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香艳潜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毒,太毒了!一桃杀三士!

    可是,虽然清楚法海的险恶用心,萧氏三山却无法抵御逃出升天的诱惑。

    只要协助法海潜入火晶宫,再回身抢到这枚符箓顺利脱身而去,将来就是一国之主,享尽荣华富贵。

    什么兄弟之情、手足之义,在这**裸的诱惑面前,不值一晒!

    看到三人动心,法海嘿然一笑,他就喜欢这种玩弄人心的感觉。

    笑罢,法海大袖一挥,运起小乘搬运法,直接将萧氏三山甩飞出去,直直落向了火晶宫前那一群群的僵尸面前。

    噗通

    跌落在火晶宫前的萧氏三山,望着眼前咫尺之远的一群群丑陋狰狞的千年、百年僵尸,望着那一双双充满惊疑审视凶厉的赤红尸瞳,惊魂不定的三人嘎巴嘎巴嘴,艰难的吐出了一句,“大家好,我们路过”

    “额,跑呀!”

    “大哥,你是兄长,长兄如父,这活命的机会就让给我们吧”

    “二位兄弟,你们就放心的去死吧,家中父母自有为兄照料”

    “兄长们,小弟将来做了国主一定追封你们为太上皇,多烧些金银美女给你们的”

    “”

    远远望着一边大吼大叫一边狼狈向这边抱头鼠窜的萧氏三山,法海再次晒然一笑,弯腰拔出地上萧氏三山救命用的的玉符,轻轻一掐,顿时化身为一粒微不可查的尘埃,毫无阻碍的避过萧氏三山和尸群,飘飘荡荡的飞进了火晶宫。

    火晶宫外僵尸泛滥,宫内却没有一只僵尸存在,静谧非常。

    那火晶宫的门户实际上只是一块晶壁,将黑水洞分隔开来,外洞漆黑阴暗,内洞却是迥异,穿过晶壁百余丈就是一道红雾弥漫的地堑,其下深不可测,下行百丈山石土木一片通红炙热,似乎被大能者用法术极力经营点缀,金络蓥华,如同置身于琉璃世界一般。

    法海虽化身芥子尘埃,五感却依旧敏锐,顺着时不时传入耳中的阵阵嘶吼怒叱声一路下行,飞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山熔甬道,飞过一片沸浆熔岩,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达了万年尸王的藏身处,一座巨型熔岩洞穴之中。

    这个熔洞,仿佛挖空了整座黑风岭一般,天然而成,独特无比,熔洞之中,怪石嶙峋,前端的洞顶上,无数条纵横交错、五颜六色的石钟乳、石笋,倒挂在那里,让人望而生畏。

    洞窟之中说不出的炙热,空气中弥散着浓郁刺鼻的血腥雾气,最让人震惊的是,在这熔洞的正中央,一个巨大的足有百丈之宽的洞中血湖,横卧其中,八条巨大石柱,对称地矗立在血湖的四周,双双接连一条硕大无比的锁链,把血湖围在里面。

    此时湖面之上喝声连连,先一步进来的昆吾四真正持着四把精光闪烁的长剑,分据四方,组成一个奇怪的剑阵,将一只血红色的巨大身影围困在湖心,道道剑光流转和那血影发出的滔天尸气相互纠缠,激起了阵阵血浪。

    那巨大身影浑身黏稠血污,一半身子融入血湖之中,根本看不清身形面目,不过,法海从他身上那浓郁的尸气来判断,此獠定是万年尸王无疑。

    这万年尸王凶厉无比,修为也极高,每一道尸气放出,昆吾四真都要合力才能堪堪抵挡,但昆吾四真布下的这个剑阵却也玄奥无比,任由尸王凶焰滔天,却偏偏不和他以硬碰硬,只是不断缠绕紧缩剑光,剑气纵横间将其牢牢禁锢在大阵之中。

    这昆吾四真修为只有八品中期左右,四、五百年修为,不过剑丸已成,能够发出无坚不摧的剑芒,再依靠这一玄奥剑阵,却硬是合四人之力将踏入七品的万年尸王困的动弹不得,不得不让法海感叹道家剑阵果然玄妙,最善于以多打少、以弱胜强。

    “小小一个昆吾派的剑阵就有如此威力,不知那号称佛门第一的少林五百罗汉大阵施展开来会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威能?”

    感叹一番后,见尸王和昆吾四真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法海又将目光放在了血湖畔的几具尸体上面。

    这几具横七竖八的尸体都是修士打扮,有的被生生撕裂只剩半个身子,有的浑身枯萎干皱被吸干了精血,总之死状凄惨无比。

    这些都是和昆吾四真一起进洞的修士联盟成员,法海在尸首堆中甚至看到了盟主梁刚烈的身影,这位之前还风光无限的盟主下面半个身子从臀部开始被生生撕裂,肠肚横流,真是生也刚烈,死也肛裂。

    “阿弥陀佛,一群倒霉孩子,万年尸王真要那么好惹,佛爷我早就第一个冲进来了”

    法海目光从残缺不全的尸首上逐一扫过,却是没有发现慕容冰燕的身影,正自疑惑,突然间,一声细微的呻吟远远传入耳中,举目望去,只见这堆尸首上方几十丈高的石壁上,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在随风摇曳,透过袅袅血雾定睛一看,正是久寻未见的慕容冰燕。

    此时的慕容冰燕早已不复英姿风发的侠女模样,长发披散,气息微弱,被一把青色长剑从肩胛骨处横穿而过钉在了石壁之上,浑身上下衣衫破碎,几近赤果,傲人双峰迎风微颤。

    “哎,傻妞,降妖伏魔也要动动脑子,何苦呢”

    不用猜也知道,慕容冰燕这小妮子定是和湖畔这些修士一样,被昆吾四真当枪使了,热血一涌,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尸王,最后落得个半死不活的凄惨模样。

    救还是不救?

    法海不是热血青年,虽然他对慕容冰燕有好感,但此情此景下,如若贸然现身救下慕容冰燕,必然会惊动尸王和昆吾四真,以法海的修为,结果很可能就是两人谁也别想逃出去。

    法海就是来打秋风的,以他的性格,救人也好,捞好处也罢,一切的前提都是在确保自身无虞之下进行的。

    法海的目光恋恋不舍的从慕容冰燕美不胜收的**上收回,再次转向了血湖之上僵持的昆吾四真和尸王身上,他们虽然斗的不亦乐乎,但是无论是尸王,还是四真,似乎都没有倾尽全力,尤其是昆吾四真,虽然依靠剑阵将尸王围困起来,占据了上风,但那漫天纵横的剑芒更多的不是去攻击尸王要害,而是在尸王周身四下飞舞想要将其逼离血湖。

    而那尸王,已然踏入七品,**强悍,几近不死,只是依靠双掌操纵尸气与四真对峙,即使时不时挨上一道剑芒,他的身体一直都没有离开血湖中心,仿佛是在守护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有古怪!

    这不禁勾起了法海的好奇心,化身尘埃的他再次飘然而起,小心翼翼的沿着石壁外沿向慕容冰燕处飞去,从芊芊玉趾沿着修长美腿一路攀爬,从娇巧玉脐跨过细柳蛮腰向上前行,一路探幽览胜,最后落在了慕容冰燕胸前鲜艳梅蕊之上,远远的作起“乳上观”来。法海心中的龌龊和阴暗不由得到极大的满足,如若不是身处险境,他恨不得立刻现身出来,狠狠宣泄一番。

    唯一可惜的是,芥子藏身符只能化身尘埃,如若能化身蚊虫,处身如此旖旎之境,狠狠吸允叮咬岂不是美哉!

    法海心中龌龊正在无限放大,却没注意到与法海处身之地相对的另一座玉女峰上,同样隐藏着一粒“尘埃”,一粒怨恨冲天的尘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