明显,动手我们不如你,但动嘴你这只会打打杀杀的和尚却差远了。

    “吟的什么狗屁东西?如果这种也算诗,那贫僧也给你们和诗一首好了!”

    法海见状,嗤鼻一笑,“你们这帮穷酸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天到晚游手好闲、舞文弄墨,比我们出家人还不干正经事,哼,一群渣宰,听清了!”

    法海先来了一段序,把这些书生损的面红耳赤,没待他们争辩,法海已然踱步,开口吟诵起来。

    “书生吃饭不,饭到肚里变成屎。变成屎来真麻烦,不如当初就!!”

    噗噗

    楼上坐在不远处静静酌饮的两个粉嫩嫩的年轻公子,将喝到一半的酒一口喷了出来。

    一诗吟罢,满座鸦雀。

    众儒生虽然没喷,不过却如同霜打茄子、射完的,一个个都蔫软了,这个小和尚指桑骂槐不说,偏偏对的如此工整,让空有满腹才学的他们只能望诗兴叹,掏空了脑汁短时间也想不出如何来反驳一番,找回场子。

    “阿弥陀佛!”

    法海嘿然宣了一声佛号,再也不理会这群满脸羞愤的腐儒,从楼梯口伙计处接过门凭,随手甩出三十两银子,飒然大步走下楼去。

    “三十两?!掌柜的,楼上又碎了一张桌子,趁其他大侠来吃饭前,赶紧换上备用的”

    没办法,在这个年代里,酒楼的桌子从来都是消耗品,悦来居每年桌椅的赔偿费,都抵得上整个酒楼收入的数倍还多。

    悦来居掌柜的尝说,表面上看我们开的是酒楼,实际上,我们都是卖桌椅餐具的

    楼上远处,被法海逗喷了的粉嫩公子,一边掏出洁白精致的手帕擦拭朱唇,一边凤眼微扬,淡淡吩咐道,“莲儿,去查查这小和尚到底是什么来路?”

    “他不是少林的弟子吗?”公子一侧,同样粉嫩水灵的小书童脆生生道。

    “少林寺的和尚打打杀杀是出名的,怎么会有如此活宝一般人物?”

    粉嫩公子晶莹氤氲的双眸中透出丝丝迷惑,“以我的修为,竟然看不出他法力的波动,这个小和尚绝对不简单。”

    “公主,圣王这次破例准许我们出来,是让我们来中原散播纯阳遗宝现世这个消息,将他们注意力引到吕梁山的,我们还是不要再惹麻烦了。”

    “你懂什么?我虽然看不出他的来历,但方才他出手时,竟然牵动了我体内的太素阴气自行运转”

    “什么?!莫不成”

    “不错,或许他就是爷爷为我遍寻神州也未曾找到的炉鼎”

    “啊!这对圣教来说可比纯阳遗宝重要得多,我马上去打探他的消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