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9章 暗道之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管他阴谋阳谋!”

    郭传宗揉了揉被微弱的烛火晃得有些发晕的眼睛,笑道“现下城外的霸剑弟子定然少了许多,被发现的几率也是大大减少,说起来,狼牙军倒是帮了咱们一个小忙。”

    “不是还有个叫什么焦阳的吗?”

    凌尉翻着白眼刺他道“听起来,好像是个了不得的高手呢。”

    “高手?军队里面能有什么高手?”郭传宗不屑道“莫说他一个人能不能找到咱们,就是遇见了,小爷一巴掌给他拍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

    “小郭。”

    剑晨止住一抬杠就停不下来的两人,问道“暗道在哪里?”

    之前在杀了霸剑山庄五十四人后,剑晨一颗杀心被激发到极致,心中已是打定了一条血路杀出余杭的想法。

    好在郭传宗死命将他拉住,好说歹说,才将剑晨拖进了深藏于地下的密室中。

    这里,才是丐帮设在余杭真正意义上的秘密据点所在,而上方的偏僻院落,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密室虽吃喝用度倒是一应俱全,在郭传宗的强烈坚持下,剑晨不仅换了一身干净衣衫,还好好大吃了一顿,补充了些连日大战所带来的身体疲累。

    也正是因为这一耽搁,才在孟浩然来了之后,听到了他与卫英韶的对话。

    “这边,这边!”

    郭传宗堂堂丐帮小帮主,不知怎的,对此刻的剑晨,竟然心中隐隐有着些惧意,剑晨一开口,他顿时不敢再与凌尉斗嘴,连忙在密室中转悠起来。

    只见他左走右走,在不大的密室里按照某种不为人知的步法绕了一圈,突然伸手一拍。

    咔咔咔!

    墙壁上裂开一道不大的口子,缓缓弹出如同抽屉大小的一块方砖。

    郭传宗把手往里一掏,竟然从中掏出一块比之巴掌大了些许的黄布包来,原来那块方砖内里中空,倒果真起了抽屉的作用。

    凌尉的瞳孔缩了缩,此刻郭传宗手里的物什,想来便是那刻有少林至宝易筋经的金刚石了。

    郭传宗将金刚石递与剑晨,郑重道“大哥,这东西至关重要,还是放在你身子。”

    剑晨也不推辞,道了声好,伸手接过,郭传宗又不知往哪里拍了拍,逐风剑也被他取了来一并交与剑晨,这才笑道“好了,这便走吧。”

    话音一落,机关轰鸣声陡然大作,剑晨身后的一整面墙往上升起,露出黑乎乎的通道来。

    剑晨转头一看,太阳穴顿时跳了跳,这漆黑的通道已经令他有了阴影,不自觉地侧耳听了听,生怕又从中倒灌进洪水来。

    凌尉已经看得呆了,当下竖了竖大拇指,难得地赞叹道“好地方!”

    “那是!”

    郭传宗得意地应了声,手脚麻利地取来三支火把,就着烛火烧得滋啦作响,分别递与两人,这才下巴一扬,当先往通道中行去。

    这一走,便是整整两个时辰。

    就在凌尉第五百次将好地方改成鬼地方之后,前方,终于有了一线光亮。

    呼!

    包括剑晨,三个人齐齐吐了口重气。

    在仅容一人通过的地下通道内走了这许久,虽然三人相互之间还能作个伴,但心中的那份压抑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沉重,若不是三人都是心志坚韧之辈,怕走不到一半,就得疯在通道里。

    凌尉的双眼牢牢盯着前方那一线光亮,一边不住声地催促走在最前的郭传宗,一边抱怨道“这挖得什么暗道,就不能挖宽些吗?”

    郭传宗没好气道“说得容易!”

    “这条暗道整整挖了十年,才堪堪有此规模,就是这样,也耗费了我丐帮弟子不少心力,难道你还想每隔几处就给你放在床躺一躺不成。”

    “前面出去是何处?”

    剑晨不欲两人又斗个没完,连岔开话题问道。

    “我也不知道。”郭传宗无奈道“大哥你也知道,我天南地北的四处玩耍,这余杭城也是第一次来,本来老杨倒是知道这出口是哪里,可惜他昏过去了。”

    老杨,便是留在地下密室中那位被剑晨吓昏过去的四袋弟子。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走了两个时辰而已,大抵应还在余杭城外某处荒野才是。”

    凌尉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压抑闷热的暗道里呆了,又是连连催促不已。

    三人加快脚步,待又走了小半刻钟,终于走到尽头。

    那一线光亮却仍是如先见般大,却只是在暗道尽头石壁上的一条小缝隙。

    郭传宗就着火光左右看了看,寻了一处毫不起眼的所在,手掌按下,只听咔咔作响,那一丝光亮终于缓缓放大,待停下时,露出一个可容一人钻出的洞口。

    在暗道里走得久了,虽然有火把照明,到底昏暗,此刻骤然被大量的白光映入眼底,三人俱都连忙闭起了眼睛。

    好在洞口就在眼前,不用眼睛去看,慢慢摸索着,倒也一个一个鱼贯而出。

    “怎么才来?”

    岂知,落在最后的剑晨才一出洞,陡然只听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三人大惊,郭传宗走在最前,当即一掌冲着人声传来出拍去,口中厉喝道“谁!”

    突然手心剧痛,看东西还有些模糊的双眼陡然圆睁,却见这一掌拍中的,竟是一柄布满了尖锐倒刺的狼牙棒!

    这柄狼牙棒乃是倒杵在地上,硕大无朋的棒身有如一面倒刺林立的刺盾,将那说话之人完完全全防护在了后面。

    郭传宗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他这一掌拍下,狼牙棒丝毫无损不说,他的手背上,已然被贯通了三四处血淋淋的小洞。

    陡然后颈一紧,呲的一声,被人生生往后一拉,掌心与倒刺分离开来,却不想那倒刺上竟然还有不少细密的小刺,这一扯,顿时又从他手掌上刮下不少皮肉,剧痛难当下,差点昏了过去。

    虽然如此,郭传宗却没有丝毫怪罪身后拉他的人鲁莽的意思,因为就在他身形刚刚后退之时,那根狼牙棒从下往上,带着沉闷的风响往上一撩。

    若非身后之人拉了他一把,恐怕被这一撩,周身上下不知又得多上多少血洞。

    郭传宗的背上,立时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