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9章 毛骨悚然的可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就当是他杀的好了!

    这个锅,剑晨以前是愿意背的,甚至在潜意识里还有着一份畅快。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既然当年你们能做下灭门惨案,那么今日反过来又被人所灭门,又有何不可?

    这是他不愿去想,却又免不了会浮上心头的想法。

    可是,随着杀戮的继续,这份想法却在逐渐变得虚幻。

    初时,鬼兵域在伍元道人的带领下,所杀的俱都是与当年洛家惨事有直接关联的个人,除非那人在遇袭时身边正好跟了门中弟子,这才会被一并杀了。

    后来,伍元道人身死,鬼兵域也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极少再出现于人前,然而杀戮却没有停止,靳冲接过了这件工作。

    于是杀戮得以继续,并且更加变本加厉,受了严重打击的靳冲心理已然有着扭曲,杀起人来直接是往灭其满门的目标在走。

    对于这种情况,剑晨也依然能够接受。

    以灭门对灭门,这不正是对于当年凶手的一个最好的惩罚吗?

    你要灭人满门,自然也就得做好被人灭了满门的准备!

    于是直到那时,剑晨仍没有出声为自己辩解的打算,他只是在暗中蓄力,壮大着自身,也在发展着血盟,用以迎接未来更大的狂风暴雨。

    可是这次衡阳之行,却让他嗅出了其中的不对来。

    白震天设计杀害千人,甚至还在江湖中散播着消息,让更多的人赶来送死,这本身已经不再是报仇与否的问题。

    这是有心人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在拿他当枪使。

    更后来,青首鬼王却也在消失许久之后露面,一出现便杀了百人,这百人中,真正与他洛家有仇的,又有多少?

    十日时间,衡阳腥风血雨,当中又有多少势力在暗中窥探?

    作为风暴的中心,剑晨清楚地知道,这些人的目的并不如之前鬼兵域与靳冲那般纯粹,这当中,定然有着一个更加的阴谋在其中。

    这个阴谋是什么他还不清楚,可是打从一开始,这暗中的推手能量之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像。

    能够将衡阳官兵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更能够将一个消息在十日内传遍整个江湖别忘了,这十日的时间还包括断剑联盟的后续部队赶到的时间,实则传递消息的时间怕只有一两日而已。

    能在衡阳为所欲为,又能让消息一两日传遍整个江湖,这份能量,剑晨不相信光凭一个白焰剑派,或者说白震天,就可以做到。

    只怕是青首鬼王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白震天与青首鬼王,说不定也只是这个阴谋中的一枚小小棋子而已,真正的幕后推手恐怕比这两人的能量还要大得多得多!

    会是谁呢?

    安安咬着牙思索着。

    结合她的爹爹,雄武城主安伯天的突然出事,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便是她名义上的爷爷安禄山!

    可细想之下又不对。

    作为雄武城的一员,安安所接触到的东西远比一般江湖人士要多,于是她知道,安禄山的目标在朝堂,对于江湖中事他或有关注,但精力绝不会偏重于此。

    如此在江湖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能够给安禄山带来什么呢?

    借此来抨击大唐皇室的无能吗?

    那他的目标就绝不应该放在江湖,放在武林。

    江湖是黑,官府是白,武林中人向来都是大唐皇室所头疼又敏感的一群人,如何一劳永逸的解决这群人,一直都是皇室中秘而不宣的话题。

    安禄山若帮助皇室杀尽天下江湖,这非但不会让朝堂惶恐,只怕还会击掌相庆,为安禄山加官进爵才对。

    可是加官进爵,难道是安禄山想要的吗?

    只是想想,安安都感觉荒谬。

    那么既然排除了安禄山,这背后的又会是谁?

    安安的后背突然被一阵冷汗所浸湿,因为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一种令她毛骨悚然的可能!

    砰!

    正在这时,一声宛若终结的响声在她耳中响起,突然之间,四下的气氛为之一僵。

    诧异抬头,却见汪洋大海竟已消失。

    一道单薄的身影静静立在前方,而在他的脚下,半个院子里横七竖八倒了一地惨呼哀嚎的人。

    黑白双色的阴阳破氤棍显得那么扎眼,其中却无半点血迹。

    在这人山人海中,剑晨的攻击力道竟然控制得极好,地上的人没有一个身死,不仅如此,在阴阳破氤棍下,所有人都被钝物猛击失去了行动能力,可连一个受伤严重吐血的人也没有。

    安安说不可杀,那是不想让再度弥漫的血气刺激到郭怒的神经,于是剑晨便将这不可杀三字做到了极致,不仅不杀,连血,也不见!

    在场两百三断剑联盟中人,功力高的在名动境界,功力低的至少也是精进境界,如此人数,如此功力参差不齐,剑晨在一瞬间的接触后,就能准确把握住每个人的修为,进而刚刚卡在其能够承受的攻击极限上,不杀一人,不伤一人,限制住每个人的行动能力。

    这份功力高到何种地步先不说,光是那惊涛骇浪中仍能保持住一份冷静,仍能做出精确的计算,这就已经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雷虎又是一声叹息,猛虎气势缓缓收回,只不过,这声叹息所表达出的意思,却是叹服。

    “我再说一次,人不是我杀的!”

    再一次这么说的时候,虽然同样是平静冰冷的语气,可于断剑联盟的人来说,之前站着听,和此时倒在地上听,那份感受早不可同日而语。

    许多人的心底泛起悲沧,他们当中不乏有人一直以来抱有的想法就是,剑晨之所以能杀人无数,其主要原因还是在绝世凶剑沥血上。

    然而这个想法在小半刻的时间里便不复存在。

    不说沥血,剑晨就是连剑也没有用,他们这些人却已溃不成军,论起实际修为来,剑晨实在高出他们太多。

    高到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我不介意杀人,但也不枉杀人,只要与当年洛家血案无关的人,并不在我的猎杀范围之内。”

    剑晨缓缓摆弄着千锋,于冰冷的气势中一字一顿说道:

    “所以,无关人等,你们大可放心,退出这所谓的联盟。”

    今天还是只能两更,抱歉,诸事理顺之后会用爆发来弥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