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1章 气愤的顾墨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苗疆外围。

    “喂你等会……”

    从南诏边陲城凤凰城通往苗疆深处的道上,有人口里含混不清,呜呜咽咽地不停抱怨着。

    “你让我吃口饱饭再走行不行?”

    那人的声音持续不断地抱怨着,完全不顾口中的食物还未下咽,就那么不停歇得,气急败坏得暴跳连连。

    先闻声再见人。

    自道中,伴随着那不间断的抱怨,有两个游侠打扮的人正并肩而行。

    离得近了方可见,这两人正是从剑冢飞离开的顾墨尘与靳冲。

    顾墨尘的左手中正拿着一只啃了半的鸡腿,正一边狂啃上两口,一边不住声的抱怨不止。

    仿佛出气一般,他恶狠狠地在鸡腿肉最厚处撕咬下一大块油汪汪的肉来,猛嚼了几口,斜眼一翻,没好气地对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靳冲叫道:

    “眼瞎了?快给大爷灌口酒!”

    靳冲的右手中果然是拿着一只酒瓶的,之所以顾墨尘会让靳冲喂酒,那是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没空,正与靳冲的一只手搭在一起。

    两人这一路走来,果然一直都保持着身体上的接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防止靳冲在没有他体内灰红纹路帮助的情况下,重新变回一具毒尸。

    听到顾墨尘不满地大叫,靳冲也斜眼看了看他,将手一抖,那瓶酒坛里陡然飞起一道水箭,再将手一挥,那箭仿佛长了眼睛,在空中拐了个弯,直冲顾墨尘大叫不止的嘴巴而去。

    咕噜咕噜……

    顾墨尘猝不及防,这一道酒水而成的水箭直接灌了他满头满脸,喝没喝多少,倒像是靳冲用酒水为他洗了把脸。

    “想打架是不是?”

    连日来的郁闷全都被这一股水箭给激了出来,顾墨尘怒不可遏,猛得一下跳将起来,鸡腿一丢,虽然不顺手,也往腰间去摸他那柄乌黑宝刀,险些将靳冲的手甩脱。

    “疯够了吗?”

    靳冲面色一沉,冷厉道:“从剑冢出来,你的嘴巴就没有停过,我骑马会快些你又不肯,现在又有什么好闹的?”

    “骑马?”

    顾墨尘瞪着眼睛大叫道:“你是不是傻了?骑马?”

    他终究还是没将缺月琉光拔出来,左手点了点自己,又点了点靳冲,气道:

    “骑在马上,是你抱着我,还是我抱着你?”

    越顾墨尘越是悲愤,怒叫道:“两个大男人共骑一匹马,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

    “哼!”

    靳冲的面上也终于浮现出一抹不耐,冷哼道:“为了你那所谓的受不了,我们已经浪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现下好不容易走到苗疆边缘,你还喋喋不休作甚?”

    “我……”

    顾墨尘兀自气愤难平,可是他要做甚?他又能够做甚?

    将靳冲的手甩开,任他在这荒郊野外变成一具毒尸么?这是不可能的,不剑晨的关系,就是他自己,本也有着许多想要向靳冲提出的问题。

    想起这事,他不禁也是暗恼不已。

    靳冲这个老油条,一路上他不止一次向其问出心中疑惑,但靳冲只是不答,被问得烦了,他也只是回一句,待从苗疆出来后,再为顾墨尘解惑。

    从苗疆出来?

    顾墨尘也不是傻子,他们此去苗疆,是希望在这里找到可以解除靳冲身上沥血丸之毒的方法。

    找到了便罢,若是找不到……

    两人自剑冢离开已有月余,这月余来,那灰红的纹路虽然还在,并且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必须顾墨尘全力施为才逼迫得出来,可是……

    可是这纹路却已经越来越淡,若不是现下两人内力相通,凭着从靳冲那里转来的内力,顾墨尘尚能尽力逼出那纹路,换作只有他自己,恐怕拼了死力也做不到。

    然而这纹路毕竟仍在一变淡,再过不了多久,必然就会消失,若到那时,两人还没有从苗疆里找到解决靳冲所中之毒的解法,那么,一具活生生的,攻击力比顾墨尘高出数倍的毒尸就在眼前。

    正是清楚这一点,靳冲才紧闭其口,目的就是要顾墨尘全力助他,若成功,两人都好,若不成,那便一拍两散!

    这是靳冲的打算,顾墨尘自然也明白,所以他才气愤不已,不光是两人一路来必须的身体接触,更因为靳冲的老奸巨滑。

    “不打了吗?”

    看到顾墨尘语塞,靳冲翻了个白眼,侧过身又拉着他往前走,边走边道:

    “有力气在这里吵吵闹闹,还不如早些进去,你以为我就想一直拉着你不成,老子的取向还是正常的。”

    “这么我就想拉着你吗?我的取向就不正常吗?”

    听他这么一,顾墨尘更是气急,但却又无可奈何,他实在想不通,明明是因为自己的关系,靳冲才能恢复正常,那么自己才应该是两人中占主导地位的那一个,可是为什么事事都被靳冲算计得死死的?

    “这只老狐狸,和剑晨真是一点也不像!”

    无奈之下,他也只得在心中暗骂了一声,任由靳冲将他拉着,报复性地出工不出力,连迈腿的力气也不愿出。

    砰——!

    岂料,他才被拉着走了两步,走在前方的靳冲突然身形一顿,猝不及防之下,因为惯性的关系,他一头被撞在了靳冲那坚硬如石的后背上,直撞得眼前金星大冒。

    “老子偷下懒都不行么?”

    以为靳冲是现了他的聪明,这才故意停下,顾墨尘满肚子的怨气无处泄,陡然又是一连串地破口大骂。

    “噤声!”

    却不想,靳冲连头也没回,只以严厉的声音喝止了他的大骂,转瞬间,一股血腥的气势自他身上涌出,右手中那只酒瓶早被他扔下,手掌已抚在沥血影剑的剑柄上。

    有敌人?

    顾墨尘眉头一挑,立时反应过来,不由嘿嘿一笑。

    此处乃是苗疆边缘,有敌人也只会是苗疆里的人,苗疆的毒功虽然诡异,但他现下与靳冲接连在一起后,那一身修为直用恐怖来形容,又哪里会怕任何敌人的出现?

    反而当他正满腔怒火的时候,有人撞到枪口上的任他泄,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