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_天天中文小说网_狗狗免费好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法海戒色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群英会(五)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群英会(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诗会开到现在,罗凤梧和法海二人一个出题、一个赋诗,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二人的较量。

    “前两首咏人,这最后一首嘛”罗凤梧拉了许久长音,忽而一停,突然道,“就咏事吧。”

    “何事?”

    “自是今日之事,我等之事。”

    罗凤梧嘿然一笑,“今日我等特来雷锋栖梅斋相聚,寒梅、白雪、美酒、佳人,吟诗作赋、开怀畅饮,以迎明日贵寺千佛大戒,真是好不痛快,所以,就请师弟赋诗一首,以作留念。”

    罗凤梧此言出口,诸人自是纷纷赞同附和,法海惊采绝艳的表现,横溢的才情,已然令他们心服口服,再也不敢有丝毫小觑。

    才子,放在哪里,都是让人高看一眼的。

    “霞云深处拥雷峰,几树春梅带雪红。斋畔佳人醉君意,寺前禅音入梵空。”

    法海却清楚,表现这东西最重要的是适度,过犹不及,太出风头很容易引起别人反感,所以,轻吟之后,即谦逊的朝诸人合什一礼,飘然归座,再也不发一言。

    没成想,法海这一谦逊表现,再配上这足以令人回味无穷的禅诗,又引来了阵阵热情如潮的掌声。

    许久,掌声方歇。

    “法海,其实你做个禅师也挺好的,为什么非要牺牲那么多去求长生呢?昙花一现虽然短暂,但那刹那芳华,却是万载青藤无法比拟的”

    妙玉轻轻一叹,娇躯轻移,和法海的距离更近了三分。

    “哗众取宠!!”柔水一般的素瑶仙子的中却几乎喷出了烈火,恨不得将法海焚为灰烬。

    “法二,没想到法海师兄竟有如此才华。”

    “翠儿,师兄确实有满腹才学,但是我有你。”

    “终于轮到我了”

    楚中天和法海的惊艳表现,不但没有让罗凤梧心存畏缩,反而激起了他的才思骚情。

    罗凤梧没端酒杯,而是拎起酒坛,潇洒的走到厅前,望着厅外飞雪,闻着屋内酒香。

    他的心情很舒畅,他觉得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到了同志,在这种寒雪飘飞,万梅盛开的时节,品酒吟诗,卖弄风流,简直就是一大享受。

    罗凤梧自称诗画双绝,肚子里也是很有货的,不过,他和诸人明显不是一个风格。

    他的风格,就是色。

    罗凤梧潇洒昂首踱步,对空狂饮,纵声长吟。

    “众香国里人来去,花信风中鸟倒悬。更喜春光相映发,横斜疏影托梅还。”

    诸人一阵鼓掌,此诗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不过看在青冥之酒的份上,众人自然乐得捧场。

    不过,诸人明显小觑了罗凤梧的歪才,更小觑了他的放荡不羁。

    “喜事虽多,憾事也不少,当今修士只知道苦修,却不知阴阳相合、龙虎相济才是天道至理。所以啊,我还有四句送给在座的诸位修士,不,今天在座的都是才子佳人”罗凤梧戏谑的一笑,手指从诸人身上一一点过,一脸坏笑地高声吟道,

    “佳人独宿千千万,才子孤眠万万千。天公若肯行方便,两处牵来一处眠。”

    “噗”

    “噗”

    “噗”

    上次是法海一个人喷,这次却是齐喷。

    一时间,才子尴尬,佳人羞涩,诸人目光古怪的瞄着一副自得其乐模样的罗凤梧,尽皆无语。

    你也太露骨了吧?就算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能不分场合啊?一句话,就要把这帮子雅士、仙子们直接送上床头,这不是赤果果的拉皮条吗?若是传扬到张天师耳中,还不得把他老人家刚气歪的鼻子给气正了啊?

    法海以手掩额,顿觉头痛,其余才子们为了掩饰尴尬,也只能默不作声的埋头喝酒,以压抑心头的躁动。

    一个很风雅的聚会,至此,完全变了味,不过酒却下的飞快,宾主尽欢。

    众人觥筹交错之时,罗凤梧却抱着酒坛将法海拉到了一边,对酒当歌,交觥畅饮起来。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入世冷梅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桠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法海师弟,你一坛酒都快下肚了,还未开樽?”

    “阿弥陀佛,小僧喝的不是酒,是寂寞。”法海潇洒一笑。

    “哈哈,说得好,是寂寞,万载修真,唯留寂寞。天下修士,让我看着顺眼的人不多,你法海算一个。”罗凤梧哈哈大笑起来。

    “小僧也佩服罗师兄,活得自在潇洒,大道随心,我自风流。来,干一个。”法海醉眼微睁,洒然道。

    “不用和我装模作样,我看的出来,你庄严的外表下同样有着一颗骚动的心,咱们俩,本质上是一类人。只不过在某些方面,我敢、你不敢罢了。”罗凤梧抿了一口酒。

    “哈哈,竟然被你看穿了。不错,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正所谓欲悟色空为佛事,故栽芳树在僧家。细看便是华严偈,方便冈开智慧花。来,再干一个”

    一个刻意结交,一个顺水推舟,罗凤梧和法海一来二去很快就成了志趣相投的好朋友,关系如同前世的撸友。

    “听说你们大林这孤阴不长之地竟有四大美人?而那妙善女尼还是八百年前的中原第一美女?”

    “不错。”法海醉眼之中闪过一丝暗笑,不动神色道。

    “八百年前中原第一美女,也未必就比在座诸女漂亮吧?”见法海不动神色,罗凤梧心头一动,故意出口激道。

    “呵呵,荧光比之皓月,百年陈酿比之这青冥之酒”法海眸中闪过一丝迷醉,谓然一叹,“我虽只见过妙善师姐一面,却终身难忘。可惜,妙善师姐早已慧剑断情、了却尘缘,你却是无缘一见了。”

    “那可未必。”罗凤梧眸中光芒一闪,又问道,“我虽久闻妙善师姐之绝世芳名,却不知以妙善师姐之绝世姿容,当年为什么要看破红尘、挥剑断情呢?”

    “每一个挥剑断情的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法海意味深长道。

    “真是残忍。”

    “谁残忍?”

    “你们!她已经是寡妇了,你们还让她守八百年活寡,简直太残忍了。”罗凤梧一副痛心疾首模样。

    “残忍?罗师兄,你觉得我法海文采如何?”法海摇摇头,忽而道。

    “才高八斗。”罗凤梧对法海的文采是真心佩服。

    “我的修为如何?”法海又道。

    “出类拔萃。”罗凤梧想了想,接着道,“早在前日,我就已经看出师弟修为之深,在大林年轻一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我的相貌又如何?”

    “风度翩翩。”罗凤梧赞罢,很认真的补充道,“只比为兄我略逊一筹而已。”

    “我大林的男女之戒呢?”

    “以方丈之尊,光明正大养女儿的,佛门九大派,好像也只有你们大林一家,哈哈。”罗凤梧瞄了瞄不远处的妙玉,嘿然笑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还孜然一身吗?”法海点点头,忽而道。

    “为什么?”

    “因为我心里也有一个不可能的人。”

    法海怅然一叹,忽悠起来,“或许,只有她真的找到了归宿,我才能断了念想、消除心魔,得到解脱在大林寺,像我这样的三代弟子多不胜数,罗师兄,你说说,到底谁更残忍?”

    “法海师弟,你真的希望她找到归宿?”罗凤梧心头一喜。

    “当然,只要这个人能够配得上她。”法海猛灌一口酒,唏嘘道,“罗兄,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世间,有一种得到叫做放弃,有一种钟爱叫做祝福,有一种”

    “你看为兄如何?”

    “你?”法海顿时笑了,“罗兄虽然优秀,但此等女子不是你我能够奢求的。”

    “不管成与不成,只要敢去追求,就有一半的可能。”罗凤梧自信满满道。

    “哈哈,罗兄真是勇气可嘉。”法海顿时哈哈大笑,不无揶揄道,“你若是真能得到妙善师姐青睐,小僧我届时定会送上一份厚厚的贺礼。”

    “好,我们一言为定。”罗凤梧话锋一转,忽而面现难色道,“不过,为兄毕竟初来大林,人生地不熟,此事还望师弟鼎力相助。”

    “以你我之间交情,自不必说。”法海很仗义道。

    “此次千佛大戒,不知妙善师姐会否前来观礼?”罗凤梧又问道。

    “应该不会,千佛大戒十年一度,妙善师姐常年在霞峰栖霞庵潜修,很少露面,这些年来,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才得见她一面而已。”

    法海忽然一叹,“可惜,不但没有抓住机会,反而给她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再也难有机会向她辩白,更不可能哎!”

    见法海一副憾然模样,罗凤梧不由好奇道,“你做了什么?怎么就无法辩白了?”

    “因为我无意间窥见了她出浴”法海舔了舔嘴唇,貌似一副迷醉模样,“虽然被她打了一掌,差点丢了性命,但是那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景值了!”

    “什么?!”罗凤梧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看向法海的目光依然满是嫉妒,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你为什么说没抓住机会呢?”

    “因为我看了一眼后,太过紧张只顾得跑了”法海一副追悔莫及的表情,“后来我反思了数年之久,才想明白,若是当时我,可能哎,此策虽妙,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可能了。”

    “那种情形下,又有何良策?”罗凤梧却是彻底被勾起了兴趣,顾不得遮掩急巴巴道。

    “咳!”法海咳了一声,吊足了罗凤梧胃口后,方才悠然道,“我先给罗兄讲一个李逍遥和赵灵儿邂逅的故事吧从前”

    “仙灵岛上别洞天,池中孤莲伴月眠。一朝风雨落水面,愿君拾得相惜怜”罗凤梧痴痴念罢,目光陡然火热起来,紧紧抓住法海的胳膊,“还请师弟帮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