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9章 九州沥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仿佛被压抑得狠了,当孟浩然猛然将手中古剑拔出时,一团耀目的血色红光骤然爆冲而出。

    整个霸剑前院,立时被这红光映得只剩一种色彩。

    不论是人,还是物,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血红。

    血芒乍现即收,才只一个呼吸间,又仿佛被鲸吞海吸般,被孟浩然手里的剑身疾速吸归而回。

    眨眼间,所有的血芒全数没入剑身,只余淡淡的红光,就像一颗强健有力的心脏,附在剑身上一跳,一跳。

    好半晌,无人说话。

    在场大部分修为境界略低的弟子,此刻已经汗流夹背,只是极短暂的一次血光映照,所有人竟猛然生出此光直直照映进了心底最深处一般。

    无数压抑在心头最低层的原始**竟有着即将被勾发出之感,眼眸深处泛映着的,除了浓稠的血浆,便只有尸山血海!

    幸好血芒只是乍闪即收,否则,两三千人聚集的霸剑前院,只怕场面早已混乱不堪。

    此剑,竟能勾动人心底最深层的杀戮**!

    有修为高深,并不受此影响的,如少林普渡禅师、纯阳赤星真人等等,尽皆面色大骇,望向血剑的目光,就仿佛望见了鬼。

    啪!

    “阿弥佗佛!”

    两处声响一左一右,同时响起。

    普渡禅师的这声佛号,以少林狮子吼的功夫发出,宛若一道睛天霹雳,陡然炸响在前院上空。

    所有眼底已经开始渐渐迷乱的年轻弟子,立时身躯一震,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而另一响,却是赤星真人满面怒容的一巴掌拍碎了木椅扶手,人已豁然而立,怒喝道“这哪里是上古神兵?分明是”

    “绝世凶兵!”

    普渡禅师也双手合什站了起来,沉声道“此剑,大凶!”

    一佛一道,两股截然不同,但又同样充满浩然正气的气场,陡然从两人身上波散开来。

    受了两人气势的影响,众人只觉一阵和煦的阳光洋洋洒洒扑满而来,心底里那股冰寒彻骨的杀意,便在阳光的照映下,驱散一空。

    呼!

    有人大大的松了口气,也有人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被血红光芒引动的原始**,终于全数消散无踪。

    在场所有人的反应,剑晨全都没有理会,此刻他的眼底,只有血剑,只有那把夺了他所有亲人性命的血剑。

    是的,就是这把剑!

    此刻他无比确认,这剑的外观、气势,均都与他在梦中所见,分毫不差!

    恍然间,他似乎再度看见血剑锋锐的剑尖上,正滴着血,而那血,来自他那看不清面目的娘亲!

    剑晨的气息剧烈波动着,一圈又一圈灰蒙蒙的雾气自他体内不断涌出,消散,再出

    即使是在血剑大出时,郭传宗的目光也没离开过剑晨,此刻见他竟然有着走火入魔的迹象,顿时大惊失色,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趁着所有人还震惊于血剑之凶时,连忙倒退一步,一只手掌搭在剑晨肩上,在他耳边低声厉喝道“大哥!”

    同时,他丐帮正宗的阳性炽烈内力从两人相接处缓缓输入剑晨体内,希望能以他深厚的内力助剑晨稳定住气息。

    剑晨肩膀处的经脉骤然感觉一暖,只是片刻便被汹涌奔来的混沌内力席卷一空,这倒令郭传宗的额头刷的一下,也出了满头的大汗。

    大哥这是练的什么功夫?

    郭传宗一咬牙,又加大了内力输出,结果却仍然相同,不管他输出多少内力,顶多只能进得剑晨皮下半寸,便会失去联系。

    转瞬间,他的内力便输送了一半,却连半点水花也没有溅起。

    郭传宗顿时欲哭无泪,再这么下去,别说是剑晨,就是他,怕也得走火入魔。

    正当他进退不得时,突然一只手搭在他手掌上,轻轻一提,便从肩膀上拿开,同时,一股他极为熟悉的炽烈力道反转而回,沿着手部经脉缓缓流入丹田。

    又只是片刻,郭传宗惊讶地发现,他的内力一分不少,全部又回来了。

    转头向那手的主人看去,对上的,却是剑晨已然清澈明亮的眼眸。

    “兄弟,谢了!”

    剑晨低低地诚恳对郭传宗说道。

    虽然从郭传宗的感受来看,剑晨的身体就像是个无底洞,他所有的努力都作了无用功。

    但从剑晨来说,光只是那第一股令他肩膀一暖的内力,便已足够。

    陡见血剑,他在心情激荡之下,原本沉静于丹田内的混沌内力,竟然受了他心情的影响,猛然间在他体内各处乱窜,并且仿佛感受到了血剑带来的气势压逼一般,完全不等剑晨命令,便一波一波地自他周身大穴里一冲而出。

    只是气势而已,竟然令混沌内力如临大敌,仿佛遇上了争斗千年的死对头一般,拼了全力,只往外冲。

    若不是郭传宗见机得快,将剑晨从悲切中唤醒,只怕此刻他丹田内的混沌内力,半点也留不下来。

    全数冲出体外,与那并不存在的敌人拼了个同归于尽!

    郭传宗松了一口大气,正准备再劝慰劝慰,陡然只听锵啷一声,立于台上的孟浩然,也在同一时间大松了口气。

    天外陨铁制成的剑鞘果然对于压制血剑之气效果极好,血芒被剑鞘掩盖时,空气中残留的血腥气息立时半点不留。

    “普渡禅师,赤星真人,两位所言差矣。”

    说话的却不是孟浩然,而是不知何时已来到台上的孟逸凡孟老爷子。

    他拱着手,左右鞠了一圈,歉然道“怪老夫没事先说明,令诸位受惊,实乃霸剑山庄之误。”

    又对普渡与赤星二人道“两位说得不错,此剑确实乃绝世之凶兵,或许在场稍有些见识的,都已经猜出此剑名字,便是”

    赤星真人冷冷一哼,怒而打断道“沥血!”

    轰!

    沥血两字一出,霸剑前院刹那间仿佛爆炸了一般,沸腾的人声震得院边几株参天古树上树叶扑簌簌直往下掉。

    冠绝天下有玄冥,九州沥血鬼神惊!

    这句话,口口相传了无数年,许多人到死也没见过其中一件。

    而此刻,从号称剑痴的赤星真人口中,竟然说出沥血二字。

    怎能让人不疯狂!

    沥血?此剑便是沥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