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沧海一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个大字,古拙苍凉,如同四条随时都会破壁而出的苍龙一般盘踞在上,给人以无穷压力。

    法海一愣神的功夫,捧果的小猴子们已然退下,在几个老猿猴的带领下,步撵再次启行,很快就进入了这座纯阳洞中。

    纯阳洞明显是经过大能者开辟出来的,洞中极为敞亮轩广,足有百十丈宽,山洞深长,两侧密密麻麻不下数十道门户,也不知作何用处。

    猿猴抬着木撵没有停留,而是待着朝圣般的神情一路前行,一直走到石洞尽头才落下撵来。

    在猿猴们的示意下,法海三人走进了石洞尽头那座最为庞大的门户之中。

    这是一间极为宽敞的石室,足有数百平,室内如同居家一般,布置简约大方,四周摆满了石桌石凳,居中处是一块高约数尺,宽约十余丈的巨石,上面打扫的极为干净。

    巨石上方,墙壁正中高处还挂着三张仙意盎然的画像,也不知是何材质,法海定睛一看,一张是上清老子,一张则是正清庄子,正中第三张是一副盛开的牡丹图,悬挂位置却偏偏居于举世崇敬的二清之上,显得极为诡异不和谐。

    三张画像下方岩壁上是一个镂空的石厨,内里放置着十余个细口的玉瓶,石厨另一侧则悬挂着一红一白两根造型雅致的玉箫。

    在石厨玉箫之下的巨石上还摆放着一个乌黑的蒲团,蒲团旁边则是两方玉匣,一方颜色火红,上面篆刻着瑰丽奇异的龙纹样式,一方则颜色洁白,篆刻着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在两方玉匣之旁的石壁上,还有着几行如同信笔涂鸦般的狂草字迹。

    没等法海三人打量完毕,两个猿猴就猴急的纵上了巨石,学人坐卧于蒲团之上,然后又跳将下来,朝着蒲团三拜九叩,最后又拉了拉法海胳膊,指着那蒲团鸣叫起来。

    法海顿时明白了猿猴的意思,不过并没有急着上去,而是和二女一起,走到巨石边,看向了那几行字迹。

    不用猜,法海三人也知道这里定是吕洞宾当年羽化飞升前修真的仙府所在,那玉瓶和玉匣也绝非凡品,说不定就是什么纯阳遗宝。不过,法海三人此时最关心的不是这些,而是那第二道考验。

    这几行狂草一般的字迹说不定就和第二道考验有关。

    法海三人怀着激动心情走到石壁上,定睛一看,竟是一首随性而发的小诗,不由大失所望,不过,君惜月二女却是娇容绯红,满脸的尴尬忸怩之色。

    其诗如下

    “尊者有缘到此间,休将正邪挂心田。

    万法禁绝无悲欢,花开花落皆姻缘。

    等闲倒尽十分酒,遇兴高吟一百篇。

    洞中双姝为伴侣,天外日月任婵娟。”

    法海读罢,不由一阵摇头,心道,“阿弥陀佛,这什么意思?让我不管正邪,将二女兼收并蓄,放开一切,尽情享乐吗?”

    法海颇为神往,不过此时此刻也只能笑笑了事,赶紧转移了话题,向二女道,“等闲倒尽十分酒,遇兴高吟一百篇。呵呵,吕仙人还真是生性逍遥洒脱,不愧是世外神仙,我等俗人只能望文兴叹,自愧不如啊!”

    这吕洞宾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不知道有些事可以做,但是绝不可以说,更不能写出来吗?

    望着娇羞扭捏的二女,法海一阵摇头,看来前世传说中百世痴恋白牡丹的吕洞宾倒是有媒婆之好,有意撮合三人。不过,这种遮遮掩掩的诗文也只能教化一下原来的天真小法海,如今的法海,在情事上,和吕洞宾这种痴情男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就算是教化,也只有他法海教育吕洞宾的份。

    为了转移二女注意力,法海一拽二女恭恭敬敬的朝着三幅画像拜了三拜后,三人一齐上了巨石,不过蒲团却只有一个,法海三人干脆掏出带来的被褥,铺开后直接坐在了巨石之上。

    进入纯阳仙境以来,法海就发现自己芥袋中用处最大的不是什么法宝丹药,而恰恰就是这一床廉价的被褥,不但是泡妞必备良器,而且随时随地都能用到。

    端坐被褥上,再看下面时,这成千成百参加了战斗的猿猴,连着那些藏在洞中的老弱病残,由洞里洞外,分成十数排,跪满了一地。

    至此,法海也终于明白了,猿猴们为什么感激他崇拜他,一来,这些猿猴可能和吕洞宾有关,而在猴子眼中,人族都是差不多的二来,这些猿猴拼死守护洞府所在山脉,估计是为了这其中的老弱病残,或者是守护吕洞宾的这间石室。

    跪拜结束后,又有十来个小猴子替换着奉上了鲜果,以及数壶猴儿酒,之后,绝大部分猿猴对着法海三人再次叩首后,才恭谨的退出了门外,只在门口处留下两个高大猿猴以做侍应。

    猴儿们一退,法海也就再无顾忌,直接将身侧的两方玉匣抱在怀中把玩起来,可惜,任他施尽手段也无法打开玉匣,一究其内,无奈之下,只能悻悻将其放回原处。

    那石厨上的玉瓶同样如此,仿佛被下了特殊禁制,根本无法打开,最后研究一番后,法海也只能再次放了回去。

    玉箫法海却是懒得再动,剩下能动的也只剩下猴儿们奉上的果品和酒水了。

    这次猿猴奉上的果品又是不同,说实话,在洞口时猴子们奉上的果品也就和法海他们这些天吃的差不多,甚至还有不如,不过这次的果品却是一种不知名的山果,血也似地通红,有桂圆般大剖将开来,白仁绿子,鲜艳非常。食在口中,甘芳满颊。可惜不多,只有十来个,分吃下去,顿觉着满腹清爽,疲劳一扫而空。

    这猴儿酒更是好东西,虽不知如何酿造,但喝下去后却说不出的醇香凛冽,回味无穷,比之前世那号称年产仅两万吨的陈年天价茅台,强上百倍千倍。

    吃罢果品,喝了一通猴儿酒后,法海凝神内视,发现体内积蓄无法炼化的灵力又增长了数分。

    法海自从达到九品巅峰,体内十二万九千六百颗普世恒沙完全觉醒,已然衍化为一片璀璨星河,之后,法力就一直处于饱和状态,吃下珍果形成的灵力根本无法炼化,只能积蓄起来等到突破八品舍利境才能再行逐步炼化。法海估计,以他此时体内积蓄的灵力之多,如若顺利晋升舍利境,很有可能一举突破,达到恐怖的两千年修为。

    二女也禁不住酒香诱惑,喝了少许猴儿酒,顿时变得面颊酡红,星眸迷离,香唇泯动间说不出的诱人遐思。

    法海不由一阵心猿意马,借着酒劲,猿臂伸张,将二女轻柔的揽进了怀中,哈哈笑道,“洞中双姝为伴侣,天外日月任婵娟。哈哈,我看不如我们以后就长居于此,男耕女织,做一对逍遥快活的世外神仙算了!”

    “法海师兄,你喝多了。”慕容冰燕闻言眸中一呆,失神片刻后,还是轻轻的逃脱了法海的怀抱。

    “你想的美!”

    君惜月却是一阵神往,不过之后立刻很干脆的推开了法海的胳膊,青葱般的玉指指着法海的鼻子娇嗔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了,你还想一口吃两块?不怕噎死你吗?”

    法海自嘲一笑,抿抿嘴,道,“那不如,你们给我吹箫吧”

    君惜月闻言,如同被踩了尾巴一般腾的扭过头来,满是惊诧的望着法海,“给你吹箫?!银贼,你还能再无耻点吗?”

    “吹什么箫?”慕容冰燕倒是一愣,待君惜月对她耳语一番后,霎时间,面如赤潮,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法海。

    “你们的思想怎么就那么的不纯洁呢?我说的是吹那个箫”法海指了指悬挂在石壁上的两根玉箫,满是无辜道。

    一句话,就令会错了意的二女瞬间表情丰富多彩起来,尤其是君惜月,此时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法海悠然一笑,站起身来,将那两根玉箫摘了下来,放在手里把玩了一番,这两根玉箫也不知是什么玉石制成的,一红一白,通体无瑕,红色的入手温润,白色的则是一片冰凉,一看就非俗物。

    法海不懂箫艺,也看不出二箫品质好坏,倒是二女却都精通此道,一人一根拿在手上把玩,颇有些爱不释手。

    “我不通音律,这样吧,你们给我吹箫,我来唱歌好不好?”

    “你还会唱歌?”

    “我会念经!对我大林弟子来说,想要念好经不跑调,必须要先学音律,练出一副好嗓子。”

    “这也行?!”

    法海闻言哈哈一笑,“有什么不行的?等闲倒尽十分酒,遇兴高吟一百篇。我们既然进了吕仙人的洞府,自然也不能表现的太俗了不是?”

    “话倒是这么个话。那好,你唱吧,我们给你吹箫。”

    “等等,我先来上一段说唱,清清嗓子。”

    “什么是说唱?”

    “就是边说边唱,听着就行了。”

    法海清了清嗓子,不无卖弄的摇头晃脑找了找节凑,一抿嘴开口唱了起来。其实这首歌,自从穿越之后,每天夜半无聊时,他都会以前世唐伯虎点秋香中周星星在太师府演奏打击乐的快节凑,在心中念上一念,以排解那无边无尽的压抑和憋屈。

    “杭州生人面,书生名许仙。

    觉有师徒缘,慧根难遮掩。

    医药活人术,佛法广无边。

    望将药锄撵,禅杖步归田。

    佛法信手拈,俗事好生厌。

    若然再流连,祸灾定未远。

    莫忘肺腑言,万望施主莫要再等闲。

    是冤孽罪过,铸,金山泛水成河。

    是妖孽蛊惑,造,佛门子弟甘堕落。

    无量宝殿,敢问施主抽得是何签?

    雄黄作典,可露原形迫你把命悬。

    旧事浮现,知否蛇本异类勿再怜。

    过往尘烟,前尘历历皆可鉴。

    扰乱佛门圣殿,仅为一偿夙愿。

    妖孽为害人间,涂炭生灵万千。

    文曲星落于凡,再将罪孽重判。

    西湖西面堪收监!

    清波门前孽障,凭金钵执于掌。

    雷锋塔下封藏,且把过往埋葬。

    劝戒尔需从善,诵念经佛长相伴,方入非想非非想处天!!”

    “喂,你是念经呢还是唱歌呢?节凑这么快,我们怎么吹啊?”君惜月几次拿起玉箫又无奈放下,最后只能对着法海埋怨起来,“再说,你念的是什么东西?啰啰嗦嗦,嘀嘀咕咕,不明所以!”

    “我是和尚,当然要念经来清嗓子了。”法海讪然一笑,他当然知道二女听不明白,这个世界除了他,又有谁能真正听明白?

    不过,不管别人明不明白,唱出来后,心里也敞亮了很多。

    为了不影响二女的雅兴,法海再次提了提神,抱着酒坛唱了一曲前世最拿手的笑傲江湖,将二女的心神带入了那个沧海一声笑的江湖岁月之中,二女深通音律,受歌声感染,也不由樱唇轻启,动情地以箫声相合起来,浑然没有意识到法海那双大手又悄然的攀上了她们的腰肢。

    “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

    悠扬旋律声中,一男二女,相拥而卧,歌箫相应,其情殷殷,其意切切,其乐融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