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5.第615章 七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咔,咔,咔咔咔!

    极致的旋转终于发挥出绝强的破坏力。

    坚固无比的鬼头巨盾,自那眉心一点上,无数细小的裂缝浮现而出。

    这一切说来漫长,实则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就听

    砰!

    一声巨响猛然爆炸,自箭与盾相抵处,漫天黑幽的碎片轰然爆发四射!

    “啊!”

    “呃!”

    碎片漫天,何止千百块,那爆炸的力道狂猛至极,与世上最顶尖的机关暗器比起来也毫不逊色,惨叫声顿从四面八方接连不断响起。

    以鬼头巨盾所在之处为核心,爆炸所四散的碎片直接将周遭十丈范围内清出了一大片空地。

    大量的兵卒,本以为占尽了人数优势的兵卒,在这剧烈爆炸下,如同割麦子一般,大片大片地倒下。

    十日前,断剑联盟那千人所流的血迹才将有干涸的趋势,顿时又在之上覆盖了一层新鲜血液。

    当当当当当当当!

    无数人的惨叫声中,金铁交鸣的声音显得那么刺耳,十丈范围内,只有一处地方还有人立在当场,剑光不断,将鬼头巨盾的碎片一一挡下。

    呲!

    射爆了巨盾,纯黑的箭矢并且随之爆炸,而是一透而没,自那爆炸中心疾穿而过,往原本既定的方向呼啸而去。

    焦阳心头大惊。

    他在推飞鬼头巨盾后,根本看也不往后看一眼,运起全身功力于脚下,转身就往后飞奔。

    可是,他才只跑出两步而已,剧烈的爆炸已然响起,紧随而来的,便是那极为熟悉的箭鸣!

    电光石火间,他几乎将牙齿咬出血来,拼着全力,猛然往旁边一扑。

    呲!

    箭至,不知是否射中,但那箭上带起的劲风却将焦阳带动得接连在半空中转了两个圈,这才一头撞进旁边民居内。

    右肩上一阵剧痛传来,可焦阳哪里有时间理会,当下又是牙关紧咬,就地一个翻滚,身形还自不稳,便踉跄着一头撞碎墙壁,从另外一侧夺路而逃。

    噗,噗,噗,噗,噗!

    纯黑的箭矢一路往前,所去之处正好是当日郭怒轰出的废墟通道,顿时令那一长串扎下营寨的帐蓬遭了殃,一顶接一顶像是串连在一起的珠子似的,被射了个通透。

    许是内里还有换班休息的兵卒,这一箭,不止射破了帐蓬,还又带起了大蓬大蓬的血花。

    漫天血雾再度降临!

    “嚎!”

    前院小屋里,郭怒委顿的神情猛然高涨,双目再度染上红芒,整张脸上青筋暴露,宛如无数条青色的小蛇蜿蜒其上。

    四枚银针上,那血气已不是逸散,而是如四条超小型的倒转瀑布,气冲云宵!

    吓得留在屋里的顾墨尘虎的一下跳将起来,指出如电,直将郭怒周身三百六十处大穴连点了数遍,这才将他突然的暴起扼杀在摇篮中。

    却累得差点虚脱。

    一箭之威于此,平静了十日的洛家门前,血腥炼狱重现!

    剑晨这一箭除了想威慑兵卒,令其闭嘴外,本也打了想要逼迫持盾之人露出真面目的想法。

    可没想到,焦阳竟如此果决,当即弃了巨盾,转身便逃。

    在气机牵引下,这一箭射得毫不犹豫,造成的破坏是巨大的,也令剑晨忍了十日,不欲在此多靠杀孽的初衷破除。

    然而人是杀了不少,焦阳的面目却仍然未见。

    巨盾爆炸时,那无尽碎片自然也有不少往大门处,安安就在身旁,剑晨哪里敢怠慢,当即换弓成伞,以天纹银伞将射来的碎片挡在伞外。

    如此一来固然保得己方安全,可也因天纹银伞太过巨大,阻挡了剑晨的视线,并未见到焦阳在空中翻滚的身形。

    伞收,焦阳已然不知所踪,落入眼底的,除了浓重的血色,还有七个凛剑而立的傲然身姿。

    七个人,七个同样身着兵卒服饰的人!

    “就是他们!”

    雷虎从那一箭的震憾中惊醒,一眼便瞧见了方圆十丈内唯七还能站立的人,登时怒目一指,喝道:

    “就是这七个兔崽子!”

    定睛看去,这傲然而立的七人年岁看起来并不大,经历了先前的爆炸,却仍气息平稳,身姿不凡,一身兵卒军装穿在身上,仍不能掩藏那一抹深入骨髓的高手风范。

    只是不丁不八的站着,却有如七株苍劲青松,令人移不开眼目。

    “蜀山七剑!”

    安安俏脸凝重,沉声叫道。

    蜀山?

    剑晨一愣,这七人,竟然是与冰雪双剑份属同门?

    “哦?小丫头眼力倒不错。”

    七人中,一头黑发披散在脑后的年轻人诧异了下,不由上下打量了眼安安,奇道:“我们七兄弟从没在江湖上露过面,你竟识得?”

    安安笑了笑,道:“本来识不得,现在,识得了。”

    啪,啪,啪!

    那年轻人愣了下,突然回过味来,连拍了三掌,也笑了三声,大笑道:“好好好,师父常与我们兄弟说,这世上奸滑狡诈之辈不胜凡举,初时还不信,现在,信了。”

    安安翻了个白眼,啐道:“这不叫奸滑狡诈,这叫聪明伶俐好吗?”

    “哼!”

    年轻人身旁,另一个与他差不多年纪,气度却要沉稳许多的男子冷哼一声,踏上一步,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蜀山的人,那自也知道我们来的目的!”

    “目的?”

    安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不就是想替你们的死鬼师父报仇么,我说的可对?迟雪禹?”

    那男子面色大变,剑意陡然冲宵而起,惊喝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安安不为所动,笑道:“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们七个都是那雪剑陈遗风的弟子,为示尊崇,你们七个人的名字里都带了个雪字!”

    “我说得可对,舒雪煊?”

    她这次点的名字,却是先前开口的那位头发披散在脑后的年轻人。

    舒雪煊的面色也变了,这个丫头,方才分明还需要使计才能诈出自己七人的身份,可是现在,却能准确叫出自己与师兄的名字?

    七双眼睛,看向安安时,那目光分明仿佛见了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