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老衲法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些龙族和白蛇是前后脚被抓进雷峰塔的,它们都是一个时代的生灵,所以对白蛇的根底也了解很深。网

    白蛇不是洪荒遗种,而是真正的洪荒生灵,也是一条人面蛇身的美人蛇,在洪荒时她被称作云海素蛇,最擅长吞云吐雾、呼风唤雨,据说此蛇早就修成了正果,后不知为何又被贬落凡尘,遂心生怨气,想要水淹神州,结果和不世出的圣僧达摩大战一场,最终被达摩镇压在雷峰塔内。

    白蛇在达摩老祖时期就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妖,而且和西方贺州之主的玉蟾子有过一段感情纠葛,后来玉蟾子曾为救白蛇而率众三入神州,却接连败于达摩祖师、济公活佛和圣僧三藏之手。

    这就是真实的白蛇,一个背景神秘、修为通天,甚至敢和达摩老祖叫板的绝代大妖。

    前世法海了解的白蛇最出彩的就是水漫金山,而对于今世的白蛇来说,那不过是一口唾沫的事儿,人家真正要淹的是仙佛辈出的东方神州大6。

    前世法海最不理解的是堂堂南极仙翁为什么会给一条蛇精面子让其盗走仙草,而今看来,她不在盗仙草之余将这老头吊打一顿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白蛇已经足够难缠,但对法海来说,更难缠的是白蛇身后的那位自在王佛,或者说,妙善女尼。

    白蛇虽强,却仍需妙善来救,可见妙善之能为更加难以测度,更难测的是她的心思,她潜伏雷峰整整八百年都没有去救白蛇,法海一穿越而来,她就果断出了手,难道她早已算准了法海会穿越到大林寺不成?

    一想到这里,法海就觉得浑身寒毛颤栗,有一种被玩弄于掌心的感觉。

    ……

    “什么?白蛇杀死了五爪金龙,而妙善则出手救走了白蛇?”

    呼啸的黄金战车之上,法海将雷峰塔内情形简要告知了法二和罗凤梧,二人听后顿时大惊失色,心中对妙善的能为再次重新定义起来。

    “妙善对白蛇有救命之恩,那么我们要对付妙善,岂不是还要算上白蛇,以及整个西方贺州?”

    天墓之争后,作为正道救星的妙善俨然成了神州各大门派精神领袖,万古无一的女圣僧,如今若再加上白蛇及其身后妖族势力遥相呼应,面对这样能为和影响力兼具的敌人,实在是令人感到难以应付。

    “看来妙善的真正身份,以及她那庞大到令人绝望的仙佛朋友圈,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省得他们彻底失去面对她的勇气,她,最终还是要由我去面对的。”

    拿定主意的法海,不想再在白蛇和妙善身上纠缠下去,话锋一转,望向了罗凤梧。

    “凤梧,返回神州后,你就要去西湖吗?”

    “不是你说要往西湖高处寻的吗?本仙子决定了,以后我就常驻西湖了,正好也能照应到龙虎山。”

    “也好,这样你在西湖为我办上两件事,一个是在镇江金山建一座寺庙,名字就叫金山寺二一个就是想办法在钱塘买下间药铺,名字就叫庆余堂吧。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意义,或许以后能够挥很大作用,或许根本就是白费力气,不过,做了总比不做强!”

    撇下美眸之中满是狐疑不解的罗凤梧,法海又看向了愣愣的法二,道,“法二,你也去西湖,把金山寺低调经营起来。”

    “师兄,我哪会经营寺庙?我肯定搞不好……”

    “知道你搞不好,所以才让你去搞,因为我要的就是搞不好,明白了吗?”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法二嘟囔一句,不过却不敢再质疑法海的决定,点了点头后方讷讷问道,“师兄,你不去西湖吗?”

    “嗯,”法海颔道,“我要去探寻圣魔的下落,圣魔每千年转世一次,每一次都能领导魔门,所以其转世必有踪迹可循,这一次若能提前找到圣魔,我们就能在以后的斗争中取得很大先机。”

    罗凤梧粉颈一扬,娇笑莹然的插口揶揄道,“圣魔转世是魔门的事,自有七十二魔门和神州正道去操心,关我们什么事?二弟,你耐不住寂寞想去找弟妹就直说好了,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做什么?”

    “关系大了,可以说,他是胜负成败、生死存亡的关键。”

    法海摇摇头,不欲多说,扭头望向了车外,黄金战车在灵力风暴之中隆隆而行,车下云烟苍莽,阵阵海浪犹如奔马一般掠过,此时距离三人离开部州已过十余天,在苍茫无际的大海上可见座座海岛,如同洒落的珍珠在微茫雾霭中若隐若现,海天一色、美景如画,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师兄……师兄……”

    被法二连声呼唤,法海才恍然回过神来,淡淡道,“就这么办吧,剩下这十几天我要专心教育雷峰塔内的妖魔,争取在抵达神州前让他们洗心革面,届时,我也会送你百条龙族,让它们化作人形陪你去经营金山寺。”

    如今的时代,早已不是洪荒时龙凤满天飞的时代,天龙大势至菩提经所载万龙炼界只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现实的法海早就绝了这个心思,所以,对他来说化龙池内留下八百龙族,已经足够应对任何突情况,剩下的老幼病残交给法二,让它们去金山寺打杂正合适。

    “那感情好,终于不用做光杆方丈了,不过,万一我想翠儿了怎么办?”

    “我不是早就教过你吗?你的右手是干什么用的?难道只是用来打打杀杀的吗?”

    “可是,老做那种事是不是太下流了?”

    “下流怎么了?记住,上流的是鼻涕,下流的才是精华。”

    罗凤梧在旁边听的明白,顿时掩起口来笑的花枝乱颤,娇媚的瞥了法二一眼,不无挑逗道,“要不就让姐姐我来帮你……”

    “噗”

    罗凤梧话音未落,法二的鼻涕已经吓了出来。

    “姐姐不过是在逗你,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法二小弟,你简直太纯情可爱了。咯咯”

    法海见状,顿时苦笑摇头,这两个活宝,一个一百多岁还这么纯,一个成了女人还这么污,这一纯一污倒也是绝配,或许,罗凤梧还真能治好法二的相思癌。

    “哎,法二你也老大不一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在这里装纯?”

    “师兄,似乎你比我还老吧?不也在这里装嫩吗?”

    “呃。”

    一提到年纪,法海不由伸出手来,看了看自己白皙细腻的手掌,又摸了摸光洁无须的下巴,以及飘散下来足以垂腰的长。

    修为到了法海这种境界,新陈代谢已经缓慢到了一定程度,有时候想老也是很难的事,就算如今法海法力尽散,也无法一夜白头,只能随着时光流逝慢慢老去。

    更何况,一百余岁,相比问道修士长达数千载的寿元,这个年纪,正是青春无限的好时光。

    不过,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在这个众生愚昧、只重表象的世界,如此扮相,却不符合法海此次返回神州,想要打造一代高僧的角色定位。

    “如今部州事了,也该脱下道袍、儒衫,返本归元,还我一代大湿本色了。精气内敛,相由心生!”

    法海忽而心念一动,浑身精气尽皆收敛起来,霎时间,原本二十余岁的年纪瞬即衰老了一甲子,变成了八十余岁耄耋老叟模样。

    伸手一抹,满头白根根飞落,眼角一蹙,两道白眉顿时疯狂生长,直至垂落脸颊,嘴角又是轻轻一动,白须瞬间长到了胸口……

    法海再次伸出手来,施展佛光照影,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的卖相,一边颇为满意的连连点头。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阿弥陀佛,法二,老衲如今是否有了点儿得道高僧的模样?”。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