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紫竹庵和一日堂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禅师饶命,我再也不敢吃人了!”

    白代一听这话,顿时吓傻了,跟随法海这么久的他很清楚,这种事法海完全干得出来。

    “哼!”

    法海冷冷一哼,没有理会白代的求饶,继续问法二道,“如今江南香火最旺的是那间寺庙?”

    “原本是云林寺,不过现在是紫竹庵了。”

    法二见法海动怒,赶紧老老实实将这段时间的见闻一股脑的倒了出来,“云林寺受到我们大林牵连,如今已经封山隐世,不再接受信众供奉。少林的莆田分院,还有大慈恩寺的普陀分院成了江南香火最旺盛的地方。不过前段日子,太湖中的小蓬莱岛出现了一座紫竹庵,祈缘求子非常灵验,而且据说每逢佳节紫竹庵都会有观音大士显圣,一到那时整个江南都会为之轰动,争着抢着去小蓬莱进香朝圣的信徒不计其数”

    “紫竹庵?!”

    法海眸光一凛,不用猜,光靠祈缘求子和观音大士这两样,他就已知道所谓紫竹庵定是妙善的道场,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妙善又走在了他的前面。

    西域魔门之争,妙善就早已有所布局,却被法海所破坏,促成了魔门一统以及妖魔的对立。在西域之争上,妙善表现的很消极,以她的无边能为若是真个插手其中,法海自认难以占到便宜,也无法顺利解决魔门之乱。

    妙善为何会让法海一步?法海猜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不想过多涉足尘世争端,二是她已然胜券在握。

    如果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她不知要如何面对法海。

    不过,法海觉得还是第二种可能更靠谱一些,因为自始至终,妙善所关心的唯有圣魔一人而已,而圣魔的善身就转世于江南,江南才是了结这场宿命的关键。

    所以,法海一入中原就来到了江南,他没想到的是,妙善竟然比他还快,更早一步已在江南布局。

    法海不知道妙善是如何知晓圣魔转世之地的,他只知道,他与她的正面交锋,如今已经正式开始。

    这第一场较量,就是金山寺与紫竹庵的竞争。

    “从今以后,紫竹庵就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要密切关注紫竹庵的动向,我要知道她们的一举一动”

    法海眸光转动,目光从法二等人身上一扫而过,不无警告道,“还有,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紫竹庵就是妙善的道场,所以你们从现在开始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以免被她们抓住把柄,惹祸上身。”

    “什么?是她?!”法二闻言一惊,良久方忐忑道,“那我明天还要不要去县衙?”

    见被众人误解,法海不由摇摇头,解释道,“为什么不去?斩妖除魔、天经地义。我让你们注意言行,不是让你们什么也不做,我的意思是做善事一定要高调,最恶事一定要谨慎,想一想当年大方丈是怎么经营大林的吧,这就是我们金山寺以后的行事风格。”

    法二老实的点了点头,忽而道,“师兄,这件事是不是要和凤梧大姐说上一声,不然以她的性格,难保将来不出事啊!”

    “恩,罗凤梧行事速来高调张扬、百无禁忌,必须得让她清楚紫竹庵的根底,不过你们去说没用,这件事必须得我亲自找她一趟。她如今在哪里?龙虎山?”

    “没有,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龙虎山,她和我们约好,大家先各自找地方落脚,一旦龙虎山有变再一起上山支援,嗯,前几天她过来一趟说是要去搞什么药堂,我估计她应该还在钱塘县城内”

    翌日一早,法海就下了金山寺,直奔钱塘县城而去。

    天空罕见的没有降雨,整个钱塘县街道上都是暖洋洋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法海很快就找到了罗凤梧所开设的药堂。

    这座药堂就坐落在县城一隅,占地极广,足有半条街大装饰的极为美观古雅,其内伙计药师正在忙里忙外的置办药材,似乎还没有正式开业。

    “这个放这里那个放那里对了,就是这样子,太完美了,咯咯”

    目光一转,法海就看到了罗凤梧的身影,只见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罗裙,正美眸含春、花枝招展的忙里忙外张罗着,不时轻甩香帕莺声燕语的鼓励一下,摆上几个诱人的姿势,就让店内的十数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计浑身充血,几乎拿出了卖命的力气来取悦这位国色天香的老板娘。

    “呦,这不是法海大师吗?你来的正好”罗凤梧看到法海,美眸中顿时闪过一阵惊喜之色,朱唇未启笑先闻,扭动着小蛮腰袅袅娜娜的走了过来。

    “哦?”法海闻言一愣,不明所以的轻哦一声,随同罗凤梧一起走进了药堂。

    “看看姐姐这间药堂布置的怎么样?”罗凤梧带着法海在药堂内转了一圈后,方洋洋自得道,“这间药堂可是完全按照你说的置办的,不但位置绝佳,规模也是钱塘数一数二,而且,你看他们这副恨不得爹娘少生了一双手脚的卖命样儿,咯咯,这就是女人的魅力所在,姐姐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阿弥陀佛,我是有正事找你”法海闻言不由一阵无语,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明白罗凤梧了。

    “哦,难道是冰燕妹妹那件事?”罗凤梧闻言美眸一亮。

    法海连忙摇头道,“不是,现在嫂子正身处风口浪尖,我怎么能这时候上山?我说的是”

    见法海推诿,罗凤梧顿时一阵不悦,俏脸瞬间转寒,道,“那就算了,别说了,其他的事,姐姐我没有兴趣。没看到我正烦着呢吗?”

    对于越来越喜怒无常的罗凤梧,法海很是无奈,只得顺着她的话题道,“红尘小事,意思一下即可,又有什么值得你烦恼的?”

    “大家都在红尘中,别以为天下就你法海一个是世外高人。”罗凤梧给了法海一个大白眼,嗔道,“还是说我这药堂吧,你看我地也买了,房也建了,伙计也请了,如今就差起个好名字了。”

    法海走出门外,看了看空悬的匾额和两侧的门柱,说道,“庆余堂不就很好吗?”

    “好什么好?干巴巴的,一点儿也不符合我罗凤梧的风格,就连想挂一副对联都不知要怎么写?”罗凤梧臻首连摇道,“听说你曾三联对死了风雅颂,这件事姐姐只有找你这位大才子帮忙了。”

    “咳不要乱说,他是自己气死的。”

    法海闻言顿时一咳,看罗凤梧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不由接着道,“符合你的风格还不简单,就叫一日堂吧。”

    “一日堂?!”罗凤梧闻言一愣。

    “这两根门柱的对联我都替你想好了,上联就是,龙骨一根,退烧、止痒、生津下联则是,陈皮两片,消肿、化痰、解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