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万年树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武学不是神通,无法增幅自身法力,只能算是一种技巧,对于以武入法的修士来说,修炼一门新的武学并非难事,一时三刻足以领悟。

    但对于前世连广播体操都做不标准的法海,简单的一门剑术、一门身法,他却足足练了七天,才算小有成就,勉强能够运用自如。

    越女剑法是一门攻守兼备的古剑术,博大精深,始创于袁公越女,共有九九八十一式,经过无数代的发展,去芜存菁后,如今精简为七七四十九式,每一招式,即可连贯施展,又可单独运用,攻守之间,浑然天成。

    法海经过七天苦练,已经将越女剑法招式修炼的熟练无比,足以对敌。在教法海越女剑法之际,慕容冰燕心血来潮之下,又传授了法海三招慕容家的保命剑法一剑九乘是一招出手,九剑同发九剑归一是把九道剑光合并为一道匹练,追击敌人九九还原是一招之中,可以前后左右连发八十一剑,再多的敌人,也可以在一招之间悉数解决。

    孔圣人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所以,法海对于向慕容冰燕学习剑法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而且,慕容冰燕在剑道上的天赋确实惊人,七七四十九路越女剑法,法海用了七天才算学会,而慕容冰燕当年仅仅是看了一遍,就能熟练施展运用,却是比法海强上不知多少。

    法海估计,那龙虎山的张天师能够打破门户观念,让儿子和慕容冰燕定亲,也定有欣赏慕容冰燕天赋的原因。

    月夜留香步是一门诡异灵动的身法,含有提、纵、移、挪、闪、掠、扑、窜、顿、旋、翻、踮、蹲、跃等多种躲避技巧,这一身法施展开来,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不定,迈步翩若惊鸿掠影,换姿有如流水行云,可以说是奥妙无穷。

    这一身法,法海练得也最是辛苦,不知撞翻了多少颗树,不知撞碎了多少块岩石,不知撞上了多少次教他身法的君惜月,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是在君惜月不断嘲讽刺激下练成了这门身法。

    月黑风高夜,银僧暗留香。

    在法海看来,修炼了这门身法的人,最适合的工作就是去采花,如若前世法海有这门身法在身,就算再仓促逃窜,也绝对不会从十一楼失足掉下去。

    七天下来,虽然吕洞宾依然没有出现,不过,在牛嚼牡丹般糟蹋了无数奇珍异果后,法海的功力却接连暴涨,识海内十二万九千六百枚普世恒沙全部复苏,已然具有千年法力修为,唯一遗憾的是,不知为何,无论法海如何继续进补,都丝毫没有产生即将突破境界的感觉。

    七天来,法海最大的收获不是修炼了两门武学,也不是积累了千年法力,而是,慕容冰燕和君惜月二女已然习惯和他同眠共枕,晚上不抱着他这个人形暖水袋,反而有些睡不着觉。

    习惯是个好东西,能够让很多事水到渠成。对法海来说,虽然依旧没有机会突破最后一关,不过,离二女主动和他双飞的日子也不远了。

    古往今来,泡妞的最高境界就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又是一天早晨。

    “什么,想要洗澡?”

    “是呀,我们都七八天没有洗澡了,又和你这臭男人住在一起,浑身都沾上了汗臭味儿。”

    “在小溪里洗洗不就得了。”

    “这溪水还没到脚踝,怎么洗?而且,那吕洞宾又无影无踪,我们不能整天困在这个山谷中吧。”

    “也对,我看这纯阳仙境,除了我们也没有其他生灵存在,你们看这溪流是流向左侧那片山谷的,我们不如到那里去看看有没有水潭什么的,也顺便看看能否找到吕洞宾的踪迹。”

    法海也觉得不能再在这里傻等着吕洞宾找上门来了,索性借着二女想要洗澡这一由头,向左侧那片云雾笼罩的神秘山谷探索一番,看看能否找到有关吕洞宾的蛛丝马迹。

    说做就做,法海三人摘了一大堆奇珍异果塞进了芥袋以备不时之需,然后将树洞掩盖好,就拎着飞剑,沿着溪流,离开了蜗居之地,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云深之处。

    云雾之中树木稠密,是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茂林,荆棘遍布,分外幽森。三人继续沿着溪流行进,走出二里多路后,赫然发现茂林中出现了一条大道,道宽约一丈,中间寸草不生,道的两旁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二三人合抱的大树,很多树上还有新近擦伤的痕迹,和片片干涸的血渍。

    在大道两侧树根草丛中,还隐隐约约看到了数根枯朽的遗骨,究其形态大倒是和人类有几分类似。

    “有状况!一会千万不要离开我太远。”法海蓦然一惊,顺手将飞剑拔了出来,擎在了手中。

    “这里除了我们,难道还有别的生灵存在?”二女也是心惊不已,不过,更多的则是好奇,在山谷中生活了这么长时间,除了数不尽的花花草草,她们可是连只活的虫蚁都没见着。

    法海没有理会二女,运集耳力,凝神静听起来,隐隐约约间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嘶吼。

    “前面有动静”法海说罢,看向了二女,“我们是退回去?还是继续向前?”

    “去看看,说不定和你的考验有关。”慕容冰燕咬紧樱唇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君惜月附和道。

    “那就去,来,我带你们走!”法海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二女,索性将宝剑放回芥袋,双手抱住二女将她们夹在肋下,运起初学乍练的月夜留香步,一个纵身就跳到了一个大树枝桠之上,接着,身形连闪,猿猴一般在树枝之间纵腾跳跃,掠影如飞向前扑去。

    “你怎么老是喜欢夹着我们”

    “谁说的?贫僧更喜欢被你们夹!”

    “切,我们法力被禁,怎么夹的动你?”

    “谁让你们用胳膊夹了?”

    “那用什么?”

    “说了你们也不懂。哎曲高和寡,知音难觅啊!”

    说话间法海身形已然接近声源处,入耳尽是野兽凄厉嘶吼,伴随着刺鼻血腥,法海身形一个盘旋,带着二女悄然飞落于一株参天古树之上,藏好身前,七分好奇三分紧张的举目向前方眺去。

    此时三人已然位于这片茂密森林的边缘,雾气也淡薄了很多,三人居高远眺,只见前方数百丈外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包上飞尘滚滚、草屑四飞。

    定睛望去,只见山包上足有成百上千只猿猴带着声披百野的凄厉嘶嚎,正在和山顶一只巨大的绿皮怪物进行了生死相搏,尸横遍野,血花四溅,场面极为惨烈。

    自从修为提升到九品后期,法海的目力也提高了数倍,虽然此时距离战场足有数百丈,但在法海眼中却是纤毫毕现、清清楚楚。

    那只巨大的绿皮怪物让法海觉得有些眼熟,有点像前世电影中的绿巨人,一个光溜溜的大头足有水缸大眼睛也足有碗口那么大,放射出森森绿光。凹鼻朝天,露出的鼻毛都有尺许长,血盆一般大口内,四颗锋利的獠牙上下交错,面容说不出的丑陋恐怖。

    这怪物足长丈余,双手大如屏风,全身上下布满了尺许长的绿毛,肌肉虬结,从头到脚足有十来丈高下,简直就是个丑陋加强版的绿巨人。

    “那是一只万年树魃”

    君惜月开口道,她虽然没有法海的视力,却比常人强上许多,再加上那绿怪物太过醒目,又站在山岗之上,自然被君惜月看在了眼里,一张俏脸也变得分外凝重。

    树魃,据无涯札记记载,这种怪物大多生长在深山密林之中,岁久通灵,身材高巨,力大无穷,性喜吃人,是一种极度凶残的妖兽。万年以上的树魃,大多七八丈高,每过万年身材增长一丈,掌控着强大的木系法术,就算是寻常七品修士遇上,也要避而远之。

    “原来这就是万年树魃,不过,这只树魃足有十余丈高,少说也得活个几万年了,怎么没见它施展拿手的木系神通?”法海闻言,若有所思的颔首道。

    “纯阳仙境,万法禁绝,你以为都是你这样的怪胎?”君惜月哼道。

    “法海师兄,你说这万年树魃会不会就是吕仙人的第二个考验?”慕容冰燕突然开口道。

    “如果第二道考验是这个只有蛮力的家伙,那倒是容易了。”法海微微摇头道,“就算它有数千钧的力量,能够拔山裂石,我要斩它,也是易如反掌。”

    数千钧的力量,这只树魃的破坏力换做前世,估计能一拳打沉一艘航空母舰,换做以前的法海,就算是修为提升,拥有了千钧之力,肉搏起来,也绝对斗不过这只树魃。

    不过,如今法海修炼了身法和剑法,自然不会去和树魃拼蛮力,拼斗起来,只需利用身法优势,找到对方破绽,利用手中飞剑斩杀树魃并不困难。

    寻思间,山包上的战况已然越发惨烈。

    山包上的猿猴比寻常猿猴高大了许多,每一只都有七八尺高,体型也更加强壮,而且,和寻常猿猴不同的是,它们大多直立行走,手中还拿着木棒、石棱作为武器。但即使如此,这群猿猴也远远不是万年树魃的对手。

    面对成百上千猿猴的围攻,那树魃仗着皮糙肉厚根本不还手,只是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在猴群中左突右进,发现比较强壮顺眼的猿猴就一把抓住颈皮拽到身前,生生撕成两半后,丢到血盆大口中美美咀嚼起来。

    不一刻功夫,就有数只猿猴惨死在树魃之口,不过,令法海三人奇怪的是,这些猿猴面对这只根本无法战胜的树魃,虽然嚎叫之声越发凄惨,却偏偏不逃不避,没有丝毫的退缩,只要树魃身形一靠近山后,猿猴们就会一往无前的围住树魃,以血肉之躯阻挡它继续前行。

    而那树魃也似乎颇有经验,进退之间,娴熟有致,只要身边的猿猴数目一少,立刻就向山后冲去,待猿猴们冲上来阻拦就立刻抓住几只强壮的,退后几步美美咀嚼起来,如此反复,吃的极为过瘾。

    “难道这山包的后面有什么紧要的东西,值得这些猿猴拼死守护?”法海狐疑起来,不过,以他此时处身之地,却是无法看到山包之后到底有什么玄虚。

    “这些猿猴虽非人族,却也是灵长之物,被这恶妖如此荼害实在是有违天和,法海师兄,不如我们助那些猿猴一臂之力,将这只树魃除去,也算是替天行道了。”慕容冰燕银牙紧咬,远远注视着那只肆虐的树魃,又动了侠义心肠。

    “不过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而已,这只树魃吃饱了自会离去。我们杀了这只树魃,如若引来更多的树魃,不但会死伤更多的猿猴,恐怕连我们都危险了。”君惜月却持不同意见。

    “惜月妹妹,难道我们就见死不救,看着这只树魃在这里肆虐?”

    “慕容姐姐你就是心太软了。要知道,天地不仁、大道随心,我们还是量力而行,先保全自己为好。”

    “阿弥陀佛,小魔女不要再说了。我辈行走天下,就是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侠之一字,苟利天下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你们在这里等我!”

    虽然法海心中比较认可君惜月的看法,觉得慕容冰燕是妇人之仁、多管闲事,甚至还有些破坏生态平衡之嫌,不过,在美女面前,法海是绝不介意表现一番侠骨丹心的。

    正义凛然的说完,法海一挥手抽出飞剑,疾风一般从树桠之间飞出,直扑树魃而去。

    “切!明明就是个银贼,还偏偏爱上纲上线,真把自己当高僧了?”

    “惜月妹妹,一个银贼能随口说出苟利天下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样振聋发聩的话来?法海师兄这个人,虽然有时行事洒脱不拘,却是一个真正的有道高僧!”

    “哼,最多也就是个有道银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