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一四章 各有算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所谓五行圣护,即是自在王佛身前金、木、水、火、土五大护法菩萨,金,即是金毛犼赛太岁,木,即是惠岸行者木吒,火,即是红孩儿牛圣婴,土,即是黑将军熊罴,而五行居中的水,正是西天玉女。

    玉女又称龙宫善女,七岁得道,八岁拜入自在王佛座下,由于本命属水,所以最被玄一真水得道的自在王佛喜爱,长期让其服侍左右,最终得以小小年纪即闻名诸天万界。

    所以,即使金毛犼赛太岁一向以五行圣护大师兄自居,却也不得不重视玉女的意见。

    而如今,这玉女转世之身,正是法海的发大林无花大方丈的女儿妙玉。

    “不劳大师兄挂念,小妹跟随大士身边多年,早已慧剑断情,如今记忆复苏,自当回归佛前玉女之身,转世以来这点儿红尘俗事早已随风而去,更何况,无花和尚和大林寺是种因得果、自取灭亡,小妹又有什么放不下的?”

    百年之间,妙玉变了很多,但唯一不变的却是青春依旧,仿佛永远都活在十六七岁,永远都是一副青春无敌的娇俏模样。

    “至于那法海,小妹当然了解他的本性,此人表面上看道貌岸然,实则却是一个奸诈油滑的神棍,要对付这样的人,就必须从他的立身之本着手,想必两位师兄也看到了这点,所以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提到法海,妙玉嘴角微微一撇,似乎也和赛太岁等人一般极为不耻,眸光莫名转动,话锋一转,冷然道,“不过,大士派我们前来对付他,并非仅仅是想要逼他离开江南,据小妹所知,大士更有深意。所以,小妹觉得,夺走他的香客信徒仅仅只是我们此行的第一步,这第一步的目的就是让他法海失去人心,只要他难以蛊惑苍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大林余孽而已,这样我们就能进行第二步。”

    “哦?还有第二步?”赛太岁等人闻言眸光一亮,他们之所以重视玉女,就是因为玉女最懂大士的心思,甚至在某些时刻大士一些不方便说出口的话,都是通过玉女之口来转达的。

    五行圣护,表面上以赛太岁为首,实际上玉女才是核心。

    “这第二步,就是要利用龙虎山之战的契机,让他法海彻底站在中原正道的对立面,成为人人喊打的邪魔外道。”妙玉神色不动的接着道。

    “他既然如此奸猾,又怎么可能去和中原正道为敌?”木吒问道。

    “这你们就不懂了,法海此人和龙虎山少天师罗凤梧交情最为莫逆,若是罗凤梧大难临头,他法海又岂会坐视不理?”

    说道法海和罗凤梧的交情时,妙玉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往事,樱唇不由微微一翘,神态变得动人之极,不过在赛太岁、木吒四人炯炯目光注视下,她立刻神色一变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漠然。

    “那让他失去人心,成了邪魔外道之后呢?”红孩儿猴急问道。

    妙玉轻轻摇头,故弄玄虚道,“这第三步,就不是我们五行圣护的事了,届时,自有人让他彻底身败名裂,永世无法回归西天!”

    “自有人?难道是当年那条洪荒之初就曾跟随大士修行的”

    “佛曰,不可说。”

    大士显灵,和金山寺至理佛显灵不同,几乎一下子搅动了整个江南。

    对于修真界来说,大士显灵,代表着神尼已莅临江南,这无异于吹响了各大门派进攻龙虎山的号角,有神尼背后坐镇,龙虎山和峨眉剑派覆灭几乎已成定局,让原本一些观望中的门派变得异常积极,恨不得立刻挥师龙虎山,以期能在最终分享胜利成果时能够占据主动。

    对于红尘世俗来说,大士显灵、普度众生,这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尤其是对钱塘县百姓来说,错过了至理佛,自然不会错过名气更大的自在佛,紫竹庵本就不远,上山进香并不难,再加上紫竹庵的护身符又适时大降价,只要捐献一两银子就能求得一张据说很灵验的护身符,这让紫竹庵在穷苦大众心中的地位一下子飙升了许多,远远超越了风光一时的金山寺。

    仅仅一天之后,金山寺一下子就变得清净了许多。

    “师兄,山上的香客大多都跑去紫竹庵了,就连山脚下原本说好要请我们去做法事的村子也都去找紫竹庵了。”

    中院凉亭之内,法二看法海一副老神在在模样,又开始念叨起来。

    “无妨,我们的新护身符卖的如何?”法海轻抿了一口香茶,淡然道。

    法海闻声,满是无奈的从怀中掏出一张金箔所制华美异常的符箓,苦笑道,“护身符又不是首饰,做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人家卖一两银子,我们卖十两银子,谁买?这两天,除了师兄你送出去的,只有寥寥几个冤大头花了钱。”

    “呵呵,这就好,我们要的就是高冷。”法海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接着道,“你记住,我们的客户不是穷人,今天杨知县来金山寺上了第一炷香,你们可有去好好宣传?”

    “当然了,钱塘县才有多大,我们花了大价钱买通了县城内的丐帮弟子,恐怕现在全县都知道县太爷以后会天天来金山寺上香了。”

    法二不明所以道,“不过师兄,这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想以此来吸引公门中人?”

    “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如今所有老百姓都在热捧紫竹庵,我们的县太爷却偏偏选择来我们的金山寺上香?我花了这么大代价,钓的可不是仅仅是官员,更多的则是”

    法海话音未落,就见不育一路小跑着冲到了凉亭,满是兴奋,气喘吁吁道,“住持师叔,县城内的大盐商王老爷带着一家老小几十口上山进香来了!对了,王老爷还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住持师叔见上一面”

    “呵呵,终于有鱼儿上钩了。”

    法海微微一笑,洒然起身,从法二身边走过时淡淡道,“士农工商,我们解决了士,就能钓来商,有了士和商,农工也不过就是一口夹心菜而已,早晚都跑不出我们的肚子。记住,红尘之中最可怕的就是官商勾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