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章 白焰剑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白岳峰,剑冢。

    剑晨的师父道号伍元,乃是个年近七十的道人。

    他此刻坐在迎客堂主位,眼皮耷拉着,面上古井无波的说道“白施主,剑冢人丁凋零,比不得白焰剑派如日中天,切磋之事不提也罢。”

    与他相对而坐的正是白焰剑派当代尊主白震天,闻言哈哈大笑“伍道长可是妄自菲薄了,剑冢千年底蕴又岂是白焰剑派这等创派不足百年的小门派可比?”

    “咱们这些人千里迢迢而来,还望伍道长莫要让我等白跑一趟才是。”

    白震天的袖口上,用金线密密绣着七朵燃烧正旺的金焰。

    伍元道人微摇了摇头,道“剑冢的功夫只不过用来强身健体的乡下把式罢了,哪里如贵派殛焰剑法那般威力绝伦。”

    白震天喝了口茶,笑道“千年剑冢,万剑归一,若剑冢的归一剑法都是乡下把式,那天下剑门同道谁个还敢说自己练过剑?”

    “更何况据白某所知,剑冢里比归一剑法更强的功夫,也是有的罢?”

    伍元道人霍然抬头起来,眼中精光四射,一股无形的剑气在他四周涌动。

    白震天见状心惊不已,暗道这老家伙好强的内功修为,看来今日这架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逼他打一打,总得探出个虚实来。

    谁知他心念刚动,伍元道人周身的气势突然涣散开去,眼皮重新耷拉下来,道“剑冢的功夫在千年岁月里早就失的失,散的散,如今也就一套不入流的归一剑法而已。”

    “况且,贫道年事已高,远不如白施主正当壮年,这比武切磋之事,就不要再提了。”

    白震天正待说话,突听堂外一阵嘈杂。

    “师父,师父,我把大师兄找回来了!”

    原来是尹修空拖着剑晨急匆匆赶了回来。

    剑晨进得堂来,向伍元道人鞠躬行礼,随即便往他身后一站,好奇地打量着这群陌生来客。

    可惜他当时沉在水底,并未看见刘焰使等人,否则便会知道,这群人正是他那位大叔口中的仇家。

    白震天正愁找不到说辞,眼见剑晨二人进来,不由哈哈笑道“贵徒一表人才,气度不凡,看来剑冢震兴指日可望。”

    伍元道人白眼一翻,心道屁的气度不凡,也懒得再和他多说,摆摆手道“白施主谬赞了,贫道突感身体不适,这便不陪了,白施主一路好走,徒儿,送客!”

    竟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剑晨二人领命,还未有所动作,忽听白震天淡然一笑,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来“靳冲。”

    这两字传入伍元道人耳中,令他脚下一顿,回过头来直直盯着白震天,眼中精光再起。

    白震天呵呵笑道“道长不必如此,白某只是一醉心武学之人,只要道长答应同我等比试,白某自然将靳冲的事情全盘告知,如何?”

    伍元道人不再推辞,只点了点头,道“好,怎么比?”

    剑晨有些疑惑,这靳冲是谁?为何师父一听他名字,态度立即大变?

    他正想问师父,白震天却道“依白某看,先让几个小辈暖暖场,也好考校考校他们的功夫进展,最后你我二人再比试一场,哪边赢的场次多,就算胜。”

    “当然,若贵派胜了,靳冲的消息,白某人自当如实相告,如何?”

    伍元道人想也不想,当即道“好。”

    “修空,你先去。”

    尹修空脸色立刻苦了下来,啊了一声,道“师父”

    白震天哈哈大笑,“爽快,吴明,你去领教这位师弟的高招。”

    他话一说完,立时就从白焰剑派众人中走出一位有着三朵金焰的年青人,模样倒也不赖,就是嘴角略有些歪斜,看起来颇为好笑。

    这白焰剑派人多势众,派中对门下弟子的修为考校便比之剑冢要严格得多,其门下弟子的武学修为便是落在这袖口上绣的火焰上,三朵金焰的弟子,几乎已经是精进级的顶峰。

    吴明先朝白震天施了一礼,接着向尹修空笑道“在下吴明,这位师兄请赐教!”

    尹修空紧张得手脚发抖,他自入门来就只是与剑晨有过切磋比试,几乎没有赢过,信心正是不足,又见吴明自信满满显得极有把握,更是心头发虚。

    剑晨拍拍他背脊,低声道“怕什么,把你平日里练习的招式使出来便是,若是一不小心输了,师兄给你报仇。”

    他话音虽低,但在场众人内力修为俱都不低,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那吴明心头气道,“什么叫一不小心输了,小爷倒是要叫你们见识见识,就算再小心,也得输!”

    面上仍带着笑意,道“这位师兄准备好了吗?”

    “唉,好,好”

    剑晨的话看来没有对尹修空起到作用,他仍旧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反倒是将对手的斗志给激了出来。

    尹修空蹑手蹑脚,提了他那柄练习用的钢剑,下得场来,也是学着吴明的样子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

    “请!”

    “请!”

    吴明见尹修空畏畏缩缩,不免起了轻视之心,他不想在师兄弟面前弱了名头,是以起了让尹修空先手的念头,不愿抢先出手。

    他不动,尹修空却也不动,吴明只道他与自己一样的心思,却不知尹修空紧张得过了头,根本就忘了要出招。

    两人相对而立,尽皆不动,惹得吴明好生郁闷,心说你小子一看就是菜鸟,装什么宗师风范啊?害得老子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倒是旁边观战的剑晨着急了,忍不住出声道“小空空,打他!”

    尹修空被他一喊,如梦惊醒,连忙道“看招!”

    一记气贯长虹刺了过去。

    剑晨闭眼,这小子没记性。

    好在吴明不是剑晨,并不知尹修空底细,否则尹修空这一下又得吃个大亏。

    归一剑法第一层九式剑招被尹修空勤勤恳恳练了五年,早已纯熟无比,此时使将出来,倒也颇具威势。

    吴明见了,心中也是一惊,暗道,“原来这小子扮猪吃老虎!”当下将轻视之心收了几分,不敢怠慢,运起他白焰剑派名震江湖的殛焰剑法,挥剑挡下气贯长虹。

    尹修空大脑仍然一片空白,气贯长虹被挡,他下意识便接续上日出东山,但心中对这一招根本不抱希望,皆因往日与剑晨切磋,剑晨总是能看透他的意图,每招每式之间使得总是艰难无比。

    哪知日出东山竟然使得顺畅无比,这上挑的一剑不仅将吴明逼得后退,还赢来对方赞叹的一声“好剑法!”。

    尹修空一愣,随即心中一喜,他从小便被师兄压着打,从未胜过剑晨一招半式,今日却在吴明手中连走两招,顿时对吴明生出了些许好感,信心也增强了几份。

    他目中光彩四射,叫道“小心了!”归一剑法后续招式连绵不绝往吴明攻去。

    吴明也不是好相与,这两招一过对剑冢的归一剑法有了初步认识,暗道盛名之下果然无弱士,当下打起精神,与尹修空你来我往斗了个难分难解。

    两人你来我往,转眼间便斗了数十招,尹修空归一剑法只练到第一重的剑飞惊天境界,但他每日刻苦修炼下,一招一式极为到位,再加上他内功已颇具火候,长剑到处,传出轻微剑鸣,看得伍元道人也是暗暗点头,颇有赞许之意。

    再看吴明,他初时大意轻敌失了先手,以致守多攻少,但殛焰剑法果然也是名不虚传,数十招斗下来,长剑上红光乍现,已是在内力催逼下,带出了丝丝热气。

    此时场面上看起来,尹修空还占着上风,但落在剑晨眼里,却是暗间摇头,大觉不妙。

    他平日与尹修空对战,至多不过三招便得将其长剑击落,其原因便是尹修空固然修炼刻苦,但太过是古板,每每学了招式,总得从第一招起步,一招一招打到第九招,要想猜他下一剑的走势,实在太过容易。

    而此时尹修空已将剑飞惊天下九招剑法翻来覆去使了有五六遍,就是再笨的人,也看出来他下一招将会如何发动。

    仿佛是在印证剑晨的想法,场面上吴明果然慢慢将劣势扳了回来,当下两人攻守渐渐持平,吴明越战越勇,显得后劲十足。

    反观尹修空,额头上已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呼吸也明显粗重起来,此时正咬紧牙关,全凭一口真气勉力支撑。

    看到这里,剑晨更是大摇其头,心中暗道,“归一剑法的精妙其实远在殛焰剑法之上,可惜小空空总是不懂变通,看来往后得多多操练操练他才好。”

    吴明打了这许久,果然已将尹修空的招式摸得通透,此时见他略有不支,心头一动,大声道“尹师兄,小弟要出杀招了,小心!”

    尹修空听他出言招呼,勉强笑笑,道“好,吴师兄尽管出招,小弟接着便是。”

    他话刚一出口,只见吴明长剑回缩,口中喝道“殛焰剑法灵心焰!离魂焰!”

    长剑在他手中快速颤动,剑尖红芒大盛,似乎化作两朵红焰,带出呼呼风响,直朝他胸口而来,红焰来势既快,当中竟然如真火焰般热度惊人,看得尹修空心头狂跳不已。

    连忙一式“回风扫叶”,第一朵红焰险险从他身侧飞过,尹修空心叫了声好险,突然眼角一花,另一朵红焰竟然拐了个弯,端端地停在他胸口,焰光消散,重新露出吴明手中长剑。

    吴明微微一笑,向尹修空道“尹师兄,承让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