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2章 我是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热,好热!

    一阵滚烫的触感从背后传来,唤醒了剑晨不知已昏迷多久的意识。

    甫一醒来,他还来不及回头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之热,陡然胸腹部只觉胀得难受至极,突然猛一阵收缩,一道热流顺着喉咙直往上冲。

    唔噗!

    嘴巴大张,一股连绵不绝的水箭自他口中飙了出来,喷洒在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弄湿了好大一块青翠的绿草地。

    怪异的是,自他口中喷出的水箭竟然你敢带着极致的高温一般,地上的野草一沾上水箭,竟如同被滚烫的开水淋了一般,猛地卷曲了起来。

    地面上,偌大一块水湿处,蒸蒸往上冒着白烟。

    这口水吐完,他方才觉得腹中好过了不少,想起昏迷前被水浪吞没的事情,不由得一阵庆幸,自己竟然没在昏迷时淹死。

    突然又感背后灼热的触感毫无征兆的消失于无形。

    带着疑惑,他抚着胸口转过头去,只看了一眼,双目陡然睁得老大,条件反射般一掌便劈了过去。

    他的背后,坐着一个人,正缓缓收着掌。

    这人,乃是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很面熟。

    面熟到,剑晨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被封存在玉寒石中那具尸体。

    这人,是人是鬼?

    一掌拍出后,剑晨的思维,才有空去想这个问题。

    啪!

    这一掌去得突兀,而那中年男子竟半点诧异的表情也没有,只是随手一抓,剑晨的掌,便被他捏在手里。

    一股灼热滚烫的感觉,再度从手上传来,就仿佛中年男子抓住他的,不是手,而是一只烧红的铁钳。

    剧痛难当之下,剑晨另一只手猛然击出,一记直拳往中年男子脸上砸去。

    砰!

    这一次,中年男子没有动作,任由他的拳头落在面门上,竟然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仍然面无表情。

    可在剑晨感觉中,这一拳砸中的,哪里是脸,分明就是另一块烧红的铁板!

    这人,是怪物么?

    他心下大急,正要再度挥拳,却不想,中年男子抓着他的手一松,竟放开了他的手掌。

    灼热立消,剑晨想也不想,连往后跳了一步,这才惊疑不定地喝道“你是谁?”

    那中年男子却不答话,静静立了半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眸盯着他,良久,方才从嘴里硬生生吐出一个字来“说!”

    剑晨一愣,不由接道“说什么?”

    “我是,谁?”

    中年男子许是很久没有说过话,每一个字吐来,都令人产生一种极为艰难之感,听得份外难受。

    剑晨的面色僵了僵,这个问题,不是他先问的吗?怎么这会,反倒又被中年男子反问了回来!

    一阵莫名其妙之后,骤然想起中年男子身上那阵灼热的气息与将自己从昏迷中唤醒的触感极为相似,这才想到,刚才中年男子极有可能是在帮自己疗伤。

    如此一想,他的戒备心理减弱了许多,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回道“前辈,我也不知道你是谁。”

    岂知他话一出口,中年男子身上陡然冲天而起一股狂暴的灼热气势,面目立时变得狰狞起来,喝道“不说,死!”

    连给剑晨反应的时间也没有,猛然一拳如火山喷发,狠狠往他胸口轰来。

    拳未至,炽烈无涛的热浪已扑面而来,烤得他发丝也根根卷起。

    剑晨大惊,万料不到他说打就打,当下避无可避,连双手交叉于胸前,拼了命地运起内力,期望能抵挡得住。

    砰!

    一股巨力轰至,剑晨的目中带着茫然,只觉四周的景物不断飞退,待停下时,后背又狠狠撞在一株大树上。

    双手的骨头几乎被这一拳砸断,后背上的脊柱也在巨大的撞击力下,几乎根根错位,一时间,到底哪里更痛,却分辨不出。

    更令他心下骇然的是,明明已经全力运转到双手处的混沌内力,在中年男子这一拳之下,竟然全无反应,连一丝一毫的阻拦效果也没有。

    玄冥诀,第一次不是被修为远高于他的力量轰破,而是完完全全,没有半点反应!

    这人,到底是谁?

    这是短短片刻时间,剑晨第三次从心底冒出这个问题。

    而讽刺的是,正是因为他回答不出这个问题,所以中年男子才会怒而出手。

    他这一口气还没缓过来,惊见中年男子又直冲冲往他飞跌之处大踏步走来,一边走,口中一边不停重复着一句话

    “不说,死!”

    剑晨一阵无语,顾不得剧痛难当,连喊道“前辈,在下确实不知道你是谁,可是难道你自己也不知道吗?”

    你自己也不知道吗?

    这一句话,立时起了作用。

    中年男子的脚步突然一顿,愤怒不已的脸上,神色怔了怔,露出一阵茫然来。

    “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

    他怔在原地,口中呐呐不停,神情间越显迷茫。

    趁此机会,剑晨这才得空在醒来之后,扫视周围环境。

    却见这里乃是一处山崖,中年男子的背后一望无垠,只能看见碧蓝的天空,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山崖到底得多高,才能在目力所极下,什么东西也见不到?

    他昏迷前乃是在霸剑山庄地底下的洞窟密室中,而霸剑山庄虽然带了一个山字,实则方圆百里绝无可能有如此高的高山。

    那么在这昏迷期间,自己到底没中年男子带着跑到了多远的地方?

    以他醒来之后才将肚子里呛进去的水吐出来的情况来看,其昏迷的时间应不会太久才对。

    心中对中年男子的修为,忌惮之意大盛。

    眼角一瞟,惊然发现千锋正静静地躺在他被一拳暴飞的地方,心中不禁一松。

    原以为,在那场猛灌进来的大水中,千锋定然会被冲得不知所踪,却不想,原来仍在。

    沥血剑在他找到机关时就牢牢绑在腰间,此刻虽然在,却不敢动用,有了千锋,他的底气顿时足了些。

    趁着中年男子仍怔怔愣愣的,剑晨缓缓撑起身子,一步一步绕了个圈,在尽量不惊动中年男子的情况下,往千锋处靠去。

    就在他即将要靠近千锋附近时,陡然听得一声狂吼。

    侧眼看去,只见那中年男子疯狂舞动着双手,仰天怒吼“不说,死!”

    竟然想得失去理智,脚下重重一跺,身形如电,风驰电掣般向剑晨猛扑过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