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0章 痊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晨还是低估了萧莫何需要对金刚石造成的消耗。

    萧莫何曾经问郭传宗能坚持炼尘砂多久,郭传宗认真地给了他半刻钟的回答。于是,在半刻钟后,就在郭传宗面色扭曲到差点面瘫,再也坚持不住时,萧莫何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此刻他的手里,连一片金刚石的残渣也不剩,不仅如此,就连炼尘砂,也一粒沙子也没了。

    空空的手掌上,通红一片,甚至还冒着几缕轻烟,仿佛一只被烤得火候刚刚好的猪蹄。

    满头大汗的郭传宗捧着猪蹄,长长松了口气,然而剑晨,一颗心却正好提到嗓子眼。

    金刚石没了,萧莫何手中的剑鞘已然纯黑如墨,那么接下来

    “小子,将她的手按住了,半分也不可移动!”

    萧莫何闭眼默运了一口真气,再睁开时,双目精光璀璨,口中厉喝的同时,刷的一下,沥血剑鞘带起一片黑色扇面,剑尖所触分毫不差,正是被剑晨割了一道血线的花想蓉手腕。

    “嘤!”

    沉睡昏迷中的花想蓉陡然娇躯直躬而起,秀眉也在一瞬间深深地皱在一起,长长的睫毛剧烈地颤抖着,面色显得痛苦至极。

    剑晨一见,不敢怠慢,连双手齐上,死死按着花想蓉挣扎不已的右手臂。

    陡然之间,从花想蓉的头脸、脖颈、手臂等等裸露在外的肌肤下,泛起无数极细微的凸起,仿佛一条条细长的幼虫般,在她皮肉之下不停蠕动。

    花想蓉的挣扎更加剧烈了,额头上只一瞬便香汗淋漓,虽然仍未苏醒,但她娇颜上的痛楚已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唔,唔!”

    无意识的痛哼接连不断,眼见得嘴唇以极快的速度被她生生咬破,剑晨大急,生恐她剧痛中伤了自己,连一只手加劲按住手臂,另一只手腾了出来,往花想蓉的下颌两侧一捏,趁她张嘴的刹那,小臂顶在她上下两排皓齿中间。

    “唔!”

    顿时,他也皱眉发出一声痛哼,小臂处已有鲜血汨汨流下。

    “起!”

    随着萧莫何一声暴喝,纯黑的剑鞘陡然黑光大冒,一明一暗间,仿佛有了呼吸一般。

    而在黑光一呼一吸中,花想蓉皮肉下的蠕动明显剧烈了起来,并且,所有的细小凸起都沿着同一个方向,缓缓地,而又极坚决地,往右手腕上那处血线移动而去。

    每移动一分,花想蓉身躯的颤抖,便剧烈一分,到得后来,她身下的床单竟被浸湿了好大一块。

    剑晨小臂上被花想蓉紧紧咬住的那一块,鲜血奔涌如泉,在此刻大伤未愈的情况下,一阵阵昏眩感顿时冲刷着脑海。

    只是,他却也没时间关心自己小臂,因为,那些细小的凸起有些离右手腕上伤口处近的,此刻已经蠕动到了终点。

    一点白芒从割开的血线里钻了出来,才一冒头,便急速往黑光吞吐不定的剑鞘上爬了过去。

    待露出全貌,剑晨便立可见,正是当日从唐子昱那柳絮天涯中飞射而出的天陨寒芒!

    有一便有二,随着第一柄天陨寒芒从花想蓉体内排出,越来越多的细微发丝一根根冒了出来。

    不大一会儿,萧莫何手中的纯黑剑鞘,便有一小截被包裹成了白色。

    花想蓉的娇躯,也因为天陨寒芒越出越多,而慢慢缓下了剧烈的颤抖,呼吸也开始平稳了不少。

    “嘿!”

    萧莫何暴喝开声,已然由黑转白的沥血剑鞘被他往上一撩,切断了剑鞘与花想蓉的联系。

    此刻再往那剑鞘上细看时,便可头皮发麻的发现,那剑鞘现下仿佛已变成了一块吸力强劲的磁石,无数密密麻麻的天陨寒芒正牢牢吸附其上,任萧莫何如何动作,也不落下一根。

    “好了。”

    随着萧莫何淡然的声音响起,床榻上,花想蓉竟如同听到了召唤一般,小口中又嘤咛一声,睫毛轻颤,一双凤目竟缓缓睁了开来。

    入目第一眼对上的,正是剑晨惊喜交加的脸庞。

    花想蓉茫然了一会,用虚弱至极的声音不确定地喊道“夫君?”

    话音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剑晨脑袋一歪,身体软软往后便倒。

    “夫君!”

    “大哥!”

    黑,好黑!

    不知过了多久,剑晨的意识模模糊糊地醒来,顿时发觉,无尽的黑暗将他包裹。

    好在这情况,他也算熟悉至极了,既然醒了,既然黑,那就睁眼吧。

    “夫君!”

    他的双目才只睁开一条微微的缝,迷迷蒙蒙中什么也没看见,一道清脆而又熟悉地惊呼已经在他耳边响起。

    是蓉儿?

    剑晨的心松了松,同时,又有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花想蓉能够叫他,那自然便是好了,可是为何只有花想蓉一人的声音?

    安安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的眼睛终于睁了开来。

    眼前的环境很熟悉,不用多想,便知现下仍在萧莫何那间简陋的竹屋里。

    身下的坚硬木板床,花想蓉躺了月余,如今,又轮到他来躺,只是不知,他又躺了多久?

    刚刚醒来,神智还迷糊着,已见花想蓉那张惊喜中带着担忧的娇颜出现在眼前。

    “夫君,你感觉怎么样?”

    花想蓉伸出玉手往他额头上摸了摸,松了口气,自语道“还好烧已经退了。”

    又冲剑晨道“夫君你等等,我去叫萧前辈!”

    转身就要走,手臂却被剑晨一把抓住。

    在渡过了最初的茫然之后,剑晨的神智清醒了不少,阻止道“不用去了,我没事。”

    是的,没事。

    甫一醒来,他便发觉,此前因伤势太重而产生的虚弱感,竟然在他从昏迷中醒来时,消散一空。

    就连原本还隐隐作痛的经脉,此刻竟全然感觉不到一丝痛感,还有,体内本已枯竭的混沌内力,竟然在周身经脉里奔涌不息,那绵延不绝的澎湃感浑厚无比,令剑晨感觉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他的伤势,竟然全部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