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法海亦可弑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方丈主意已定,法海也只能选择承受一切后果,不论好的,还是坏的。

    如果是天堂,那么大林会踩着一品大派上位,法海回归,金山寺住持自然会做的有滋有味,可以调动各方资源的收拾白蛇、恶心观音。

    如果是地狱

    后台尽毁、自绝于正道、夹着尾巴做人、被白蛇扣屎盆玩的、落得一世骂名,只能找个没人角落苟延残喘,最终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憋屈至死。

    法海的未来面临着两个极端,令他憋屈的是,以目前的他,根本无力决定自己的未来。

    看法海表情阴郁,风无心轻轻一笑,悠然端起茶杯,“所以我们儒门很少参与修真界的争端,仙本无尘,但修真的是人,所以修真界也就是一个大的名利场。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何如饮杯茶去?”

    “哈,风兄所言极是。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干脆拿壶酒来!”法海听罢,不由心绪一轻,一挥衣袖,石桌之上已然多出一壶灵酒、两尊酒杯。

    “法海师兄此联对的甚绝,这袖里乾坤、掌中佛国之法更妙。”风无心对法海出口成章甚是佩服,也不做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法海端起酒杯微微一笑,即步入了正题,“风兄即来部州,那楚中天天赋迥异,想要除他绝非易事,不知下一步有何打算?”

    风无心闻言,放下酒杯,“自是先去寻找老师,再伺机而定。楚中天要杀,弑天也要找寻,当然一切都由老师做主。”

    说起风雅颂,法海不由忆起之前所见,这风无心似乎对风雅颂极其尊敬依赖,但风雅颂对风无心的态度却有些过于冷漠。

    虽然心中好奇,但法海却没有多问,毕竟交浅言深、有些唐突。

    至于这对师徒风尘仆仆大老远跑来部州找寻弑天的后补,同样令法海想不通。

    “神州儒门人才济济,就没有合适人选?风兄和尊师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儒门,事无不可对人言。师兄有所不知,儒门弑天之人,比之佛门转世者、道门灵根灵体者还要难寻的多。”

    风无心闻言,微微一叹,“自有儒门以来,真正的儒者弑天只有寥寥数人,当年至圣先师门下七十二大贤之一,也就是我屠龙一族的祖师鬼谷子贡算是其一,子贡先师传衣钵于荀子,荀子传衣钵于韩非、李斯,李斯作为弑天背叛师门、残杀同门师兄、助纣为虐,令始皇帝血洗百家、坑杀大儒,在李斯伏法之后,弑天传承一度断绝。后来,我鬼谷六林成立,共议弑天人选,才有了如今这一套选拔培养程序,不过数代以来,鬼谷六林共议出来的儒者弑天,却从无一人能够达到当年那几位弑天的高度。”

    “那是为何?”法海一愣。

    “像我,就是因为我从降生起体内就蕴含一口先天浩然正气,被师门寻得后耗尽人力物力培养教育,一直以来苦读诗书、勤养浩然正气,若是能够通过门内三大试炼,得六林共举,就能执掌圣器太一,成为一代儒者弑天。”

    风无心神色有些黯淡,颇为自嘲的一笑,“可惜,这样的弑天,固然有能力制衡皇权,却非真正的弑天。”

    “哦?”

    “弑天者,追随的是至圣先师的脚步,捍卫的是至圣之道,是能够成为万世师表的儒者。可惜,古往今来,能够成为万世师表者,都是能够窥透万世经纶、掌握至圣真谛之人。这样的人,和我们这些光靠勤学苦读之辈有着本质的不同,他们即视百家之言如无物,又能汇百家之长于已身,以文载道、口诛天下,这样的人物几万年都出不了一个。法海师兄,你说这样的人杰,让我们上哪里去找?”

    看到风无心有些动情模样,法海真想告诉他,这样的人还真不难找,眼前就有一个,不过却没有说的那么牛犇伟大罢了。

    法海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虽然他身怀至圣真谛,但是他不觉得鬼谷之人会单纯到,他一亮出身份、对方纳头就拜这种程度,而且,就算鬼谷求才若渴,法海也不会轻易涉入其中,毕竟,鬼谷太过神秘,水太深,一旦涉入,以他的实力很难自拔。

    不过,儒门鬼谷屠龙一族,在万不得已时,倒是法海的一条退路。

    魔门拜月教算是法海的一条退路,部州淡然妙道算上一条,如今加上鬼谷,法海已是狡兔三窟。

    眼中只有前路,那是勇者前路要看、更要看好退路,这是智者。

    “呵呵,贫僧只能祝愿风兄和尊师能够早日寻得真正弑天之人了。风兄此来部州,一为弑天,二为楚中天,寻找弑天贫僧帮不上什么忙,但是铲除楚中天这个邪魔,乃是吾等正道当行之事,风兄若是不嫌弃,贫僧倒是觉得我们可以合作一下。”

    与风无心师徒合作,是法海选择救人的第二个目的,仇人的仇人就是天然盟友,风雅颂这尊大儒摆在那里,以法海的个性,自然要利用一二。

    合则两利之事,没成想风无心却是一脸的为难,“这师兄有所不知,我与老师初到部州时,就有峨眉剑派羽士沐娥眉找老师合作,却被老师拒绝了。”

    “峨眉剑派乃是当世大派,羽士沐娥眉不就是紫青双娇之母,如此剑道高手奥援,尊师为何要拒绝?”法海奇道。

    “问题在于对方的道门身份,师兄可知,一扇轻摇君子风,乃是老师败于秦丞相后所吟,而在那之前,老师最常挂在嘴边的是百家血劫不见僧,一骑西行掩道锋。神州原本儒为首,焉能平坐共齐名?”

    “原来如此,倒是贫僧唐突了。”

    法海闻言,顿时恍然,感情这风雅颂竟是个儒门独尊者,眼里容不下异教徒,风无心不好说自己老师的不是,所以才拐弯抹角的以诗来提醒法海。

    百家血劫不见僧,说的就是始皇帝当年屠戮诸子百家之事,当时唯一逃过一劫的就是佛门,当时佛门实力强大,却并没有为百家出头一骑西行掩道锋,自是指三藏上师西游之事,当时道家锋芒尽被佛门掩盖神州原本儒为首,焉能平坐共齐名,这两句就纯粹是大儒门主义者的言论了。

    也正是因为风雅颂是个极端崇尚儒门独尊之人,所以当年才在修真界掀起一片血腥,惹来了稷下书院的封杀。

    既然和风雅颂无法合作,法海也就不再赘言。

    风雅颂这个话题一开,风无心也觉得有些尴尬,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默默和法海喝了几杯闷酒后,就坚持告辞离去。

    善缘已结,对方坚持要走,法海自是不会强留。

    将风无心送出金刚之海,望着她渐行渐远的羸瘦背影,法海嘴角不由微微一翘。

    “儒者呵!”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风无心虽是一个难得美女,但法海却不是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男人,所以,自始至终他也未曾拆穿风无心,既然风无心喜欢扮男人,法海就投其所好以男人视之。

    无疑,法海已经赢得了风无心的友情,这对法海来说算是一件好事,下一步,就是要让友情发芽,直到可堪利用为止。

    多条朋友多条路,如今有风无心师徒去对付楚中天,法海也就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用在淡然妙道之上。

    法海也清楚,以风无心师徒的性格和实力,在这个蛮荒的部州,未必玩得过拥有妖族后盾的楚中天,不过,对法海来说,只要他们师徒能够牵制楚中天一段时间就足够了,待他积蓄足够力量,自会再次出手,将楚中天这个祸胎彻底绝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