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把握现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收藏增量已至1600,早该兑现加更承诺,因近日上级要来检查指导,实在无暇他顾,待忙完这阵子,择日一齐补上。

    “既然我输了,愿赌服输,我就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法海见君惜月一副咬牙切齿模样,慕容冰燕则是浑身颤抖,知道火候未到,不得不恋恋不舍地松开魔爪,眼眸一转,展开了第二轮攻势,强拉着二女坐在了石床边上。

    “什么故事啊?”君惜月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慕容冰燕则是表情复杂、默不吭声。

    “一个异世界的故事,”法海悠然笑道,“在讲之前,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君惜月好奇道。

    “你说我们修士活一辈子,沧桑万年,除了修炼,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却极为短暂,所以,我的问题就是,人生苦短,什么是最珍贵的?”

    “那还用说,当然是得不到的,还有已经失去了的。”君惜月睫毛一动,立刻道。

    慕容冰燕闻言,虽然依旧不言不动,不过表情却有所缓和,看神态似乎颇为认可君惜月的答案。

    “我这个故事里的主角,也和你想的一样,不过,这却是错误的。”法海卖起了关子。

    “那你说什么是人生最珍贵的?”君惜月不服道,慕容冰燕也不知不觉的侧耳聆听起来,她也被法海勾起了好奇。

    法海见状,心头嘿然一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缓缓开口,以低沉平和的语速,讲了一个禅的故事

    从前,在一个崇佛的世界,有一座圆音寺,每天都有许多人上香拜佛,香火很旺。

    在圆音寺庙前的横梁上有个蜘蛛结了张网,由于每天都受到香火和虔诚的祭拜的熏托,一千年下来,蛛蛛便有了禅心。

    忽然有一天,佛祖光临了圆音寺,看见这里香火甚旺,十分高兴。离开寺庙的时候,不轻易间地抬头,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佛祖停下来,问这只蜘蛛“你我相见总算是有缘,我来问你个问题,看你修炼了这一千多年来,有什么真知拙见,怎么样?”

    蜘蛛遇见佛祖很是高兴,连忙答应了。

    佛祖问到“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蜘蛛想了想,回答到“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点了点头,离开了。

    就这样过了一千年的光景,蜘蛛依旧在圆音寺的横梁上修炼,它的禅心大增。一日,佛祖又来到寺前,对蜘蛛说道“你可还好,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你可有什么更深的认识吗?”

    蜘蛛说“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佛祖说“你再好好想想,我会再来找你的。”

    又过了一千年,有一天,刮起了大风,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蜘蛛望着甘露,见它晶莹透亮,很漂亮,顿生喜爱之意。蜘蛛每天看着甘露很开心,它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几天。突然,又刮起了一阵大风,将甘露吹走了。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感到很寂寞和难过。

    这时佛祖又来了,问蜘蛛“蜘蛛这一千年,你可好好想过这个问题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蜘蛛想到了甘露,对佛祖说“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说“好,既然你有这样的认识,我让你到人间走一遭吧。”

    就这样,蜘蛛投胎到了一个官宦家庭,成了一个富家小姐,父母为她取了个名字叫蛛儿。一晃,蛛儿到了十六岁了,已经成了个婀娜多姿的少女,长的十分漂亮,楚楚动人。

    这一日,新科状元郎甘鹿中举,皇帝决定在后花园为他举行庆功宴席。来了许多妙龄少女,包括蛛儿,还有皇帝的小公主长风公主。状元郎在席间表演诗词歌赋,大献才艺,在场的少女无一不被他折倒。但蛛儿一点也不紧张和吃醋,因为她知道,这是佛祖赐予她的姻缘。

    过了些日子,说来很巧,蛛儿陪同母亲上香拜佛的时候,正好甘鹿也陪同母亲而来。上完香拜过佛,二位长者在一边说上了话。蛛儿和甘鹿便来到走廊上聊天,蛛儿很开心,终于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但是甘鹿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喜爱。

    蛛儿对甘鹿说“你难道不曾记得十六年前,圆音寺的蜘蛛网上的事情了吗?”甘鹿很诧异,说“蛛儿姑娘,你漂亮,也很讨人喜欢,但你想象力未免丰富了一点吧。”说罢,和母亲离开了。

    蛛儿回到家,心想,佛祖既然安排了这场姻缘,为何不让他记得那件事,甘鹿为何对我没有一点的感觉?

    几天后,皇帝下召,命新科状元甘鹿和长风公主完婚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这一消息对蛛儿如同晴空霹雳,她怎么也想不同,佛祖竟然这样对她。几日来,她不吃不喝,穷究急思,灵魂就将出窍,生命危在旦夕。

    太子芝草知道了,急忙赶来,扑倒在床边,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道“那日,在后花园众姑娘中,我对你一见钟情,我苦求父皇,他才答应。如果你死了,那么我也就不活了。”说着就拿起了宝剑准备自刎。

    就在这时,佛祖来了,他对快要出窍的蛛儿灵魂说“蜘蛛,你可曾想过,甘露甘鹿是由谁带到你这里来的呢?是风长风公主带来的,最后也是风将它带走的。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他对你不过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而太子芝草是当年圆音寺门前的一棵小草,他看了你三千年,爱慕了你三千年,但你却从没有低下头看过它。蜘蛛,我再来问你,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法海的表达能力较吕洞宾强出了十条街,故事讲的委婉动人,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听的二女颇为动情,尤其是对痴心的蛛儿同情无比。

    “蛛儿怎么回答的?后来怎么样了?”见法海在最关键处戛然而止,二女不由齐声开口问道。

    “她对佛祖说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她刚说完,佛祖就离开了,蛛儿的灵魂也归位了,睁开眼睛,看到正要自刎的太子芝草,她马上打落宝剑,和太子深深的抱在了一起,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法海的一双魔爪早就不知不觉间攀上了二女的纤腰,“所以呀,这人生啊!最珍贵的就是要把握现在,珍惜你眼前的人,放弃你看不到的”

    说到“把握”二字时,法海的手顺其自然的攀上了高峰,这一次,慕容冰燕只是娇躯一颤,却出奇的没有再反抗,螓首微仰,美眸迷蒙,仿佛依旧在回味,痴呓道,“珍惜眼前,把握现在吗”

    “真是孽缘,我们怎么会喜欢上了你这个贼和尚?”君惜月的话却是更加大胆直接。

    “阿弥陀佛,你把你这句话中<喜欢>两个字去掉才是真的孽缘好不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