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造化玉蝶(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所谓相由心生,若心有所感,则相有所应。

    当法海无尽怀念小玉蝶之际,法相竟也随之变化,小和尚身躯一震腾空,双臂一展,霎时浑身上下散发出无尽禅光,光芒过后,小和尚已然消失于法海意识之中,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五彩斑斓的玉蝶。

    玉蝶展翅也只有巴掌大蝶身不过拇指粗细,却通体晶莹璀璨,熠熠生辉,犹如一件最精致的艺术品一般,有着说不出的美感。

    玉蝶双翅之上符文缭绕,散发着古朴荒凉的气息,若有明眼人在此,定会看出这些古朴符文正是代表洪荒文化传承的史前甲骨文字。

    玉蝶微微昂首,两只璀璨犹如宝石一般的复眼圣光缭绕,带着无尽超脱之意,仿佛能一眼望穿诸天万界、三千大道,双翅轻轻扇动,宝光流转,看似渺小羸弱,却气势无边,仿佛上古洪荒大能踏碎亘古时空、莅临凡尘而来。

    “好一只超脱万界、神佛辟易的异蝶!”

    一直以来,法海都在以蝶身游洪荒,从未站在第三者角度欣赏过自身,如今法相变化,再现玉蝶,顿时令法海满意无比。

    穿越以来,法海就对自身的法相有着诸多不满,主要体现在卖相上。

    当年的佛陀虚影,虽然光芒万丈、法力惊人,但是那副面容实在是猥琐的无法见人。

    晋升浮屠、法相由虚入实,终于不再面容猥琐了,却走向另一个极端,变成了一个萌萌的小和尚,这让一直以来都以睿智英明、淡定成熟形象示人的法海,心中一直很不舒服。

    如今法海终于满意了,这只玉蝶要卖相有卖相,要气势有气势,要内涵有内涵,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简直就是完美无瑕,令人目眩神迷。

    “卖相虽佳,就是不知本事如何?”

    法海疑惑方生,玉蝶顿有所感,斑斓艳丽的小翅膀轻轻一振,霎时,虚空巨颤、天地共鸣,玉蝶已然化作一道异彩流光冲破法海意识空间,以及包裹肉身的巨茧,仿佛超脱一切的神灵般,出现于日晷之上。

    与此同时,法海体内惊雷滚滚,一道禅光冲霄而起,法海的意识竟然再次超脱肉身,附着于翩翩飞舞的玉蝶之上。

    “咦?!”

    突破肉身束缚,在外界与玉蝶灵识合一的法海顿时惊诧莫名,难以置信的扇了扇翅膀。

    “长生四品显化境?!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突破了?”

    不怪法海不淡定,要知道,长生五品浮屠境是修佛者的一道坎,踏过了法相就会实体化、变为修士的第二生命。

    即为第二生命,自然能够像本体一般承载意识,所以,五品以上的修士就有了夺舍重生的能力。

    不过,五品修士的法相虽为实体,却异常虚弱,难以冲破肉身束缚,更难以长存天地之间,而意识的转移同样千难万难,在自身意识之内,意识与法相灵识合一是很简单的事,在体外,灵识合一却相当于新生,若无外力相助,极难做到。

    所以,修士的夺舍重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逆天而行、危险万分,光是这第一步,没有必死的决心、没有庞大的外力相助,根本不可能实现。

    不然的话,区区五品浮屠境、元婴境的修士就能轻易夺舍,这个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法海虽有一步四品的修为,没有外力相助,也不敢轻易尝试意识出体、灵识合一,本来他想多积蓄几年、巩固境界,再寻突破之机,没成想玉蝶小翅膀轻轻一振,就让他省下了几年的时光和生死的试炼,一下踏入了灵识合一、法相出体的显化境。

    此时,法海可以说惊喜有加,他却是不知道,在他睡梦之时,意识早已借助外力出体了一次,一回生、二回熟,所以这次才会如此容易突破。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玉蝶亦是功不可没。

    不过,玉蝶虽然能够出体显化,无视法则翩翩起舞,法海却能感觉和梦境不同,在他超脱法则时,法力消耗极快,纵使法海修为深厚程度远超同品修士,一样难以持久。

    略一思忖,法海即刻明悟,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梦境只是梦,玉蝶非真实存在的,也就无所谓消耗,而如今自己出体显化的玉蝶法相确是实实在在的灵体,维持超脱一切的天地逍遥之身自然也会消耗实实在在的法力。

    以法海自身法力,也只能坚持数息而已。

    超脱一切固然强大,消耗也绝对惊人。好在法海有吉祥天光,已然炼入法相,其内愿力众多,可以拿来应急,不过如此败家般的庞大消耗也同样令法海肉痛无比。

    所以,法海翩翩飞舞了一会儿,就意犹未尽的恢复了常态,不再施展天地逍遥之身。

    这时,那苍老神念再次传来,与法海梦游前相比,竟是虚弱了许多。

    “恭喜尊者游历归来、修为再进,观尊者法相玉蝶,竟拥有超脱老衲宙之法则的神异威能,必是北冥逍遥篇所载之天地逍遥之道了。”

    “正是,多谢前辈成全。”法海化身为蝶,也只能用神念和对方交流,“前辈,不知我睡了多久?”

    “庄周化蝶,一梦万载。一日即是万年之久,而你整整睡了六百年,纵使老衲以残存法力驱动这岁月轮助你,将时间放缓了十倍,这外界也足足过了一甲子。”

    “咦?!”

    纵然法海淡定,一听这话也顿时有些发蒙,第一反应就是拿自己前世学的并不好的数学计算起来。

    “睡了六百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相当于一万年,那我岂不是在洪荒世界整整游历了等等,再算算,再算算”

    法海千算万算,终于算了出来,“竟然在洪荒游历了整整二十一亿九千万年,天!”

    一下子,法海顿时再也无法淡定了。

    法海前世数学学的再不好,也知道这二十一亿九千万是个多么庞大的数字,换算成金钱,足够把他砸死,换算成时间,同样惊人,相当于地球一半的寿命,让他一下子比地下埋煤还老了无数倍。

    就算以洪荒的计年方式元会算,一元会相当于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也相当于将近一万七千多元会。

    一万七千多元会,几乎贯穿了整个洪荒文明。

    “难怪洪荒中的大事能人几乎都被我给遇到了,论岁数,我似乎也不比那些洪荒圣人们差上多少,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要高高仰望他们,毕竟,大家都是同龄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