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女曌君(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万鬼阵对八品以下修士来说是举步维艰,但对法海和双煞来说却是犹如闲庭信步。

    尤其是法海,佛门正宗禅功对鬼魂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身上毫光微微一现,身边百丈之内万千鬼魂尽皆仓惶飞退,几人很快就来到了焱光之塔下。

    一靠近焱光之塔,法海顿时感觉到一股庞然灵压从塔顶自上而下护持着整个塔身,塔门却处没有任何守卫,里面黑漆漆一片,一眼难以看穿虚实。

    “万鬼阵只是面见女曌君的第一关,这焱光之塔共有九层,女曌君居住在第九层,下面八层,每一层都有一名八品修士坐镇,寻常修士若想见到女曌君,只有从这道门户进去,通过八位八品修士的层层考验,方有资格上到第九层。”

    春姬说罢,转头看了看法海身后的黑白双煞,接着道,“不过,这也不是唯一的通路,有黑白双煞这两位八品后期修为的城内耆老在,我们就可以走第二条路,破开灵压、直飞九层。”

    “规矩还真不少,不过,既然有捷径,那我们就走捷径吧。”

    在法海示意下,黑白双煞率先冲天而起,破开层层灵压,直飞九层而去,紧随双煞之后,法海拂尘一卷春姬四女,也施展出一念飞天诀,带着四女飞上了焱光之塔第九层。

    整个第九层就如同一座建在空中的宫殿,在头顶巨型火焰光辉映照下,充满了魔幻色彩。

    焱光之塔第九层作为女曌君潜修和发号施令之所在,建造的极为奢华,与下面八层青石结构不同,整个第九层都是由内蕴灵力的透明琉璃构成,法海倏一踏进第九层,举目四望,一片通透,仿佛找到了当年去东方明珠观景台游览的感觉。

    跟随黑白双煞身后,法海几人踏入了殿中,只见殿内异常空旷,四面皆为透明琉璃,天外云雾清晰可见,殿中矗立着一座古老的鼎炉,炉内阵阵檀香弥漫,令人闻之心神一阵清明。

    鼎炉之后丹犀之上,则是一个巨大的躺衣,此时,一个身披赤红大氅,内着火云战甲的女子正端坐在上面,瀑布一般的秀发披散开来遮住了大半面孔,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光从双煞、春姬四女身上一一掠过,最终落在了法海这个生面孔身上。

    女人在打量法海,法海也在打量她,不用问,法海也知道此女必是女曌君无疑。就算有大氅、战甲阻隔,花丛老手的法海也能看出女曌君的身材非常曼妙、凸凹有致,单就体态而论堪称极品,比春姬四女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一身战甲大氅又添几分巾帼英武之气,更能激起男性征服的**。

    可惜,如此一个体态撩人的尤物,却长了一张令人扼腕的阴阳脸,左脸皮肤白皙水嫩细腻,右脸却是焦黑如炭,一阴一阳,一黑一白,却是糟蹋了精致至极的五官,和一双如云似雾的翦水秋瞳。

    日月凌空是为曌,法海至此终于明白为什么别人会称她为女曌君了。

    “春姬见过城主。”

    黑白双煞像个傀儡一般矗在那里一言不发,法海则只顾得上下打量品评女曌君,感觉气氛有些诡异的春姬,只得率先开口了。

    不过,春姬嘴上虽然很恭敬,却根本未行大礼,只是微微欠身而已,而且,自始至终她们姐妹都一直侍立法海身后,立场拿捏的异常分明。

    “你们考虑的如何了?”

    与春姬的银铃脆语不同,女曌君的声音异常沙哑没有丝毫感情,阴阳脸上更是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不过目光却是愈发冰冷,如刀一般直指四女身前法海,“看来你们已经有了抉择。”

    “不错。”虽然心头发虚,但春姬还是目光坚定的硬挺道。

    “你们姐妹追随我多年,应该知道这么做的后果,难道你们认为他能够替你们承担这个后果?”

    毫无征兆的,女曌君身上散发出一股庞大仿若实质一般的灵压,飓风一般直指法海而去,霎时间,大殿之内阴灵呼啸,万鬼哀嚎,给人一种置身修罗场的错觉。

    “喝!”

    看到女曌君突然针对法海释放灵压,一直默不作声的双煞就如同被踩到了尾巴,气势陡起,忠犬护主一般双双释放灵压拦在了法海身前。

    三股灵压瞬即交锋,强悍灵压余波激起阵阵狂风,吹的法海五人衣袂飘舞,四女更是花容变色。

    黑白双煞以二对一,合力释放的灵压竟然也只堪堪抵挡了女曌君数息时间,就有些后力不足,难以支撑。

    “吼”

    双煞眉毛胡子根根炸起,就欲拼命,就在这时,女曌君的灵压却已轻轻收回,令双煞齐齐一阵错愕,不过面对敢于冒犯法海之人,他们却并没有打算收手放过,身形一展,就欲扑向女曌君。

    “你们也住手吧。”

    法海一张口,黑白双煞顿时身形一滞,悻悻回到法海身后,低眉顺目侍立起来。

    “看来,就连黑白二老也选择背叛我、投靠你了?”

    犀利目光再次转向一副风轻云淡模样的法海,女曌君沙哑低沉的声音中难掩一丝好奇。

    “不是背叛于你,而是弃暗投明,不是投靠于我,而是一心向道”

    法海闻言,悠悠一笑,拂尘一甩,摆出了一副得道高人模样。

    “道?”女曌君一听,亘古不变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表情,是不屑,赤果果的不屑。

    “不错。淡定行世间,然诺贯诸天,妙言和谐论,道植万万年。”法海却没有理会女曌君的神情,自顾自一声长吟,“这就是吾等之道。”

    “藏头诗?淡然妙道!原来是你,沧海一帆悬。”

    女曌君眸中闪过一丝恍然,不过神态依旧居高临下,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你曾帮助春姬杀死过一只阳鬼,这一点,焱凰城和我都要感谢你,但是,你同样杀了我府内侍卫赤雷,这件事,我却还没有找你算账。没想到,如今你又得寸进尺,竟然偷偷策反城内耆老、勾引我的侍女,我很好奇,按理说你此时应当带着他们偷偷离开才对,你为什么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呵呵,赤雷被杀,是因为他该死,春姬姐妹选择我,是因为有约定在先,双煞追随于我,是因为他们一心向道。”

    法海呵呵一笑,恬淡目光毫无畏惧的直视女曌君,颇为意味深长道,

    “至于贫道来见城主,则是因为想要送你一场天大的富贵。”

    因为有事要出趟门,所以这几天一直一更,存点儿稿不至于出门时断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