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4.第802章 以血辨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里?”

    剑晨停步之后,过了小半柱香时间,顾墨尘终于从后气喘嘘嘘地赶了上来。

    终于可以停下脚步,这对顾墨尘来说本是难得的享受,可惜,眼前的场景却令他连心中期待了千百回的,原地打坐一小会调息内力的念头也忘却。

    实在是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憾。

    以他所站之处往前,方圆十丈之内竟然找不到一株尚还完整的树木,要知道,齐云山脉人迹罕至,白岳峰更是有“黄山白岳甲江南”之美誉,可想景色之秀美,山间林木之繁茂。

    落入顾墨尘眼底的,无论是参天巨树,是青葱绿地,甚至就连那条汨汨而过的清亮小溪,都已变得满目疮痍。

    剑痕、拳痕、掌痕,从这里,顾墨尘只是匆匆扫了一眼罢了,便已见到了各种不同招式所留下的深深痕迹。

    不光有痕迹,还有血!

    已然发黑干涸的血!

    有痕迹的地方就有血,若不是这场大战恐怕已过去不短的时日,那血迹发黑干涸后,血腥味也早已随风而散,身处此地,顾墨尘几乎有突入血腥炼狱之感。

    “打得很凶猛啊?”

    他愣了半晌,最后愣愣地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能战到如此程度,已可脑补出当时这里的战况之激烈,又岂是顾墨尘一句打得很凶猛所能概括。

    他亲身参与了衡阳洛家一役,至今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但那一战,更多的却是陷入疯狂中的剑晨展开的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说激烈并不确切,惨烈倒好一些。

    可这里,白岳峰下的情景却不同,从表面上看,这里绝非单方面的屠杀,这才是势均力敌的两方激战不休应有的场景,只是能战到天崩地裂的程度,当日参与这一战的人武功之高,已经令顾墨尘不停咋舌。

    剑晨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沉凝了一会,突然伸出右手。

    摊开,斜向地面,掌心里,有血色闪烁,随即,那血色突得旋转起来,自他掌心凝成了一朵吸力极强的血色漩涡。

    刷!

    还没等顾墨尘回过味来,四面八方陡然风响,这风来得突兀,自四面八方而来,最终的去向,正是在剑晨掌心里的那处血色漩涡!

    “你在做什么?”

    明知道剑晨如今几乎不说话,可在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之后,顾墨尘还是忍不住向他问道。

    这一问他并没有期待能从剑晨那里得到什么回应,纯粹就是下意识地表达了下自己的疑惑而已,问过之后,他便已将目光自剑晨掌心处移开,开始仔细往四下里扫视,希望能够从那些四处皆见的痕迹中找到一些线索。

    是谁在这里进行了这么一场惨烈的大战?

    本来江湖中的争斗极为平常,大唐各处哪一天又没有发生过一些类似的事情,对于混迹在江湖中许久的顾墨尘来说,实在不至于如此大惊小怪。

    可偏偏这里是通往剑冢的必经之过,可偏偏他们现下必须要上剑冢,可偏偏玉虚真人曾经告诉他们,剑晨的父亲,洛家家主洛寒,正在这白岳峰剑冢之上。

    所以这就不得不让顾墨尘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探寻这场大战的线索,这里的一战,到底是否与山上的洛寒有着关系?

    如果有,以现下这等天崩地裂一般的惨烈场景,本该在山上的洛寒可还好?

    想到这里,顾墨尘的心不由紧了一紧。

    连日来,剑晨所遭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多。

    准岳父的死亡,安安的离去,玉虚真人的舍身,如是种种,剑晨虽然一直冷面不言,但顾墨尘相信,在他的心中,定然不会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如果在这种时候,剑晨有可能留存于世的唯一亲人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恐怕

    正在担忧时,却不想,他竟等来了根本就没抱期待去等的答案!

    “是大哥的血。”

    剑晨手中的血色漩涡不知在何时已经停止旋转,此刻,停留在他掌中的,竟然是一团黑色的球状物什。

    说是黑也不尽然,从这黑里,还隐隐有着一些暗红色的色泽在其中。

    “嗯,啊?”

    顾墨尘的心思早已不知飘飞到了什么地方,听到剑晨的话,他下意识地接了下口,突然怔了怔,很是意外的扭头看向剑晨。

    “你刚才说什么?”

    他很迟疑,以为自己是否听错了还是产生了幻觉,一个月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剑晨,竟然刚才说了些什么?

    是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么?

    顾墨尘有些欣喜,能说话,能与人交流,那证明剑晨的心正在慢慢打开,可惜,当他真真正正望向剑晨的脸庞时,那抹欣喜顿时飞到了九宵云外。

    与其说是在回答他的问题,倒不如说,剑晨在自言自语。

    顾墨尘望去时,剑晨正皱着眉头,一双血色弥漫,与一个月来别无二致的眼眸正牢牢盯在手里的那团黑色物什上,对于顾墨尘的话,根本就如没有听见一般。

    “还有二哥的。”

    目光定在剑晨脸庞时,正好见到他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顾墨尘再一愣,突然面色一变。

    是大哥的血?还有二哥的?

    剑晨总共说出的两句话,令顾墨尘再无心思纠结此时剑晨的心底到底是怎么样的光景。

    “你,你是说这里的大战,是大哥他们留下的?他们还受了伤?”

    顾墨尘的目光也落在剑晨手里的那团黑色物什上,他有些想不明白,剑晨是如何凭借手中的东西,判断出是雷虎与管平的血迹来?

    至于那团东西是什么,他倒有些了然,这黑色中带着一丝暗红的球状物什,定是先前剑晨以玄冥诀施了个小技巧,用玄冥之二的旋转特性席卷了周遭散落的大量黑色干涸血迹所致。

    可是仅凭收纳来的血迹,他就能分辨出这是谁的血?

    你是狗鼻子么?

    如果不是现下的气氛太过严肃,以顾墨尘的本性,那句调侃的话直将冲出喉咙。

    并且,令他更在意的还有另外一件事。

    剑晨的内力,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令人心生不安的血红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