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卷 第一章 初见灵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穿过了数条大街小巷,法海终于抵达一座豪华宅院之前。

    只见得红门耸天,气派无比,门前镇宅的两只石狮子每只重于千钧,威猛中带着无尽威严,门顶高悬大红底的金子写着“德王府”三个雄浑大字,门前尚有一队目不斜视的官兵和数名身材魁梧的带刀护卫在那里警戒巡逻,更见神威。

    法海刚刚走近门前,就被面容沉冷的带刀护卫拦了下来,好在,护卫见法海是一个气质高雅出尘的读书人,说话还算客气。

    “这里亲王府邸,公子如若无事,还请速速离去。”

    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不仅是说为王公大臣看门的人牛逼,也说的是这些人眼光见识很高,不啻于七品官员,懂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在下乃是德王故人之后,此次奉长辈之命前来面见德王千岁,诺,这是信物。”

    待法海亮出一方玉佩之后,那侍卫头子顿时一惊,脸上立刻堆起笑容,恭谨无比的引着法海进入了德王府。

    法海头脑中虽有京城记忆,但也是第一次进入的王府重地。

    一路行来,只见这德王府果然不愧亲王府邸,占地极广,到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红花绿叶相衬,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法海一边浏览王府风景,一边跟随侍卫走入了内院一座古宅之中。

    这古宅不似府内其它建筑富丽堂皇,却淳朴庄严至极,砖石为底,硬木架构而成,却未漆上任何颜色,而且还有多处因岁月已久被雨水淋洗的发白,不过却显得极为典雅风范。

    法海刚一进王府,就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神念从他身上一扫而过,旋即隐匿不见,不过法海却毫未在意,悠然跟随侍卫头子进入了大厅。

    只见大厅里面除了几张太师椅,以及数座巨大的立地烛台外,法海见得最多的就是各类大大小小的字画,看的出来,这位德王殿下算得上是一位雅人。

    未及仔细打量,法海就见内门之内急急匆匆的走出了一位四旬上下的青衫男子,慈眉善目,却难掩雍容气质,不过,其眉宇之间却带着一抹深深愁容。

    “卑职参见殿下”

    没等那侍卫头子行礼,青衫男子就不耐的挥了挥手,示意其速速离去。

    “小僧法海见过德王千岁。”

    待侍卫头子离开后,法海才好整以暇的朝德王稽首一礼,一副淡然出尘模样。

    自古皇族和各大门派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而且两者之间合作多于对立,所以,对于德王,法海在保持修士的矜持之余,还是表现出了必要的尊重。

    “小法师不必多礼,快快请坐。这次能请得小法师前来,真是蓬荜生辉啊”

    德王说的很客气,也很有涵养,但是法海却能感觉到,看到他这幅弱冠书生模样后,德王笑容背后的愁思似乎又重了几分。

    分宾主落座后,在德王招呼下,内门走出了两个妙龄侍女,为法海奉上了香茶。

    “本王和贵寺大方丈虽是忘年之交,但是却从未去过大林,不知小法师师从寺内哪位长老?”

    德王这么一问,法海心中却乐了,这位德王上来就刨根问底,感情是为外表所惑,有些信不过我的本事啊。

    “小僧座师乃是无渡长老。”法海不动声色的应道。

    “哦,原来是下院监院大师、客座的无渡长老”

    德王一愣,皇族对当今修真界尤其是名门大派的了解是极深的,尤其是被他引为强助的大林寺,德王更是深入了解过,不过,对无渡长老,他却知之不多,只知道这位长老很擅长指点迷津、谈天论道而已。

    “这次小僧奉大方丈之命乔装而来,是专程来保护世子的,不知可否请世子出来,一齐商量一下相关事宜。”法海却懒得和德王解释太多,开门见山道。

    “小法师所言极是,是本王疏忽了,请稍后片刻。”

    见法海抬出了大方丈,德王却不好再行试探,略显尴尬的笑了笑,朝身后侍女一阵低语,那侍女领命后匆匆离去。

    没过多久,一个衣着华丽、油头粉面的病态少年和一个身披八卦袍、气质飘然的中年道士走了进来。

    法海只是匆匆一瞥,就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满脸矜持、一副俯视众生模样的道士身上。

    同行!看身上气机,应有八品左右修为,而且似乎还是一个灵官。

    朝廷设灵官网罗天下修士,但灵官说白了只不过是一支队伍庞大的雇佣军,这些人成分复杂,多为散修,拿朝廷的资源供奉,为朝廷处理修真界之事,所以,很多灵官并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他们忠于的不是皇族,而是天材地宝。

    修士有修士的尊严,他们往往视凡人如蝼蚁,或许他们往往会因利益为朝廷做事,但是哪位王公大臣要想请高品灵官去看家护院,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修真界,这是自毁名声、遭人鄙视的行为。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若哪位王公大臣有特殊的身份,或者花极大的代价,或许能得到某位大能施以庇护,但是,这种庇护大多是暗中进行的。

    德王贵为亲王,府内应该是有高品灵官暗中坐镇的,但估计平素也是像祖宗一样供着,根本不可能长随在德王左右,不然的话,此时法海眼前这个八品灵官也不可能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牛逼模样。

    “见过父王。”病态少年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无量天尊”道士只是矜持的朝德王一稽首,又微微瞥了法海一眼,就自顾自的闭目养神起来,仿佛周围一切外物都与其无干,端是好一副世外高人风范。

    “道长来的正好,快快请坐。”

    德王偏偏就吃道士这一套,根本没有搭理那少年,而是忙不迭地将道士迎到了上座,道士倒也安之泰然,大模大样的坐在了上首位置。

    那病态少年,也就是世子赵嗣见状,也趁机坐在了法海对面,眯着一双满是淫邪的眼睛,略带着好奇,上下打量起坐在德王对面的法海来。

    “小王为道长介绍一下,这位小”

    德王正说到一半,突闻耳边传来一阵蚁语,不由蓦然一惊,看法海正朝他微微点头,又看了看似乎毫无所觉的道士二人,强压下心头震惊,不动声色的改口,“这位这位贤侄叫做苍景空,是小王一位老友的后人”

    “你是苍家老二?难怪看着有些眼熟,你竟然还活着?”没待那道士开口,赵嗣讶然插口,被德王一瞪,才悻然闭上了嘴。

    “无量天尊!”道士却对法海毫无兴趣,冷然道,“贫道受王爷所请,以每月一枚地灵丹为酬照料世子,这些日子下来已然大大耽误了修行。若是王爷想要贫道再行照料此子,贫道却是有些力有不逮,王爷还是另请他人吧。”

    散修修行极为艰难,所以也很市侩,通常开口就是利益,除了修为、法器、丹药、神通之外眼中再无他物,在修真界是有名的小家子气,多为名门正派所不屑。

    “道长误会了。小王不是要道长照料景空贤侄,而是希望他能和道长一起帮小王照料世子”

    “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