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3章 一团乱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关于这个”

    安安四处扫视着残垣断壁上的无数剑痕,无奈道:“恐怕只有找到这些剑痕的主人,才能问出个中缘由了。”

    剑痕的主人?

    剑晨也不由往墙上看去,摇了摇头。

    这里的剑痕,确切的说也不光是剑痕,当中甚至还有出自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还有唐门那特有的暗器所留下的痕迹,可以说,天下间出名不出名的门派,竟都可以从中找出一招半式的痕迹来。

    这些门派,小一些的门下弟子数十人,而多的,却成百上千,总不可能所有人都来了洛家,都知情。

    剑晨唯一能肯定的,是纯阳剑宫的焚魂真人。

    从他留下的忏悔书信里,可以知道,这墙上属于纯阳剑宫的剑痕,定然就是他所留。

    可也仅此而已。

    焚魂真人已经死了,他的信上也只是承认了自己是凶手之一,除了还提到洛厉天这个名字之外,对于其他的,却一个字也没说。

    或许,少林方丈普济禅师也是其中之一?

    曾亲眼见到邪手追魂与青首鬼王出现在少林的他,不由有此猜测。

    可惜,这也是个死人,无法从中得到想要的线索。

    “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去走一趟。”

    安安沉吟了会,缓缓说道。

    “哪里?”

    剑晨不由追问道。

    “唐门!”

    目光落向随处可见的暗器痕迹,安安决然道。

    “唐门?”

    剑晨目光一诧,不解道:“可是唐门已经被灭了!”

    “不,还没有。”

    安安摇头道:“你可是忘了,当日你被困后院密室,突然出现的人是谁?”

    这他怎么可能会忘,当日若不是那人突然出现,花想蓉又怎么会差点死去?

    那人唐子昱!

    这么一说,剑晨也自想起。

    唐子昱虽然死了,可是,他还有个爹!

    并且,正是因为唐子昱的死,他爹唐无解气愤难当之下,勾结五毒教与雄武城,提前发动了谋划已久的计划,对唐门进行了大清理!

    当日在唐门,蛇七授意艾长老对郭传宗三人施以天龙蛊毒,并以此为要胁,强迫剑晨加入雄武城。

    往后唐门发生的事情,剑晨便一无所知,可是现在想想,既然唐无解狠心作下如此惨案,难道只是为了一泄独子身死之仇?

    若真如此,他直接找剑晨报仇即可,又何必迁怒整个唐门?

    “唐子昱在洛家暗守,想来正是受了他爹唐无解的示意,所以,唐无解应是知晓其中关窍之人。”

    安安进一步向剑晨解释道。

    “可是”

    剑晨的眉头仍然皱着,看向安安,问道:“唐无解分明与雄武城有着联系,会不会”

    “不!”

    安安打断道:“据我所知,我爹那里,也一直想从唐无解的口中套出当年洛家事,可唐无解却一直守口如瓶,无论怎么问,他也不曾透露半点。”

    剑晨点点头,唐无解派唐子昱守在洛家,想要得到的,自是玄冥诀无异,如此神功,他又怎会轻易露出口风?

    唐门,唐无解!

    剑晨猛得握拳,这个人于他来说,只有仇而已,找到他,就算是拷问也好,对剑晨来说,半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可是现在却还走不了。

    他往前院里那间小屋望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九转还魂丹果然不同凡响,经过十日来的调理,明明气机断绝的郭传宗已然好了不少,至少已经清醒过来。

    为免他伤心,剑晨等人并没有告诉他这伤乃是郭怒所至,只说是一时不察,被人暗中所袭。

    对此说法,郭传宗不置可否,降龙掌法他早练得烂熟,胸口上这伤是怎么回事,虽然看不到,却也心中有着猜测。

    郭怒也醒了。

    原本以为,醒过来的郭怒会像尹修空那般,至少能够恢复半分神智,可是没有。

    以往那个疯疯癫癫的郭怒已然不见,他再度醒来后,竟然仍是那副血腥暴虐的模样,穴道被制,更被银针封阻,郭怒行动不能,可那双怨毒疯狂的眼神,却令人不寒而栗。

    醒来的郭怒,对所有人都抱着敌视的态度,无论与他说什么,做什么,郭怒的回应永远都只有攻击!

    手、脚、头,甚至是牙齿,哪一处能够稍微活动,便用哪一处进行攻击,血色的光芒在他眼底流转,越来越浓,就连安安布下的四处大穴上的银针,也以疯狂的速度往外倾泄着血腥气息。

    这使得剑晨等人不得不每隔数个时辰便重新点一次郭怒的穴道,不是怕他冲开穴道后做些什么,而是唯恐这不顾伤势的疯狂,会将他体内本就严重的伤势弄得更加万劫不复。

    郭怒的如此情况,实在让人头痛不已,以身炼剑,当世还懂得这门功法的恐怕只有尹修空,若要处理郭怒的问题,怕还得再回剑冢一趟。

    可以尹修空那同样令人头痛的状态,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何谈帮助郭怒

    一时间,状况以外的事情纷至沓来,外有包围洛家的官兵,以及暗中目的不明的神秘势力,内,却又有随时都会爆发的郭怒,当真有种防不胜防之感。

    剑晨心中想的,安安何尝又没有思虑千百回,无奈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明明白白摆在那里,却又直感束手束脚,就像是每一步都被人算计好了,俱都无路可行。

    两人皱眉以对,正莫可奈何时,雷虎正好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

    看他一身衣衫略显凌乱,便知又去外面与找那群官兵的麻烦。

    “你们在干嘛?”

    他一进来,便见剑晨与安安的愁眉苦脸,不禁诧异着问道。

    剑晨深吸一口气,缓缓摇头,冲雷虎勉强笑笑,道:“没事,大哥今日心情倒好,已经去打了两架了。”

    “打架?”

    雷虎目中露出不屑,往门外呸了一声,轻蔑道:“凭他们,也配与我打架?欺负欺负而已。”

    突然又若有所思道:“不过今日好像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

    剑晨一诧,问道:“怎么?”

    “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

    雷虎皱了皱眉,疑惑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