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4章 夜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么晚了,安安独自一人要去哪?

    剑晨疑惑不已,并未听安安说起她在这巫州城内有什么亲戚朋友啊?

    出于好奇,他也轻手轻脚走到门前,把房门打开一条缝,从门缝里往外望去。

    借着皎洁的月光,但见从后院通往前院的走廊里,果然有一道窈窕的倩影正贴着墙根往外走着,此刻已经快要走到走廊的尽头。

    这背影如此熟悉,剑晨哪能不认识?

    一声“安安你去哪里”几乎就要从他喉咙里冲了出来,骤然心念一转,却又生生忍住。

    安安身上的秘密,比起他来说,恐怕只多不少。

    她小小年纪,竟然尽知天下武学,就连岭山七狼新近练成,从未示于人前的连狼七杀阵竟也知道。

    剑晨每当问起,她总推说乃是家学渊源,可是,家学再如何渊源,又怎么可能连别人刚练成的武功都知道?

    更何况,剑晨有意无意问她到底师承何门何派,安安总是支支吾吾以话题岔开,她所谓的家学渊源,到底如何?

    另外,安安无端端地一个女儿家,突然出现在人迹罕至的齐云山下,难道当真如她所说,只是因为对玄冥诀的好奇?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之时,她又为何轻手轻脚,唯恐被人发现一般,贴着墙根往外走?

    她要去哪里?

    她要去见谁?

    种种疑问突然从剑晨心底冒了起来。

    是以他生生将即将冲出口的话语咽回肚里,侧身一闪,出了屋内,往花想蓉那屋瞟了一眼,却无任何动静,想来已是睡下。

    这才小心翼翼,远远随着安安即将消失的倩影跟了上去。

    朋来客栈虽然地处巫州城中心附近的繁华地带,但此时夜已深沉,就连供客人吃饭喝酒的前厅,此时也寂静无声。

    只有柜台前一盏长明灯发出暗黄的光芒,以手支在柜台面上的小二,也已经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瞌睡。

    剑晨来到前厅,只见到柜台后的小二在打瞌睡,却没见安安。

    朋来客栈很大,至少比休宁镇上的休息一下客栈要大了一倍,便是客栈的大门,也是整整用了八块五尺见宽的巨大门板方才闭合起来。

    或许天下间的客栈都有个习惯,即便是在夜间,为了方便晚归的客人出入,也在封闭的大门一侧,留有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

    剑晨在前厅没有见到安安人影,想来已是从这小门出了客栈。

    连忙快走几步,来到小门前,伸出脑袋左右看了看,这才一猫腰,也跟着钻了出去。

    安安今日穿的是翠绿色的衣衫,在月光的照映下,即便离得有些远,也依然很是显眼。

    剑晨在伸出脑袋打量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了她翠绿的身影,此时就这么远远地在后面吊着,保持着既不会轻易让安安发现,也不容易跟丢的距离。

    他是第一次来这巫州城,安安不知道以前来过没有,但她竟似乎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似的,在前面七拐八弯的走着,一丝犹豫也不带。

    好在转乾坤身法足够灵活,否则剑晨若要保持远距离跟踪的话,还真有些困难。

    她这是要去哪里?

    剑晨越跟,疑惑越重。

    跟着安安七拐八拐,尽往小巷子里钻,此刻已是过了大半个时辰,剑晨估算了一下方向,竟然从城中心一直走到了城北?

    他正心中起疑,但见安安的身影在前方岔路上突然又是一转,身影消失在剑晨的视线。

    连忙运起身法,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一路上他也跟出了经验,知道这个时候若是不快些,等他也转到拐角处,安安早不知跑哪去了。

    眼见就要冲出巷子口,突然他眼前竟然一亮。

    “天干物燥,小心哎呦!”

    原来却是更夫,提着灯笼正好路过此处。

    那灯笼也是提得恰到好处,从拐角伸出来的一刹那,正好将最明亮的部分对着剑晨的眼睛。

    从极暗处突然迎来如此大量的光亮,剑晨眼睛一花,脚下一步踏错,竟然与更夫撞在一起。

    这一撞在剑晨感觉中并不重,他身子只是微微一晃,便稳定了下来。

    倒是那更夫,此刻正倒在地上,哎呦哇呀地叫个不停,灯笼跌在一旁,内里的火烛倾斜着已经将灯笼纸烧出个大洞,却也不理。

    剑晨自觉撞得不重,心中又焦急找寻安安的踪影,从旁一绕,便想离开。

    却不想那更夫躺在地上,将身上一横,拦在他脚下,痛叫连连道“哎哟这位少侠,您这是赶着出恭吗?撞得老头子骨头都散了架!”

    剑晨无奈,又听他是位老者,只好停下脚来,弯腰将他扶起,连忙赔着不是。

    一双眼睛却从他身后望去,夜幕沉沉,哪里还有安安的身影?

    心中一急,从怀里摸出锭早前在客栈里兑换的碎银子,看也不看,抓了一把塞到更夫手里,身形一闪,冲向下一个岔路口。

    四处一望,不由一阵泄气,此处正好是民居聚集之地,地形之复杂,若是个生人来此,只怕白天也得迷了路,何况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

    安安翠绿的身影,早已不知去了何处,这下,是彻底跟丢了。

    他不死心,又快步冲了回来,但见那更夫还站在原地,正喜滋滋地将那把碎银子一个一个塞进嘴里咬。

    “老伯。”剑晨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低声问道“刚才你从此路过来,可见到一个身穿翠绿衣衫的女子?”

    那更夫被他从背后一拍,吓了一跳,正把银子胡乱往怀里塞,听到是他,松了口气。

    看在银子的份上,更夫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良久才恍然道“啊,老头子见过!”

    剑晨一喜,连追问“在哪里?”

    更夫手一指,借着灯笼着火带来的火光,道“那边,那位姑娘走到那三叉路口,然后左拐,再然后,老头子就不知道了。”

    剑晨一听,连拱了拱手道了声谢,身形一转,便往更夫所指之处奔去,转眼,已消失在三岔路口。

    那更夫见他走了,又将银子拿了出来,一个一个放到嘴里,喜滋滋地咬着,竟然贪财至此。

    他咬了好大一会,终于舍得把目光从银子上移开,似有若无地往剑晨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精光四射,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他走了么?”

    突然,自另一边漆黑的巷道里,传出一道脆生生的女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