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99.第797章 还有两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真人,不要!”

    眼见着沥血丸就要入口,顾墨尘不禁大急,叫道:“或许,咱们还能有其他方法?”

    “不可能的。”

    玉虚真人递往口中的手顿了顿,摇头道:“晨儿的伤势相当严重,方才我借助你与安安姑娘的玄冥诀内力,将他体内被玄冥之三反冲而郁结的经脉打通,但是毕竟这些伤势郁结在他体内太久,打通之后”

    “他一身宗师境界的内力,也在方才那阵雷霆之后,全部离他而去。”

    顾墨尘双目大睁,不由回想起刚才玉虚真人对剑晨说,你现在没有内力在身这句话。

    初时,顾墨尘还以为玉虚真人的意思是,剑晨刚刚从重伤中醒来,内力还没有恢复之故,原来,不是?

    “本来,没有现在的事情,我也准备将内力还给他,现在更好”

    玉虚真人自嘲一笑,看着剑晨道:“现在他连反抗也做不到。”

    “好了”

    他摆了摆手,阻止顾墨尘再说下去,叹道:“我这一生亏欠的不止是晨儿,还有他的娘亲,还有纯阳剑宫。”

    想起纯阳剑宫因为他之故所受的重大损失,玉虚真人的面色一黯,做了十几年纯阳掌教,想不到令纯阳剑宫受到重创的人,反而就是他。

    亲情与师门,挣扎在这痛苦的漩涡之中,玉虚真人曾经走火入魔,可是在心魔入侵之后,反而让他想通了一件事。

    一件可以解决他内心痛苦的事。

    既然这一切都无法挽回,那倒不如逃避吧。

    只要不去想,不就不会痛苦挣扎了么?

    那么要怎么才能永远都不会去想呢?

    唯死而已。

    死,已经是目前玉虚真人能够想到的,可以帮助自己解脱这份痛苦难捱的唯一方法。

    死也得做些什么吧,至少在死之前,他可以稍微弥补一下剑晨之前所遭受的一切,可以将自己这一身功力传承给剑晨,这,便够了吧?

    喀吧

    趁着顾墨尘愣神的一瞬间,玉虚真人手里那颗沥血丸到底还是放进了口中,随着他用力一咬,事情已不可逆转。

    “真人”

    顾墨尘已经无力再阻止,玉虚真人拖了他这么久,从剑晨那里传来的强猛吸力早已将他的功力拉扯得七七,现下能勉强如玉虚真人之前嘱托的那样,保证剑晨体内一直有内力的存续已经尽了顾墨尘的全力。

    他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

    吃了沥血丸后会发生什么,他早已从安伯天的身上得到了答案,此时此刻,这位一生受人尊敬的老者就在自己的面前,也会变么?

    “告诉晨儿,他的父亲,在,在”

    玉虚真人用力将咬碎的沥血丸咽了下去,双目中陡然浮上一抹血色,趁着神智还清醒时,他用尽全力,对顾墨尘狰狞着吼道:

    “在,剑,冢!”

    轰!

    话音一落,还不等顾墨尘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玉虚真人的身上,陡然狂涌起了浓郁的血色!

    “什么?”

    顾墨尘一惊,睁开眼正要再问,却见眼前血光一闪,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飘飞。

    力道虽强,但居然很柔和,凭他现下功力大损的情况,竟然只是微微扭动了下身躯,便稳稳地脚踏实地。

    可是,对于之后的一切,他却已经无法阻止。

    那抹血光强猛如斯,包裹了玉虚真人,包裹了剑晨,从顾墨尘这边看去,他只能看到一团血光而已,里面发生了什么,全然不见。

    虽然看不见,但他却知道,当那血光淡去时包裹在里面的两个人,只能活一个!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同样看不清血光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但却知道最后结果的人,还有一直在远处观望的隐魂与姜川两人。

    当看到玉虚真人终于将那颗沥血丸吞下去后,隐魂的身躯竟然在那时止不住地剧烈颤抖了一下。

    那是兴奋到难以形容的颤抖!

    玉虚真人手中的沥血丸,本就是他遮住面容,交给妹妮这个对中原武林全无所知的人,由她带回给玉虚真人的。

    终于,终于自己的一切谋划都成了现实,这令隐魂在兴奋中,又禁不住地有着得意。

    “那是什么?”

    相对于隐魂的兴奋,姜川却有着不解,他并不了解沥血丸之事,一路看下来,只是见到玉虚真人突然全身血光大冒,一把推开顾墨尘之后,便什么也看不到了,这,有什么好看?

    “你说是杀死一个人,让他痛苦呢,还是让他活着,眼睁睁看到至亲之人一个个的死在自己眼前,并且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死,更让他痛苦呢?”

    隐魂没有回答姜川的问题,反而极力抑制着因兴奋而颤抖的身体,得意之情却更显浓重。

    “你是说”

    姜川愣了愣,他也不是蠢笨之人,从隐魂的话里,他仿佛听出了什么,不由又将目光望向远方那处看不清的血色之上。

    “你的意思是,那个老头,是剑晨的至亲之人?”

    以他的级别,还不能认出守在剑晨身边的,乃是闻名天下的纯阳剑宫前掌教玉虚真人。

    隐魂并没有理会姜川,自顾自道:“玉虚一死,还有两人,还有两人”

    “哈哈哈哈!”

    他突然变得癫狂起来,一手扶上额头,笑声长久不歇,好半晌才兴奋狰狞道:“还有两人,剑晨,好好感受吧,这份痛苦,要细细口味方好!”

    “你”

    莫名地,姜川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以至于生生往后退了一大步,这一步间,他下意识地提聚起全身功力,更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此时的隐魂连正眼也没有看他一眼,可只是外泄出的那一点点气势,就令姜川感受到了死亡一般的恐惧!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隐魂终于止住笑声,撇了他一眼,语气恢复了淡漠,道:“如此好戏一个人看的话,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再多你一个观众,其实也不错。”

    “疯子你这个疯子”

    姜川大松了一口气,慢慢放下防御,可眼中的恐惧却越来越浓,他本以为,自己在得知恩师惨死之后,会变得冷血无情,可他自以为的冷血,放在隐魂这里,却只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