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4章 欲擒故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晨望着往他头顶处劈来的三根竹竿,心中升起无限无奈。

    如今的江湖流行不问情由,先打了再说吗?

    不过丐帮中人武功高低分化严重,高的很高,武林中排名前列,高的很低,只比普通人略微强健一些。

    眼前这三位腰间上,有两人挂了两条破布口袋,当中那人也只三条,只是丐帮中地位极低的二三袋弟子罢了。

    是以,虽然突然发难,剑晨也还有些感叹的时间。

    眼见竹竿即将临头,他才滴溜溜身形一转。

    丐帮三人全无应变反应,三根竹竿去势不改,啪,啪,啪三声脆响,尽皆劈了个空,砸在花岗石铺就的坚硬地面上。

    只听喀嚓一声响,当中一人使力过猛,手中的竹竿生生断成两截。

    “三位,且慢动手!”

    剑晨晃过攻击,急忙摆手说道“在下当真是郭小兄弟的朋友,这场架从何打起?”

    “放屁!”

    三人中,那位三袋弟子怒道“你小子定然是那老疯子的同伙,少来愚弄咱们!”

    脾性也是暴烈,话才出口,竹竿借着地面反弹之力一个横扫,追着剑晨的身形便打。

    这人不是很好沟通啊!

    剑晨暗叹一声,也不再躲,探手一抓,颇有些力道的竹竿便被他稳稳擒下,另一手再一挥,跟随而来的另一根竹竿也已制下。

    紧接着,他的双手一扭,只听哎哟一声,竹竿那头的两个丐帮弟子身形顿时不稳,东倒西歪之下,正巧撞上那位此刻正将断了半截的竹竿当短棍使,悍勇扑上的同伴。

    只不知是谁踩了谁的脚,混乱中三人扭作一团,扑通扑通争先恐后往地上跌去,转瞬成了好大一根人型麻花。

    “得罪了!”

    剑晨略显歉疚地抱一抱拳,毕竟丐帮弟子帮过他大忙,此刻虽然迫不得已,也感觉下不了手。

    “三位,在下真不是谁的同伙,只是身有要事,急寻郭小兄弟的下落而已,还请不计前嫌,告知则个。”

    “呸!”

    三个乞丐倒在地上纠缠半晌,终于一个个爬了起来,闻他此言,那位三袋弟子怒气冲冲地呸了一声,怒道“你少来惺惺作态!”

    “今日我兄弟三个技不如人,有种你就杀,小帮主的行踪,咱们断然不会告诉你这种人!”

    你这种人剑晨愕然之际,也是哭笑不得,我是哪种人?

    突然之际很好奇,到底这三位之前经历了什么。

    不得不说,丐帮弟子武功虽然高低不同,但极大一部分都是铁骨硬气的好汉。

    三袋弟子这一言,立时引得另两人起了同仇敌忾之心,此刻相互扶持着怒视剑晨,傲然而立之下,倒颇具气势。

    这个

    剑晨苦恼地挠着头,自己就是找个人而已,有必要如此视死如归吗?

    无奈也只得叹息一声,无力道“三位好汉言重了,适才在下多有得罪,这便去了。”

    既然无法从三人口中得知郭传宗的消息,他心中不愿与丐帮弟子产生太大冲突,也唯有先行退去,另想他法。

    此言一毕,转身就走,倒是令得三位铁骨傲立的丐帮弟子莫名其妙起来。

    三人好一阵对视,一个二袋弟子犹豫道“陈哥,你说这小子是不是真是咱们小帮主的朋友?”

    那三袋弟子也有些拿捏不定,一张污糟糟的长脸面色变幻不定,好半晌才跳起来,重重赏了他一个爆栗,骂道“你懂个屁,这是那小子使的诡计!”

    “诡计?什么诡计?”

    脑袋瓜上挨了一记的弟子委屈得不敢再言,倒是旁边同伴好奇接口问道。

    “这个是,是”三袋弟子被问得张嘴结舌,捧着脑袋想了又想,终于眼睛一亮,道“当然是诡计!”

    “这小子使得是欲擒故纵之法,你别看他现在退去,实则走得定然极慢,就等着咱们冲上去叫住他。”

    “哦!”

    两个二袋弟子一听,顿时了然地哦了一声,冲那位叫陈哥的三袋弟子竖起了大拇指,由衷赞叹道“还是陈哥聪明,咱们险些就着了那小子的道!”

    “呸!”其中一个还狠狠冲剑晨离开的方向吐了口口水,面色不忿道“好阴险的小子!”

    “是吧!”陈哥被两人一捧,也是得意非常,心中对自己的判断越发相信起来,忍不住双手叉腰,哈哈大笑起来。

    而此刻的剑晨,走是走得极慢,不过心中倒也没期待着那三人会从后冲上来叫住自己。

    他此时也是苦恼不已,原预想着取丐帮的炼尘砂应是三件事中最容易的一件,哪知,这才迈出第一步,就给了他个当头棒喝。

    到底那三人之前经历了什么,那个他们口中的疯子又是谁,竟然弄得几人草木皆兵起来。

    自己这也算是遭了池鱼之殃吧?

    他无语望天,心情也是沮丧不已。

    好半晌,突然肚中传来咕咕轻响,这才回过神来。

    这几日风餐露宿,日夜不停,在荒郊野外时还不觉着怎么,这一入得城来,又是如此繁华热闹的洛阳,四下街道边不时从酒楼食档里飘出阵阵饭菜香气,顿时惹得他五脏庙抗议不已。

    也罢,他叹了口气,好歹离齐聚三件救命之物还差得远,待上了少林求得金刚石来,再另去处城镇,寻了丐帮弟子再说。

    总不会他颇为悲愤地想着,总不会另一个城镇里,也有个疯子在调戏丐帮弟子吧?

    思虑定当,他的心情也略微好了几分,当下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欲寻个能供应吃喝的客栈,拜祭五脏庙的同时,也能好好休息一晚。

    洛阳离嵩山少林寺已然不远,有了在纯阳剑宫恶战的经历,他自然得先养精蓄锐一番,争取上少林时,将身体调理到最佳状态。

    谁能保证,向来以慈悲为怀著称的少林寺中,不会出现几个恶僧?

    左右才一望,突然眼前一亮,在他左手侧,不正好有家颇具规模的客栈?

    瞧那客栈内里数桌客人正高声谈笑着吃酒喝肉,惹得他暗暗咽了咽口水。

    当下再不多想,抬脚便往客栈处行去。

    岂料前脚才迈入客栈的大门,陡然只听内里有人呼喝道“滚开滚开,你个老叫花子,莫要扰了我的客人!”

    愕然看去,只见前厅内,两个腰大膀圆的小二,正捂着鼻子,推推搡搡着,将一个穿得破破烂烂,周身散发着浓郁酸气的老者往门外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