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7章 折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玄冥之二!

    悲落的神情陡然大变。.

    他当然知道雷虎所会的玄冥诀乃是玄冥诀中攻击力最强的玄冥之二。

    可那又怎么样?

    玄冥之二只重攻击,甚至那内力的无尽旋转都是为了增加攻击力而具有的特性,何曾还有了现下这般锁止的效果?

    等等!

    旋转?

    悲落双眼陡睁,突然想到了这两个字。

    没错,他从血色长矛上感觉到的,就是无尽的旋转,旋转不是为了阻止长矛再对雷虎的身体造成什么破坏,而恰恰正是这旋转,才让他无法继续控制血色长矛。

    雷虎修炼的是玄冥之二,无论如何,玄冥之二也是玄冥诀的一部分,悲落即使将玄冥诀修炼完整,说到底他与雷虎的内力也出自同源。

    玄冥诀的特性是包容与同化,雷虎那无尽旋转着包裹住血色长矛的内力,正是在拼命完成这一特性。

    可悲落的长矛同样也是玄冥诀内力所化,不关威力如何,总也有着相同的特性,于是,它也很想去包容同化掉雷虎的内力,两者之间出自同源,却也想吞并了对方。

    这当中唯一不同的是,雷虎的内力虽然比悲落弱得多,可却在不停旋转着。

    悲落刺出血色长矛,为了保持矛身的稳定,自然不能光用玄冥之二,所以比起旋转来,反而是雷虎那单纯的玄冥之二更胜一筹。

    长矛上的内力想要去同化雷虎的内力,可那旋转的度太快,快到长矛上的内力根本追逐不上,却又不愿放弃的程度。

    于是一个追一个逃,雷虎的内力旋转在血色长矛表面,从矛尖到矛柄,已然全部覆盖了一圈。

    正是这样的一圈,阻隔了悲落联系血色长矛上的内力,也将他新进支援的内力隔绝在那层旋转力道之外。

    想清楚了这一层,悲落面色大厉,怒盯着雷虎道:“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不错,被雷虎锁止了血色长矛后,他的右臂也被一同封住,不能散去长矛,就只能任雷虎死死夹着,全然动不了半分,可他……

    并不是只有一只手!

    “既然你想锁,那就再来锁锁看!”

    从雷虎出现开始,悲落已经在他手上中了好几次圈套,面对这个一直不屑以及小看的人,他心中的怒意可想而知,突然之间,他又不是那么想让雷虎死了,这个人,还可以玩玩看。

    轰——!

    身后有轰鸣巨响,剑晨在雷虎那一声喝斥之后,双目含着热泪,却猛然回身,将满心的悲愤全部泄在那玉寒石上。

    雷虎拿命在为他拼时间,这个时候,他有什么理由去辜负雷虎的执着?

    打吧,我倒要看看是玉寒石先碎,还是你这大哥先死!

    悲落怒极攻心,面色狰狞地抬起左手,陡然一幻,又是一抹血色盾牌出现在掌心。

    不能用右手,单凭一只左手难道就对付不了你?

    双眼中凶光大盛,悲落不管不顾,左手一突,盾牌化作同样的血色长矛,凌厉直刺雷虎!

    这一次他没有简单直接地刺心脏,而是对准了雷虎的左肩!

    噗——!

    没有丝毫意外,雷虎甚至都已经不能再像刚刚那样移动一下身体,眼前血芒爆起,左肩处立时传来剧痛,不用看也知道,他的左肩也被悲落一击刺穿。

    “很好……”

    面对如斯重创,雷虎竟然笑了,鲜血浸染着牙齿,嘴巴只是一张就有大量的鲜血喷了出来,可他却笑得很惬意。

    悲落很配合啊……

    他在笑,同时故技重施,用肌肉也用内力,再度将另一柄血色长矛锁死在自己体内。

    他的目标很清晰也很明确,就是要拖够足够的时间,好让剑晨先将玉寒石轰碎,解救了安安三人之后再回头来对付悲落。

    为了这个目的,他已经用上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能够锁住悲落的一只手,其实已经是极限所在,即使悲落不再运用这尖锐无匹的长矛,而仅仅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脑袋上点一点,他都没有办法去抵抗。

    可他偏偏选择了折磨自己,这岂非再好不过?

    “混蛋……”

    雷虎笑着,任由鲜血如瀑布一般狂涌,畅快道:“那咱们就来比比耐力?”

    噗——!

    回答他的,是另一声入肉轻响,还有脚背上传来的,雷虎已经麻木的剧痛。

    悲落踏出了一脚,不光是手掌,他就连脚底竟也可以凝聚那血色的长矛,这一脚的目标是雷虎的右脚背,很轻松,没有任何阻挡,一击,已然将雷虎的脚背刺穿。

    “好啊,那就比比。”

    悲落的神情已经变得无比疯狂,此时此刻他甚至不想再去理会剑晨那边,一心一意地,只想折磨雷虎,折磨这个豪气干云的汉子,他倒要看看,雷虎能够坚持到什么地步。

    双肩以及右脚全数被悲落刺透,那落在脚背上的长矛甚至都不需要雷虎分出一些内力去锁止,悲落的脚踩在上面,很缓慢也很坚决地用力碾着,脚背上破开的血洞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撕裂,一只脚血肉模糊。

    大哥……

    剑晨的心在滴血,他在疯狂攻击着玉寒石,同时也分出心神关注着雷虎这边,但见雷虎被悲落这般折磨之后,双眼已然模糊一片。

    他很想,他真的很想,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将那一锤又一锤雷霆暴虐的飞火流星锤轰在悲落背上,雷虎受了什么样的伤害,他就要十倍百倍地奉还给悲落!

    可是他又不能……

    以他对雷虎的了解,这是个顶天立地说一不二的汉子,为了帮助剑晨,他已经拼到了这个地步,剑晨若是在这时放弃回转来对付悲落,那雷虎所遭受的这些折磨,又算什么?

    “破,给我破!”

    心如刀绞,剑晨的双眼布满血丝,此时此刻,他已经疯了,玉寒石在他的眼中,已经变成了悲落那张可恶的脸,他要将之……轰成碎片!

    砰砰砰砰砰砰砰——!

    飞火流星锤收回,剑晨双手一幻,黑白双色带着呜呜破空风响,密集且剧烈地狂劈玉寒石。

    比起飞火流星锤的势大力沉,阴阳破氤棍威力不强,但却胜在度够快,方才用飞火流星锤一阵疯狂轰击,每一锤都轰在同一个点上,那龟裂的痕迹已经大了不少,此时再被阴阳破氤棍一息之间数十棍的轰在同一部位,焦躁的剑晨终于听到了他迫切想要听到的声音。

    咔,咔,咔!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