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妙善是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妙善师姐?!”

    法海彻底愣了,对这位八百年前被称作神州第一美人的师姐,法海接触的并不多,在大林那些年,加起来也就见过一两次,只是从妙玉那里知道,妙善师姐常年在栖霞庵闭关参禅,根本不理世俗之事。

    这么一个早已挥剑断尘丝的人,怎么会搀和到了天墓之争,又站在了大慈恩寺天之佛一方,还能逼的无渡禅师兵解飞升?

    饶是法海修成了淡定佛法相,也一下子觉得脑细胞有些不够用了。

    “早在下天墓之前,师父就让蜀中霹雳堂接走了法刻师兄,又以灌顶**助我修成了极乐禅宗数门大神通,还传给了我极乐禅宗的镇宗法器,那时候我就奇怪师父怎么突然变大方了,不过也没有多想。”

    “后来众派齐聚大林,凤梧姐也上了大林,师父和大方丈一起将镇狱光明经交给了我们,说一旦事情有变就让我们趁机收走雷峰塔,上部州来寻师兄你继承大方丈之位,并让我们提醒你一件事”

    不等法二说完,罗凤梧已冷然接口道,“小心妙善!”

    一提起妙善,罗凤梧烟视媚行的俏脸上皆是满满的恨意,曲线完美的娇体上,胸前的波涛剧烈起伏,仿佛又忆起了尘封百年的惨痛。

    “哼,每个挥剑断情的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我看这贱人心里装的就是那天之佛!只是可怜了二弟你和妙玉妹妹,被她欺骗了上百年”

    本来思路有些乱的法海,被二人这么一搅和,反而平静了下来,思维也愈发的清晰,穿越以来,无论是见到的,还是听到的,有关妙善的一幕幕在脑中掠过,忽而,法海心神一震。

    “难道妙善就是她?!”

    不错,也只有她才有本事逼的无渡禅师兵解飞升

    法海又想到了当年的雷峰塔之变,若是她出手,当年包括无渡禅师在内大林众僧的负伤,以及大林、云林两派遍寻不到白蛇痕迹,都有了很好的解释。

    那几千年前的天龙寺之难呢?

    常年闭关、岁月轮

    法海脑中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百年来沉甸甸压在他心头的重重迷雾逐渐被拨开,宿敌已然现出存在的痕迹,看来,是时候返回神州了。

    “师兄”

    “我没事,情况很糟,但是还没有糟糕到让人无法承受的地步。师父师娘兵解飞升,虽然不如修成正果、化虹西去,总算是没有性命之虞,法刻能够返回霹雳堂也算是逃过一劫,至于大方丈、张天师他们”

    法海长吁口气,望向了罗凤梧,开口安慰道,“兄姐,咳,凤梧,你要节哀顺变,伯父伯母的仇,我会和你一道向他们讨回的,倒是慕容咳,嫂子那边如何了?没有了伯父伯母支持,又逢如此大变,她的处境堪忧啊!”

    一行部州百年,法海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君惜月和慕容冰燕二女,可惜部州实在太过遥远,法海也难以打探到二女消息,此时看到罗凤梧,自然要问个清楚,以遂心安。

    “哎,和我成婚,是她最大的不幸,龙虎山本就是个血缘至上的地方,她以少主母身份主持教务却百年都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又如何能够服众?此次天墓之争,龙虎山元气大伤,又被排挤出了九大门派之列,我爹娘再一走,恐怕我那些叔叔伯伯堂兄堂弟,但凡有一点儿张家血脉的,都会趁机向她发难吧”

    罗凤梧对慕容冰燕的愧疚是发自真心的,说罢,天鹅一般雪白的颈项微垂,感叹道,“同是女人,我比谁都明白她心中的苦!”

    法海见状,顿时心中一阵恶寒,赶忙转移了话题,“有没有听到小魔女君惜月的消息?”

    “哼,不是我做姐姐的说你,天底下的男人还有比你更不负责任的吗?弟妹十七八岁,还是黄花闺女时就跟了你,你倒好,吃干抹净,拍拍屁股一走百年,人家等你都快等成老太婆了。”

    法海和君惜月的关系,罗凤梧从慕容冰燕口中知道一些,所以法海一提起君惜月,顿时再次引发了他作为“女人”的同情心,柳眉倒竖,风目圆睁,挞伐起法海来,“弟妹最好的年华都用在了等你之上,你当我们女人的青春就这么不值钱吗?”

    法二见状,赶紧替法海解围起来,“凤梧姐,修士到了我们这个境界,百年也不算太久吧”

    “你闭嘴!哎呦,被你们这两个老秃驴气的我这小心肝儿都扑腾扑腾乱跳了。”

    矫情的抚了抚胸前澎湃,罗凤梧一双凤眸再次扫向了法海,满是埋怨的轻轻一哼,“弟妹的日子比冰燕还要难熬,前几年月尊君无邪、刀尊君无命相继飞升,她完全是一个人在支撑硕大的拜月神教,你也知道,圣魔即将转世,七十二魔门勾心斗角、相互攻伐,无所不用其极,又有葬日教阳老魔那样的野心家在,你自己想象一下弟妹的处境吧。在来之前,我就听说已有数个魔门大派在打她的主意了。”

    “哎!”

    法海闻言,叹了口气,以他的口才,这一次出奇的没有反驳什么,只是闷闷的端起茶杯,默默的喝了起来。

    “啊,对了!师兄,这是师父和大方丈留给你的镇狱光明经和大雷峰塔,以后你就是大林寺至高无上的大方丈了。”

    法二看法海沉默,突然想到了无渡禅师和大方丈的嘱托,手一伸,竟然施展出了类似掌中佛国的神通,一本犹如一团烈日般的经书和一尊三寸高禅光缭绕的小塔现于他的掌心,送到了法海面前。

    法二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神通让法海眸中一诧,百年不见,没想到当年的追在他屁股后面小屁孩儿已然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实在是令他即惊讶又欣慰。

    “光杆大方丈吗?呵呵,镇狱光明经和大雷峰塔,大林寺方丈的象征,两者相合,就能化身镇狱明王掌控雷峰塔,镇压天地万妖,这两件东西是我当年无论如何都渴望得到的,可惜,对现在的我来说,没什么用处了。”

    法海眸光只是在两件至宝之上轻轻一扫,就眯着眼睛看向了讷讷的法二,似乎对他的兴趣比对这两件至宝还要大一些,看的法二本能的心头一阵颤栗。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师兄只要眯起眼一笑,肯定有人要倒霉,而这个人多半是他。

    “大林寺方丈法海在此,弟子法二听令!”法海忽而面容一正。

    “师兄不,弟子法二听令。”

    法二对法海素来都是习惯性敬畏,法海一摆出郑重其事模样,他哪敢丝毫怠慢,虽不知法海到底要干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摆出一副恭顺模样。

    “咳!”

    法海见状,满意一笑,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道,“接本方丈法旨,曰本方丈无德无能、酒色均沾,又勾引魔女、搞七捻三,实在不配高居方丈之位,故特下此法旨口谕,禅方丈之位于弟子法二”

    “师兄你!”

    “我什么?还不谢恩?大方丈的法旨你都不遵,是不是皮痒痒了?好了,法旨已下,不管你同不同意,以后重整旗鼓、振兴大林的重担就交给你了。”

    看法海一副理当如此的模样,法二一下子就二了,捧着两大至宝愣愣的望着法海,不知如何应对是好。

    愣了半天,法二才回过神来,讷然道,“师兄,我连知客僧都没当过,怎么当大方丈?更何况,我当了大方丈,你和二师兄当什么?大大方丈?还有,我若真当了大方丈,天啊,那岂不是要做一辈子和,我还没追到手的翠儿怎么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