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双宿双飞(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麻烦大家多投投三江票,现在是菊花残、满地伤啊哎

    话一出口,见法海一愣,慕容冰燕方觉不妥,仿佛是在邀法海和自己同床共枕一般,顿时心如鹿撞,面色绯红的将一颗螓首埋在被褥之中,不敢抬头再和法海对视。

    “就等你这句话呢!哥这出戏演的容易吗?”

    法海却是精神一振,生怕慕容冰燕反悔,立刻摆出了一副洒脱表情,淡然开口道,“师妹说的对,却是贫僧有些着相了。”

    说完,法海也不再客气,将被褥撩开一角,合身钻了进去,法海尺度拿捏的非常好,恰恰和慕容冰燕隔开了一段距离,既如愿进了被窝,又令她不至太过尴尬。可以说在泡妞上,是深得温水煮蛙的精髓。

    “哼!奸夫银妇!!”

    此时,已经被二人选择性遗忘,蜷缩在洞穴角落中瑟瑟发抖的君惜月看到此番情景,苍白绝美的脸庞上满是不屑之色,咬牙切齿嘲讽起来。

    被君惜月一嘲讽,本来就心中忐忑的慕容冰燕更加不敢抬头,而法海,则是蔑然一笑,“阿弥陀佛!小魔女,你若是再敢出现不逊,污蔑我们兄妹之间纯洁无暇的友情,贫僧就点了你的穴道,把你堵在洞口去挡风”

    夜半,洞外寒风拔木,如同波涛怒吼,奔腾澎湃。

    寒风之中,点点雪花如棉如絮,满空飞舞,时上时下,时不时透过那不算严实的枝桠带着彻骨严寒钻入法海三人遮风避雪的小天地中。

    树洞中,区区一袭被褥根本无法完全抵御冰寒。

    法海还算无碍,他毕竟有二百年法力在身,虽然无法运出体外,但是用以运功驱寒却是足够。

    慕容冰燕却是没有法海的本事,虽然从小苦修剑道,体质远甚于常人,但是毕竟重伤未愈,身体比较羸弱,在这寒夜之中只能双手抱紧被褥瑟瑟发抖,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

    最惨的则是君惜月,从小锦衣玉食、身娇体贵的她,此时近乎赤果的蜷缩在冰冷的树洞中,饱受寒风刮骨之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魔教公主的自尊心又不允许她向被褥中的那对正道中人求助,冻的浑身僵硬,头晕目眩,甚至有些神志不清了。

    虽然君惜月此时的境况比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惨,甚至很快就要步小女孩的后尘,但是法海却是视如未睹,在他看来,对于君惜月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让她明白什么叫做残酷的现实,什么叫做惨淡的人生。

    但是慕容冰燕却有些心软了,慕容冰燕虽然性格古板,虽然也清楚正邪不两立这种大道理,但毕竟心地善良,看到君惜月那副可怜绝望的凄惨模样,同为女人,感同身受之下,心中还是不由起了一丝恻隐。

    “法海师兄她就快要冻死了不如”慕容冰燕樱唇蠕动,鼓起勇气向法海求情道,“不如让她也进来吧”

    “唔”耳边传来的阵阵软语香风,让法海不由一阵心猿意马,几乎是本能的应道,“都听师妹的!”

    答应完,本来还想再晾晾君惜月的法海心中不由一阵感叹,“哎,枕边风果然是男人的软肋”

    法海摇摇头,掀开被子,来到蜷缩成一团的君惜月身前,不无揶揄道,“小魔女,听到我师妹的话没有?”

    “不不用你们可怜”君惜月已经冻的有些眸光涣散,神志不清,但是孤傲的本性依旧让她本能的颤然开口,毫不领情。

    法海冷然一哼,“我法海做事,向来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哼,以你的所作所为,要不是师妹给你求情,我会管你才怪!”

    说完,法海横身一抱,将浑身僵冷的君惜月揽入了怀中,不顾她无力的挣扎反抗,直接将她拖入了温暖的被窝之中。

    “你今晚就睡在我这边吧,方便监视,省得你回复了力气对师妹不利。”

    法海大义凛然的说完,就顺理成章的躺在了二女中间,满脸的正气盎然,目不斜视。让本想小小反对一下的慕容冰燕顿时无话可说,毕竟,让君惜月进来的是她,法海此时睡在中间也是为她考虑不是?

    一男二女,如此理所当然的大被同眠,法海的计划,至此才算达成了一半。

    普通的一袭被褥,两个人勉强还可以保持距离,但是三个人挤在一起,却是有些捉襟见肘了。

    恰在这时,法海躺下后又运起法力,让身体变得一片火热,在寒风映衬下,顿时令二女感觉到分外温暖,**本能的产生了向他靠拢的反应。

    尤其是君惜月,浑身冰寒的她一进入温暖的被褥,就如同即将溺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明明知道法海居心不良,但是却在本能驱使下,飞蛾扑火一般,一头扎进了法海的怀中,一双雪白修长的**也紧紧的盘在了法海身上。

    “这小魔女却是冻坏了”

    在慕容冰燕炯炯目光注视下,法海自然不敢回应君惜月的热情如火,只是尴尬的一笑,强忍着身体强烈**,露出了一副我佛舍身饲虎般的恬然微笑。

    今晚能够和二女同床共枕,对法海来说已然足够,此二女,一个魔女,一个人妻,想要一口吃下,很容易消化不良,所以,法海只能温水煮蛙,一步步来,先让二女适应这种大被同眠的生活。

    很多事就是如此,只要习惯了,接下来也就顺理成章了。

    法海费尽心思营造这种氛围,也是没办法,如果只有一女随他进入纯阳仙境,以法海的秉性,早就将她办了。但此时偏偏二女同行,又都身份特殊,还很有性格,法海办了一个,很可能这辈子就办不了另一个了。

    一个人是生活,两个人是快活,三个人弄不好就是你死我活。

    看到法海在君惜月如此纠缠厮磨下依然保持神清目明、巍然不动,慕容冰燕对法海的定力不由钦佩无比,但是,不知为何,一看到君惜月和法海越贴越紧,慕容冰燕心中就产生了一种酸溜溜不舒服的感觉,娇躯也不自觉地再次偷偷贴近了法海,胸前一双浑圆大白兔也若即若离的和法海手臂摩擦起来。

    “南无小泽玛利亚”

    法海此时的感觉可想而知,穿越以来,他还没有碰过女人呢,再加上这具身躯又是正宗童子身,不一时,就产生了本能反应。

    “哎,这一夜,注定难眠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