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睚眦必报不乱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师不行”月莲儿哪想到法海竟然会以这种羞人的方式为她疗伤,一张白皙如雪的面靥顿时羞得绯红,一头乌黑柔滑的秀发顺着臻首散落而下,柔软的柳腰不断的在法海膝上扭动抗拒起来。

    “不要乱动,小心走火入魔!凝神静气,抱元归一,切记,色如聚沫,受如浮泡,想如野马,行如芭蕉,识如幻法只要你心中淡定,则心魔不生”

    法海面容凛然,法相庄严,一双大手却是早已遍游月莲儿全身,以恢弘佛力为其推宫活血,当然顺便也感叹一下此女看起来娇小玲珑,其实并不瘦,只不过是肉都长在该长的地方了。

    “小女子明白,多谢大师点醒”

    “善哉,自困唯心,只有坚守本心,才能返照空明”

    继续保持一副高僧姿态,感受着手中的峰峦起伏,嗅着美人玉体上散发出来的沁人芳香,法海眸中终于闪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哼哼,我法海最是睚眦必报了,当年你这小丫头竟敢在黑风岭时耍我,这次我要连本带利耍回来。”

    足足推宫活血一刻钟,法海才满意的收回了大手,而月莲儿却早已娇喘吁吁、香汗淋漓,此时她的头脑已经清醒了很多,似乎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一双美丽的大眼隐含丝丝媚态时不时偷偷瞥上法海几眼,待看到法海一副宝相庄严模样,又羞的满面酡红,暗啐自己想的太多,竟产生了亵渎高僧的念头。

    “阿弥空空施主伤势已经恢复七八,不要再赖在老衲身上了。”

    就在月莲儿媚眼如丝、风情无限之时,法海已然扶住她娇俏香肩带着她站了起来,一句看似无心之言,顿时令月莲儿变得不胜娇羞,待返神内视一番,发现果如法海所言,连忙再次拜谢起来。

    “大师救命之恩,待小女子从中原返回必衔环相报”

    法海合十还礼,语气异常真诚的说道,“善哉。女施主,恕老衲直言,如今西域已成百战之地,女施主想要潜入中原寻找妙善,根本没有可能,依老衲之见,还是速速返回贵教,也不枉老衲救你一回”

    月莲儿知道法海说的是实情,但却依旧坚定的摇了摇臻首,道,“我知道此去中原九死一生,但神教养我育我,小姐又对我恩重如山,如今她受女魔师暗算,中了魔门最神秘的大诸星天魔咒法,心魔缠身、生死一旦,我就是拼却百死也要请回妙善神尼,治好她身上的魔咒。”

    法海闻言,眉毛一蹙,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君惜月被诅咒,不由问道,“大诸星天魔咒法是什么咒法?为什么又一定要去求妙善?”

    “大师与我有救命之恩,小女子自然不敢相瞒。大诸星天魔咒法是初代圣魔遗留在魔门三大派之一星宿宫的绝世魔咒,能依靠诸天星相之力将圣魔遗下的一道残神咒入修士元神,这道残神会与心魔相合,令修士永生永世遭受心魔摧残,修为不进反退,随时都有可能被心魔所制,走火入魔而成为心魔的傀儡。”

    心中已然将法海视作德高望重的一代高僧,所以月莲儿并没有隐瞒什么,一五一十的将大诸星天魔咒法的来龙去脉说出,末了又接着道,“圣魔是上古的圣人,就算他的一缕残神也是永生不灭的,天下虽大,也唯有同是诸天圣人转世的妙善神尼才有可能将其压制这是一位在教内做客的西方贺州妖君说的,他建议我们去求最近横空出世的妙善神尼,所以我们派出上千精锐弟子,分成十路想要潜入中原”

    “阿弥空空,原来如此。”

    法海闻言,心头疑云顿生,不过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朝月莲儿一摆手,淡然道,“大诸星天魔咒法不算什么,走吧,老衲随你去拜月教走上一趟。”

    “什么?!”月莲儿闻言,一下子呆住了,柔软香嫩的两片樱唇张开后久久不能合拢,“您也能解大诸星天魔咒法?”

    “哈,妙善能解,老衲为何不能解?”

    法海闻言,只是哈哈一笑,就拄起禅杖,迈开大步朝着西方而去。

    “你这小丫头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眼前明明就有一位不世出的大德圣僧,还去求什么狗屁神尼?”

    没待月莲儿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汪星刄已然一路小跑的从她身边掠过,屁颠的追向了法海的背影。

    月莲儿终于反应过来,顿时惊喜莫名,声若黄鹂般朝法海高呼起来,“大师,圣僧请留步”

    “圣僧,那些助纣为虐的魔徒,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染满了神教子弟的鲜血,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何况,冤冤相报何时了,打打杀杀太无聊。”

    汪星刄帮着月莲儿唤醒了被震晕的拜月神教弟子,法海大袖一挥,卷起一阵罡风将杀千刀带来的魔门弟子送出了山谷,这让月莲儿很不解,在她看来法海既然选择了站在神教一边,就应才对。

    法海对此自有打算,他本质上就不是楚中天这类戾气过重、动辄斩尽杀绝的人,换做是楚中天,碰到自己的女人被欺凌暗算,那自然是大开杀戒,甚至还会去大闹七十二魔门,将其连根拔起、一体灭杀。

    法海却不同,一来他觉得冤有头、债有主,他要收拾的是阳老魔和女魔师这些恶首,没必要波及太多无辜,以满足自己变态的报复欲,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法海一直觉得七十二魔门有其存在的必要。

    圣魔已然转世,若没有了七十二魔门,他还是圣魔吗?法海可不希望圣魔能够抛开七十二魔门,无牵无挂、开开心心的去做一个好人。

    法海是绝不允许圣魔从良的,所以,七十二魔门野心越大、作风越恶,法海就越高兴,若不是因为君惜月的缘故,他甚至还会暗中帮助七十二魔门,让他们有机会扛着圣魔的大旗席卷神州、荼毒天下。

    更何况,七十二魔门个个底蕴深厚,法海若是与他们斗个你死我活,最开心的未必是同出自魔门一脉的君惜月,而是妙善神尼,因为她更不希望看到魔门顺利一统,进而携圣魔威胁神州正道,影响她的百世大计。

    凡是妙善不希望看到的,都是法海坚决要做的,他这次西域之行并非简单的救火,而是一场与妙善的隔空对弈。

    所以,法海此行每一步都非常理智,绝不会意气用事,他要利用西域这个棋盘,一举扳回大林被灭所带来的种种被动,并且还要为未来谋得最大的利益,以便他能堂堂正正、底气十足的出现在在妙善面前。

    “圣僧,为何小女子一直觉得你很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似的?”

    在返回拜月教的路上,月莲儿一直悄悄打量法海,不过法海如今外貌变化极大,再加上一言一行都是有道高僧模样,让她实在无法将其和百年前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小和尚联系到一起,再加上,法海体质特殊,修为不显,月莲儿也无法通过气息判断法海的根脚来历。

    “女施主为何会有此一问?”

    “女人的直觉!”

    “哈哈,不是直觉,是你与老衲有缘,与佛有缘,缘来随心,缘起性空,女施主深具佛缘,不如就抛开凡尘一切,随老衲受戒出家,追求一世大自在吧。”

    “我才不要做尼姑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