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2章 千佛殿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嵩山。

    此山乃是太室山与少室山的统称。

    而素有天下武功出少林之称的名刹少林寺,便座落于少室山。

    少室山山势陡峭,峻拔有峰。诸峰簇拥起伏,如旌旗环围,似剑戟罗列,颇为壮观。山北五乳峰下,便是少林寺。

    自北魏年间达摩祖师一苇渡江,展露神功创立少林寺以来,短短数百年间,隐隐然已有了天下第一名刹的美誉。

    值隋末时期,唐王世民落难时更得少林十三棍僧倾命而救。

    后高祖李渊即位称帝,感念神僧之功,对其多加颁赏,从此,少林寺之名,更加名扬天下,也成了皇室中人经常游驾临幸之所,江湖声望已然达到最鼎盛之时。

    这日,少林寺内千佛殿中,来了一位客人。

    “普济方丈,小子剑晨,乃是齐云山剑冢弟子,今日冒昧前来,却有一事相求。”

    此客人,正是从洛阳而来的剑晨。

    但见他此刻神元气足,五日前客栈中内力全失的虚弱之态,已全然不见踪影。

    少林不愧是少林,论气度比之纯阳剑宫又好了许多,至少他这回没在山门处与人家弟子打上一架,而是被知客僧客气地带到千佛殿中。

    在他面前蒲团上,坐了个白眉几乎垂到嘴角的老和尚,正是名震江湖的少林方丈普济禅师。

    却听普济双手合什,道了声阿弥陀佛后,方道“小施主言重了,剑冢之名,老衲一向久仰的紧,便是令师伍元真人,当年在游历时也有过数面之缘,当真是人中龙凤也。”

    剑晨面色一喜,这普济方丈竟然识得师父?那岂不是好办了不少。

    当下不敢怠慢,连忙回礼,恭敬道“方丈谬赞了,想我剑冢早已势微,怎么当得起。”

    普济呵呵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说得却是实情,只是不知,剑施主来我少林,欲求何事?”

    剑晨挠挠头,试探着道“在下听闻贵派中有一物,乃是当年达摩祖师贴身所藏,名唤金刚石,不知传闻属实?”

    普济怔了怔,他想过剑晨来少林的千般目的,却万没想到,竟然一开口便提到金刚石来。

    不止是他,就连此刻千佛殿中坐了一地的十来个和尚,也一时间面面相觑,弄不清剑晨目的来。

    片刻,普济方道“金刚石乃祖师遗物,对少林来说意义非凡,一直被本寺珍而藏之,却不知剑施主提起此物,所为何事?”

    他这言一出,剑晨心下顿时暗暗叫苦。

    梵天寒芒好歹还是纯阳九剑之一,而这金刚石对于少林寺来说,只此独一份,论珍贵程度只怕还要高上梵天寒芒数筹不止。

    如此珍贵之物,岂是说借就能借的?

    只是不借,花想蓉又怎生是好。

    想到少林和尚素有慈悲为怀之名,剑晨暗一咬牙,鼓起勇气道“事情是这样,在下有一朋友”

    当下,又将花想蓉伤重垂危,萧莫何吩咐取来三物说了一遍。

    “哦?”普济听得双目越睁越大,到得最后,忍不住诧异道“如此说来,剑施主是想借走金刚石,好救你朋友?”

    “是!”剑晨站起身来,一鞠到地,诚恳道“还请普济方丈成全!”

    “这”

    普济正自沉吟不语,陡然他身侧炸起一声怒喝

    “不可能!金刚石岂是你说借就借?”

    剑晨转头望去,却是个面相凶恶的大和尚,看他内穿大领僧衣,外披袈裟,脖颈处还挂了一串念珠,满面络腮胡须如钢针般根根倒竖,颇具威严。

    能在此时突然插嘴的,想来在寺中的地位也是不低,剑晨不敢怠慢,连拱手道“不知这位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他好言好语,只是那大和尚却不领情,仍自愤怒道“洒家只是少林寺中一和尚,法号如何你勿需理会,只是那金刚石,绝计不能借你!”

    他声若洪钟,一语道来,几乎震得偌大个千佛殿来嗡嗡作响,显出不凡的内功造诣来。

    剑晨眉头一皱,他想过借石之事不会容易,但对方如此做为,也是令他心中不快,是以回过目光,不去理他,只直直盯着尚未作声的普济。

    直到这时,普济方才一叹,道“剑施主切莫怪罪,这是老衲师弟普闲,如今菩提院的首座,而金刚石,向来便是由菩提院保管。”

    剑晨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金刚石在菩提院?

    想起普闲那横眉冷对的模样,看来这事

    还未等他说话,却不想普济竟然扭头对犹自气哼哼的普闲说道“师弟,你去将金刚石取来。”

    此言一出,剑晨固然喜出望外,千佛殿中更是哗然一片,当场所有和尚无不惊骇不已。

    “方丈,您这是?”

    普闲气愤不已的神情还挂在脸上,转眼已经错愕。

    “叫你去,你就去。”

    普济气定神闲,丝毫不理会殿中议论,挥手吩咐一声,竟然闭目入定起来。

    看得出,普济禅师虽然和蔼,但在寺中的威望颇高,便是脾气火爆的普闲,也不敢有所违逆。

    当下垂头闷闷应了声是,又狠狠瞪了剑晨一眼,方才去了。

    剑晨心中窃喜不已,本来以为借金刚石无望,哪知竟然峰回路转,普济一声令下,便是极力反对的普闲也不敢多言。

    看来,普济方丈定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方才肯一借的吧?

    他暗暗想着,面色更加恭敬,感激拱手道“多谢方丈成全!”

    普济闭目,只是不言。

    在剑晨心急如焚的等待下,小半个时辰过去,普闲方气哼哼地双手托了一块以黄布仔细包裹的事物回转而来。

    想来此中,便是金刚石无疑。

    剑晨欣喜下不由多打量了几眼,但见此物竟然不大,大略只比成年人的手掌宽上半分,也很薄,即使有黄布包裹,也约摸有三指来厚,倒像是块石板。

    普闲看也不看剑晨,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来到闭目入定的普济跟前,仍是怨气未消道“师兄,金刚石来了。”

    竟连方丈二字也不叫了。

    普济不以为忤,睁开双目,淡然接过金刚石,将其上覆盖的黄布层层剥开。

    一边剥,一边对剑晨道

    “剑施主,本来出家人慈悲为怀,寺中其他东西,你要借,便借了,只此金刚石,请恕老衲实在无法相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