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9章 红与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晨正看得疑惑,却听其中一人又喝道“小心些,莫弄错了!”

    另一人手下动作不停,嘿嘿笑道“放心,俺还没醉到红白不分的程度。”

    先前那人哼了声,道“正经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若是不小心令舵主喝到下了药的酒而黑龙无事,那你我会是什么下场!”

    那位之前还笑的,身躯突然抖了抖,许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醉意立时消散了不分,声音严肃了起来,道“是!红的咱们自己人喝,白的是给黑龙会那群土匪喝的,不会弄错,不会弄错!”

    先前那人这才满意道“知道就好。”

    剑晨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难道他们是在给黑龙会的人下药?”

    连仔细看去。

    果然,摆放在地上众多酒坛的泥封处,确是分别贴上了一张红色与白色的小纸片。

    他又细细观察两人动作,发现两人每隔一坛戳下去的,果真都是贴着白色纸条的酒坛。

    这似乎可以利用利用?

    剑晨默默退了回去,歪着脑袋开始思考。

    此时他无比想念安安,若是安安在的话以她的聪明,说不定眼珠子只那么一转,好办法就有了。

    好在他也并不真是傻子,眼珠子多转了几圈,倒也想出个办法来。

    只是有些冒险。

    首先,得先找把武器。

    玄冥诀还不能外放伤敌,这令他心中多少有些遗憾。

    左右看了看,却见离他不远处倒有个大水缸,心中一动,想起一物来。

    小心地摸了过去,往缸里一瞧,心下立即升起一股温意。

    静静飘浮在水缸里之物,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在剑冢的日子。

    那是一个勺水的木瓢。

    顺着水缸壁轻轻将木飘拿了起来,避免水珠滴落的声音惊动到拐角边那两人。

    挥了两下,倒也顺手。

    当下再不迟疑,又往拐角处探头一瞧,确定附近便只得这两人,方才身形一闪。

    这一下几乎将转乾坤发挥到极致,人如鬼魅一般飘上前去。

    呜!

    木瓢破空,怪异的呼声立时令埋头苦干的两人有所察觉。

    但还未有所动作,只听一轻一重的梆梆两声,赤焰门两人应声而倒。

    剑晨下手有着分寸,使力重的那下,敲的是先前貌似发号施令那人,这一瓢下去,直接将他敲得不醒人事。

    而轻的那下,却是将另一人敲得眼前金星直冒,虽然一屁股坐倒在地,倒是没有昏过去。

    没昏的那位,是个瘦猴般的汉子,此刻突遭偷袭,他吓得亡魂皆冒,直如懵了一般,傻坐在地上。

    直到他看到从背后偷袭的人是剑晨,这才突然回过神来,惊恐大叫“你唔!”

    只一个你字,剑晨早已冲上去捂住他嘴巴,同时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狞声道“不想死,就住口!”

    瘦猴被他狠狠压着口鼻,难受得喘不过气来,直到眼睛里开始充了血,才反应过来,拼命点头。

    剑晨这才警视地看着他,将捂住他口鼻的手缓缓松了松。

    那瘦猴得了喘息之机,狠狠喘了两口粗气,方才惊恐道“少侠饶命,小的只是个打杂的”

    他在辰州城外是见识过剑晨手段的,当时好多兄弟都伤在剑晨那诡异莫名的短棍手里,就连自家舵主的一掌,这人也能轻松接下。

    此刻落了单,他哪里惹得起剑晨?

    剑晨见他倒也配合,当下轻嗯了一声,道“我且问你,你们两人往酒里下的是什么药?”

    瘦猴一听,面色大变,额头的冷汗蹭得一下冒了密密的一层。

    “这这,这是”

    剑晨眉头一皱,此间实在不是久待之地,当下又将手掌缓缓往他口鼻处压了过去,故作恶声道“不想说,就别说了!”

    “少侠饶命!这酒里下的,是是蒙汗药!”

    “蒙汗药?”

    剑晨一愣,蒙汗药乃是江湖中极为普通的迷药,比他曾经吃过的太阴分元散来,药效要差了数倍。

    而且太阴分元散最大的好处,便是无色无味,使人即便中了毒也不知。

    蒙汗药自然不可能无色无味,怪不得会将药下到辛辣烧喉的烧刀子里,原来是为了掩盖气味。

    他好奇道“你们不是与黑龙会是一伙的吗?为何又要拿药来害他们?”

    “这个”瘦猴满头大汗,急急低声道“这都是舵主的吩咐,小的一个打杂的小角色,哪里有资格知道内情?”

    剑晨歪头想想,瘦猴说的,也不无几分道理。

    当下换了个问题,道“药呢?还有多少?”

    “多,多着哩!”瘦猴连忙伸手入怀,果然又摸出一大包白色药粉来,另一只手也递了过来,却是他刚才往酒坛泥封里戳的那件长条形物体。

    剑晨接过一看,原来是一支圆锥型的长针。

    这针的前端尖锐,而越往后,便越粗大,对着月光一望,内里竟然是中空的,倒是像街口卖油郎所用的漏斗。

    他立时恍然,用这东西戳那泥封,破口处极此时天色又夜,难以被人发现,然后再将药粉从尾部倒入进去,如此一来,当真神不知鬼不觉。

    他从药粉包中抓了一大把出来,递到瘦猴眼前,道“吃下去。”

    瘦猴细长的眼睛瞪得贼大,颤抖道“大侠,这么多吃下去,会死的”

    “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剑晨不为所动,他此刻身处险境,容不得半点闪失。

    瘦猴挣扎半响,终于一咬牙,从剑晨手中抓过一大把,把眼一闭,死命往嘴里塞。

    如此多的蒙汗药吃下去,这一睡还能不能醒,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若不吃,眼下就得死。

    剑晨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又抓了一把出来,走到那位昏迷不醒的赤焰门弟子跟前,撬开他嘴巴,同样一把灌了进去。

    他不想杀人,但又不愿这两人破坏他的计划,所以一人先喂一把药再说,至于死不死得了,那便看天意如何。

    待喂完昏迷这人,转过身来,瘦猴已四仰八叉瘫在地上,竟然还打起了鼾。

    吃得越多,药效却也来得越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