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7章 结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雷兄,据在下所知,鬼兵域所杀之人,尽皆使剑。”

    剑晨看着雷虎,露出思虑的神色,缓道“可是你罗王坞却是练拳的,这当中”

    雷虎摆摆手,道“哼,你所说的,乃是鬼兵域出现时的旧事吧?据洒家明察暗访多年,这死在鬼兵域手下的,又何止剑门中人?”

    “如我罗王坞这等小门派,被灭的也不在少数,只是,还是那句话,门小势微,没有引起江湖中人注意罢了。”

    不止是剑门中人么?

    剑晨的眉头皱了起来,心中一动,道“那雷兄是否知晓,洛家的惨案,到底是不是鬼兵域所为?”

    “还有鬼兵域如此四处作下杀孽,目的又是为何?”

    雷虎以手支着下巴,思虑半晌,摇着头道“你这两个问题洒家一个也不清楚。”

    还是不清楚,剑晨叹了口气,看来,这路还长。

    雷虎是个爽朗的汉子,见他郁闷,哈哈一笑,走上前来,一巴掌拍在他肩头,劝慰道“小兄弟,你不必烦恼,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想知道的事情,只要努力去查,终有一日会水落石出!”

    他又弯了弯粗壮的胳膊,“像我,这块令牌挂在腰间两年有余,不也吸引了五十一个鬼兵域中人来投死吗?”

    “如此,也算是为罗王坞上下讨回了点利息!”

    “而洒家杀了他那么多人,总也得引起这群王八蛋的注意,到时,来的人地位越来越高,那有些不清楚的事情,不就能问个清楚了?”

    剑晨吐了口气,受雷虎乐观的情绪感染,心情也好了几分,闻言笑道“雷大哥说的极是,不管是身世也好,血仇也罢,我剑晨,总有弄明白的一天!”

    雷虎哈哈大笑,赞道“这便对了,男儿生于世,快意恩仇便了,何须作那扭捏女儿家姿态!”

    脸色突然郑重道“小兄弟,你我二人也算不打不相识,又身负同样的血海深仇,不若咱们结拜为兄弟如何?”

    结拜为兄弟?

    剑晨眨巴眼,看向雷虎,见他面容真诚,不似作伪,不由心中一暖。

    他生于世,长于世,十三年来,除了师父与师弟,何曾有人对他说出兄弟二人?

    更何况对于雷虎,他心中自有一份亲切,不由惊喜道“如此自然是好,只是小弟却怕高攀不上”

    一句话没说完,便被雷虎挥手打断,怒道“有甚高攀不高攀?刚说你有些男儿气概,怎的一转头又做那小女儿姿态?”

    剑晨不再多言,当即一鞠极地,“大哥!”

    雷虎这才哈哈大笑。

    两人均是洒脱之人,也不去拘那繁文缛节,当即搓土为香,向天拜了八拜,金兰之义,便已达成。

    雷虎多了个兄弟,面上喜不自胜,粗壮的双臂搭在剑晨双肩,朗声笑道“哈哈,好一个兄弟,日后若有人敢欺负于你,告诉洒家,看看谁的拳头大!”

    剑晨微笑不语,心中也是欢喜至极,这世上,除了师父与师弟,又多了一个他称为大哥之人。

    萦绕在心头十三年的孤寂感,在这一刻却也消退不少。

    两人新结了兄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正要再说些话,突然雷虎眉头一皱。

    剑晨若有所觉,目光一转,往邵阳方向望去。

    只见从两人来时的邵阳官道上,此刻有三匹快马疾驰而来。

    眨眼间,三马已来到近处。

    剑晨与雷虎二人先前一番争斗,此刻正立于官道正中,虽然道路颇宽,但被两人两马这一占,却也容不得来人飞驰而过。

    剑晨见三马来得极快,有心想要避让,正欲去牵他那匹花重金买来的枣红马,却听一道极为不耐的声音响起

    “闪开闪开,好狗不挡道不知道么?”

    却是疾驰而来的三匹快马其中一人,口中喝斥着,手里也有着动作。

    只见他扬起马鞭,扯圆了一甩,便往雷虎那匹黑马屁股上招呼。

    这人手上也有着几分功夫,却见鞭影如电,半空中骤然劈啪作响,力道极猛。

    雷虎哼了一声,这黑马他甚是喜欢,哪里容得别人来打?

    当下暴喝一声,只有一招的雷虎啸天拳已然出手,那恶龙之形再度出现,竟然后发先至,在马鞭鞭打在马屁股上之前,硕大的虎头撞将上去。

    嗷!

    平地里猛然响起一阵震天虎吼,只听哎呦一声,那被一拳轰中的马鞭反弹而回,正正打在出手之人胸膛。

    唏律律!

    三匹快马听了虎吼,于疾驰中惊得嘶鸣一声,在冲刺中人立而起,陡然急停。

    扑通,扑通,扑通!

    马上三人哪里知道雷虎一拳之威竟恐怖如斯,猝不及防之下,立时被受了惊吓的马儿从马背上甩了出去,重重跌落在地。

    三人一看也是练家子,皮糙肉厚,虽然重重摔在地上,倒也无大碍,其中两人滚了一圈,当即起身。

    只是挥鞭那人却不甚乐观。

    雷虎的拳力有多重,剑晨已有切身体会,先前那一拳虽然击在马鞭上,但只是反弹而回的那份力道,也不是一般武林人士可以承受。

    更何况被击中的,还是胸口重要部位,是以早在他跨下马匹受惊之前,已被这一击轰得闭过气去,已然受了重伤,此刻哪里还爬得起来。

    “老三!”

    翻身而起的两人察觉到不妥,顾不得雷虎,连冲到受伤那人身前,将之扶起一看,已是昏迷不醒。

    “你!”两人中,也不知是老大还是老二的那位愤然转头,怒视着雷虎。

    奈何雷虎那一拳着实惊人,这人又见雷虎宛若雷神临世一般的威猛身躯,登时一句狠话也放不出来,敢怒,却不敢言。

    雷虎哼了一声道“盯着洒家作甚?你这兄弟好没道理,我兄弟二人若挡了你们的道,好好说说,洒家未必就不能让。”

    “怎的一句话不说,就来打洒家的马?”

    剑晨脑袋一垂,从后面拉了拉雷虎衣角,无力道“大哥,他说了话的。”

    “嗯?”雷虎扭头看他,“说了什么?”

    “他说好狗不挡道。”

    “他爷爷的!”雷虎虎目一瞪,挽着袖子就要上前,怒道“敢骂洒家是狗,看来打得还不够!”

    各位假日愉快,拜谢书友们的推荐票,特别感谢土豪天涯远意刷屏十六次的打赏!

    顺带求票求评求打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